供应链难脱钩中国,日本首富要在华再开3000家优衣库门店
01-19
632
0
掌链 焉至

21.jpg

日经中文网报道,国际服装品牌“优衣库(UNIQLO)”的运营商——日本迅销集团,投资超千亿日元的中国智能仓库,将于2022年8月前在上海近郊启用,率先服务于电商最发达的长三角沿海地带。

迅销正在全球主要市场布局智能化仓库,补强海外供应链网络。2021年夏,在美国、欧洲、澳大利亚的首个自动化仓库均已投入使用。

迅销自动化仓储,起步于2018年的日本总部。到2019年,其中国电商及库存,已实现信息化一体化管理。

22.jpg

迅销集团(优衣库)日本总部

2021财年结束时(截至2020年8月31日),优衣库大中华区门店增至932家,仅大陆地区就比日本本土多出22家。

迅销集团董事长柳井正表示,中国优衣库“多多益善”,打算再开3000家!

一、出海二十年的日本服装头牌

(一)36岁,优衣库步入壮年

2009年,60岁,柳井正以61亿美元身家,成为日本首富。当时没有疫情流行的天灾,却正值金融海啸余威之下,哀鸿遍野。2008年首富、游戏大佬任天堂会长山内溥,资产1年内缩水至不到六成;柳井正反而增长近30%,一举成名天下知。

23.jpg

迅销会长兼社长 柳井正

出身于服装世家的柳井正,并没有追随父亲,一直卖西装。子承父业12年,他在广岛开起第一家优衣库,主打休闲服饰。1998年内一款单品卖出200万件,摸索了14年的UNIQLO风靡全日。

2020财年末,优衣库以189亿美元销售额,仅次于西班牙品牌ZARA、瑞典品牌H&M,位列全球服装制造零售商三甲,且降幅最小。母公司迅销的市值,2021年初更是一度超越西班牙Inditex(ZARA母公司),世界称冠。

不过,2022年1月13日,迅销收盘价跌至5.914万日元,仅为去年最高点一半左右,同Inditex差距进一步拉大。

(二)柳井正和他的海外供应阵地

过了新千年,柳井正决定海外进军。2001年,首先进驻伦敦;2002年,最易形成审美认同的中国门店,第一家在上海落户。

24.gif

到2021财年结束(截至2021年8月31日),迅销各品牌门店数达到3527家,总面积超过320万平方米。其中优衣库2312家,占总数65%以上。

25.png

进入2022财年一季度(2021年9-11月),优衣库海外收益同比增长15%(主要贡献来自东南亚、南亚、大洋洲、北美和欧洲),但日本本土则下滑超过1/10。中国大陆的收益和溢利,大幅下降;香港、台湾地区则势头正好。

二、无可替代的亚洲供应链

(一)性价比引导上游布局

1.大本营一直在亚洲

优衣库产品定位有三:物美、价廉、质优。对后两项的追求、对供应链稳定的要求,决定其供应商的选择,大半位于中国及东南亚诸国。

19家海外附属公司中,亚洲有12家;4家在中国上海。

2.海外供应链占主流

2021财年(截至2021年8月31日),优衣库海外采购额高达4376亿日元,同比增长100.9%,超过本土采购近110亿日元。

中国的改革开放,在优衣库创业初期,便在大陆开启了各生产要素齐备、成本低廉的采购业务。柳井正外派日本退休工人,到中国监督生产、保证质量。

(二)供应链管理全程深入

1.强化管理,全链控制

进入上世纪90年代后期,柳井正着手变革,以避免因优衣库供应链的延长与拓宽,带来品质滑坡。

他的策略是品控把关、流程管理,供应商必须严格依照优衣库对于工序步骤、各环节质量的规范,才能拿到订单。

品控甚至一路上溯到源头。比如直接买下内蒙古的牧场,养羊、取毛、加工、出货,全程内部管理。

2.终端责任下放的绩效管理

在供应链终端,基于市场灵活应对的考虑,优衣库对海外门店管理有别于上游把控,运营策略和细节不予插手,而是根据结果导向,直接对绩效进行监督。

业绩不佳达到期限,责令关店,并同步警示给其他分店。

三、供应链协同整合,优衣库高歌猛进

“重点在于尝试,错了也没关系,错就此,就有九次经验。”柳井正的“一胜九败”哲学,体现在供应链上,是勇于变革与尝试。

(一)以丰沛的资金流,促进供应链改造

2021财年,迅销集团综合收益2.13亿日元,预留流动资金1万亿日元左右,相当于4个月销售额。集团计划在新的财年,投资617亿日元,用于电子商务和供应链相关系统(包括仓储及IT设备等),是全球门店投资的1.8倍。

值得一提的是,作为马云最推崇的两个企业家之一,柳井正还有一重身份——软银集团外部董事,与其创始人孙正义,也相交甚笃。

(二)用高效物流体系,支撑电商发展

优衣库在每进入一个国家,便成立独立的库存管理中心。如前所述,柳井正的自动仓库,正加速向市场端靠近。

有明在东、大阪在西,物流网络重构,在本土取得成功。原来5天的接单配送时效,在日本已能实现“次日达”。

电商在供应链重塑中,扮演着越来越重要的角色:2020年,电商在中国服装零售占比达到36%,北美是39.3%,西欧30.7%。

西方国家的物流人力短缺、人工成本上涨,同样是优衣库发展智慧物流的肇因。

四、中美夹缝之中,可以两面逢源?

(一)在商言商,不做选择即是选择

果敢的江湖老手,也不能不谨慎。作为企业管理者,柳井正对中美间的态度,想做到不偏不倚。

回顾日本汽车在美国被砸、丰田外销受阻,他认为美国的打压出于贸易保护,中国不必过分担心。对中国供应链的依赖,让美国无法全面对立。金融资本的持续流入,已是明证。

日本资源匮乏、因疫情对外封锁,优衣库不得不将供应链两端,持续向外延伸。中国和美国,仍是主要目的地。

(二)身处供应链中段,谁也得罪不起

谈及日前拜登政府签署立法的,所谓“维吾尔强迫劳动预防法案”,柳井正的口头表达是:听命美国就是“上当”,自己保持中立、不予置评。

2021年11月,柳井正在集团声明中写到,优衣库一贯遵守国际劳工组织(ILO)、公平劳工协会(FLA)、联合国妇女署的规定,会持续核实原材料产地,提高可追溯性。

话分两头的他,面对中国这个最大的供应链保障,以及中美两大前沿市场,的确很难站队。不过,2018年加入瑞士良好棉花发展协会(BCI)的优衣库,也未能避免“被声明”:

26.png

迅销官网英文界面2020年8月17日声明:

“优衣库未在新疆地区从事生产,也没有合作伙伴的业务分包给新疆队面料厂或纺纱厂;澳大利亚政策研究所(ASPI)提及的中国雅戈尔、青岛即发华锦两家工厂,我们确认没有任何商业关联。”

而在繁体中文官网,掌链小编并未找到这则声明。新闻发布的双标,说明优衣库的策略是利益优先;其他的立场,却并无一定之规。

(作者:焉至)

底图.jpg

点赞
收藏
焉至
共发表19篇作品
最近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