掌链人物|“硬茬子”曹德旺:跟美国政府打官司,拿个人财产办公学
2021-12-24 19:19:18
865
0
掌链 焉至

12月12日,第九届中国企业家发展年会上,75岁的曹德旺难改“下等人”积习,依然口无遮拦:“许家印总共39亿的自身资本,贷款可以做到2万亿。这就是中国式金融。我们向美国学的时候,可能有的标点符号没有看好。”

要知道,可不是恒大爆雷之后,老曹才做事后诸葛。早在2017年,他就有过预判:“经济转型升级不是你许家印说我今天不做房地产,今天做汽车玻璃。你肯定不行,我有我的专业技术团队、专业的生产线。实体经济的发展肯定不是房地产去做,最后还是要靠我们制造业。”彼时,如日中天的许家印刚刚解救后来欠债跑路的贾跃亭,注资“法拉第未来”,开始砸钱造车。

12月,流动性危机中的恒大,在海南海口的8宗地块因超期未动工被无偿收回;曹德旺自掏腰包捐赠给国家的福耀科技大学,则先后在福建福州完成项目征迁和建设签约。

2021,从阿里到新东方,从陈峰到许家印,从王力宏到薇娅,各行各业的强监管时代集中到来。法律红线强化、道德红利回归、疫后市场收缩,如同一组去粗取精的筛子,剔除侥幸者,留下佼佼者。比如同虚拟经济保持距离、坚守实体产业的曹德旺,就从不见出局的风险,一向稳健。1.jpg

一、曹德旺的胆大与胆小

(一)从小看大

一般人的叛逆期即青春期,在这方面,曹德旺要“早熟”得多。还是儿童年纪,他就不服管教,面对揪着耳朵当众教训自己的体育老师,跳起来就是一巴掌,亏得妈妈求情才躲过被开除的一劫。好景不长,三年之后,刚上初中的曹德旺因下河游泳,被教导主任当作学校的“反面教材”,心有不甘的他竟爬上墙头,朝着正在如厕的教导主任,劈头盖脸就是一泡尿!这一回,妈妈也无话可说;13岁的曹德旺,用鲜明的性格造就人生的第一个转折——辍学。

虽然不像话,但从小就能看出,他对位高权重者无所畏惧。没过两年,胆大包天的曹德旺再生事端。哥哥曹德淦求情给他谋得好差事,他却趁水库放水之际偷捞“社会主义公家鱼”,又给“开除”了。然后只好跟着没落的父亲卖烟丝、贩水果,直到结了婚,改种白木耳,开始谋做大买卖。正如后来他的志向远高于其他玻璃厂商、要卖就卖到全世界、做跨国贸易一样,当年种好的白木耳,他也异于他人,一心想要走出福建、跨省贩卖。当时还是文革时期,跨省私营的定性是投机倒把,曹德旺以“天价”3000元收购农户的白木耳,另外又赊购了一批,然后直奔江西鹰潭。还是胆大!

始料未及的是,刚下火车就被民兵扣下:“没有政府证明文件,属于投机倒把,这些货拿不走。”他奔回福建去找入了干股、答应给他开证明的公社干部,人家可不像他那么大胆,说破天也不给证明了。好在一个月后,另有熟人帮忙出了证明,才帮他完成这笔生意,还上赊购的债。

胆大容易受挫,受挫则赋予了曹德旺的另外一面:该胆小时要胆小,是为谨慎。所谓小心驶得万年船,经此一役他认识到,无论做什么生意,一定要在法律框架内行事,不能越雷池半步。

2.jpg

胆大的曹德旺说:“有人说财不可露白,我就是要露给你看,我的钱来得光明正大,我怕什么!”

胆小的曹德旺说:“因为我很直,以前得罪过好多官员。我如果犯规,会死得很惨,所以我谁都怕,做事很谨慎。我把自我置于全社会监督之下,尊重各种法律法规以及风俗习惯。”

这样看来,不那么圆润的耿直Boy曹德旺,似乎比以高情商著称许家印,智慧上更胜一筹。

(二)福耀半生

信佛的曹德旺,信奉众生平等、不畏强权:“人要该进的进,该退的退。向权贵千万不要低头,而向位置比你低的人,千万不要跟他们耍横。众生平等,慈悲为怀。”他可不是嘴上说说,而是贯穿始终。他可以在厦门大学成立百年之后,像爱国华侨陈嘉庚先生一样,无偿捐赠100亿元人民币建设公立的福耀科技大学,惠及万千学子、行善积德,他也可以怒目向上,直面不公。

1988年,家乡举办国际龙舟邀请赛,刚成立一年的福耀玻璃本来签约冠名了“福耀杯”,由曹德旺为冠军颁奖。然而体委领导见钱眼开,不惜罔顾合约,把冠名给了别的商人。对权力敢怒感言还感骂的曹德旺,直接把奖杯扔进水里,大闹颁奖现场。体委又怎么样,三年前还在管理自己承包的高山玻璃厂时,还不是敢于同县委书记据理力争,从镇上夺回被诬陷逃税的账本。

曹德旺的硬,绝不是窝里横,出了福清、出了福建,甚至出了国,他照样有理走天下,天不怕地不怕,即便是世界老大。

3.jpg

1.没有胆大,就没有供应链的深入虎穴

文革后期和改革开放初期,商业市场普遍仍是配额制,物资流通需要指标。那时曹德旺还在高山异型玻璃厂,采购员一职挖掘了他身上独有的“供销”潜力。靠着泡澡请客,他拿下一个又一个指标。说他胆大,连福建省物资厅多年未解的指标难题,曹德旺也敢拍胸脯应下来,应下来还真就办成了。在当时中国的采购界,一时风光。4.jpg

到了自己全权掌管福耀玻璃的销路之时,海外的汽车供应链成了他展现胆魄的舞台。伴随开放后中国产品的出口,各国纷纷提高对华门槛;而最大的拦路虎,是美加两国。1996年前后,全球有1/5的反倾销诉讼针对中国企业,截至2000年更是累计达450起之多。

①1991年,福耀玻璃供应链首次出境,伸向加拿大。

②1995年,福耀同法国汽车玻璃巨头圣戈班合营,引进技术与管理,借由其成熟供应链,拓展营销网络。(1999年5月,曹德旺回购3000万元股份,同傲慢的圣戈班彻底分离)

③2000年,福耀玻璃出口量超越2亿片,占据了美国汽车玻璃市场净利润的1/4。

于是一年后,领先世界近半个世纪的涂料和特种材料供应商PPG工业公司,先后两次牵头将福耀告到加拿大税务和海关总署,以及美国商务部,请求开展发倾销调查。裁定书很快下来,加拿大以24%、美国以11.8%强制加征反倾销税,试图像对其他中国企业一样,直接关门送客。

一般企业,只好咽下在外受的气,打道回府。曹德旺可不干:“卖不卖玻璃是小事,但不能黑白颠倒、是非不分,必须主动出来积极应诉!”年轻时那个有理行天下、硬刚县领导的曹德旺,又在美国现身了。2002年4月10日,福耀聘请美国顶级律师团队,状告美国商务部违反WTO原则、歧视中国企业。

结果是,加拿大驳回PPG申诉,美国商务部则返还福耀400万美元加征税款,关税调至0.13%。是为“中国入世后反倾销胜诉第一案”。大客户之一的通用汽车,甚至恳请福耀赴美本地化建厂。终于在2016年,福耀美国工厂在俄亥俄州落成投产。5.png

可以说,福耀玻璃给延伸至全球的中国国际供应链,领出一条信心之路。

2.没有“胆小”,就无法在出海之后立稳脚跟

1996年,曹德旺预见性地聘请国际会计师事务所普华永道进行财务审计,再次创造“国内第一”,为的是合乎国际通用规范、遵循国际合作标准。在这方面,他没有丝毫的“胆大妄为”。

随后,福耀还先后通过ISO9002、QS9000、VDA6.1、ISO14001、TS16949等国际质量体系认证,仍是国内同行中的首家。前瞻重视也好、谨慎胆小也罢,反正用产品和标准共同与国际接轨,有益无害。6.jpg

中国的“硬茬”曹德旺,不论到哪都遵守法纪、规范行商,貌似谨小慎微,实则是有备无患,先一步立于不败之地。

曹德旺还发现,就算你产品再好、服务再到位,海外拓展的同时必定让合作国家产生危机感。人同此心,哪个政府和公民不希望市场上卖得最好的,是自己的民族品牌?

胆大如曹德旺,也只在产品品质上当仁不让;其他方面,则能聪明地保持低调,当好供应链前端的“配角”。

二、福耀玻璃的出海战绩

(一)全球供应链布局

1.全球供应网络——亚欧北美全覆盖7.png

福耀玻璃的商务运营网络的基地选址有两个标准:①临近汽车品牌商工厂;②靠近发达市场所在地。目前,亚、欧、北美分贝设有研发中心。汽车玻璃的海外生产,主要有美国俄亥俄、密歇根两州的工厂,以及俄罗斯工厂和德国的“欧洲工厂”。

福耀集团境外供应链相关主体

8.png

2.客户——国际中高端汽车厂商

福耀占全球汽车玻璃市场25%左右的份额,知名品牌客户包括宾利、奔驰、宝马、奥迪、通用、丰田、大众、福特、克莱斯勒、日产、本田、现代、菲亚特、沃尔沃、路虎等。

(二)全球市场份额:骄人的成绩单

2021年,福耀玻璃全球市场份额近1/4,在“四大”中仅次于日本旭硝子,位居第二。9.png

2020年,福耀实现营收199.06亿,净利润26亿,总市值1200亿。其中,海外营收占比45.7%,同比减少11.84%。而掌链查阅得知,2021年营收到三季度为止已达171.53亿,同比增长24.51%;净利润25.96亿,已极为逼近去年全年业绩,同比增幅达50.66%。更加专注于汽车玻璃的福耀,但从利润率来看,是旭硝子等其他巨头望尘莫及的。

截至2021年中,福耀玻璃境外资产175.65亿元人民币,占集团总资产四成。海外进军的步伐,还远未停止。

三、分庭抗礼,国际供应链是竞争焦点

如同金庸笔下的东邪西毒南帝北丐,旭硝子、福耀玻璃、板硝子、圣戈班瓜分了全球近九成的市场份额,各有千秋。而国际供应链正如华山论剑,考验着各巨头厂商的延展能力和品质稳定性。

(一)旭硝子(AGC)

2020年,汽车玻璃营收205.83亿元人民币,占其全业务线23.1%。全球化供应链涉及超30国,业务领域包括建筑玻璃、汽车玻璃、电子材料和化学品等,其业务重心在于化学品类。虽然汽车玻璃份额全球居首,但相关布局逐渐转移至海外,在东南亚及南亚、中北美洲、欧洲腹地均有供应链分支机构,主要客户为德美日系中高端品牌厂商;在中国,由南至北的佛山、苏州、秦皇岛分别设有子公司。

10.jpg

1981年收购比利时格拉维伯尔制造公司(Glaverbel),正式进军欧洲玻璃市场

(二)板硝子(NSG)

2020年,汽车玻璃营收178.86亿元人民币,占集团全业务收入半数左右,按地区统计为:欧洲占比42%、亚洲占比25%、美洲占比33%。产品用途广泛,涵盖商用、越野、公共、长途等全品类车型,主要客户为德美日系中高端品牌厂商,在中国天津和长三角设有产销企业。和旭硝子相似,板硝子汽车玻璃利润率较低,业务重心逐渐转向建筑玻璃。

11.png

2006年,板硝子收购拥有全球布局的英国皮尔金顿(PILKINGTON)玻璃业务

(三)圣戈班 (Saint-Gobain)

2020年,汽车玻璃营收122.77亿元人民币,占比仅约5%。自1995年进入中国,上海、青岛和武汉设有三家工厂,曾与福耀玻璃先合作后分离。圣戈班在六大洲均已完成布局,以欧洲本土工厂分布最为密集。较之于其他汽车玻璃供应商,法国圣戈班主打全球高端汽车品牌,如法拉利、保时捷、路虎、吉普、凯迪拉克、奔驰、宝马、奥迪等。虽然相关业务增速缓慢,但客户稳定性良好。

12.jpg

圣戈班——路易十四时期凡尔赛宫“镜廊”玻璃制造者

掌链评论:

对于全球车用玻璃供应链,福耀玻璃可谓异军突起。虎视眈眈的三大玻璃巨头,都是盘踞市场已久的百年企业;相比而言,出海不到三十年的福耀可算是初生牛犊。但曹德旺的“不怕虎”的勇气和“挫而弥坚”的韧性,支撑他和他的玻璃,在西方主导的供应体系中立于不败之地。

勇气与韧性,本来源于他的人生哲学。“天下事情,什么东西都是空的。”佛教徒曹德旺并不怕失去,以“施”代失,或许正得其所愿。因而,他的雄心或许不止于百年立企,更是百年树人,才有了潇洒奉献百亿身家、兴办福耀科大的佳话。

底图.jpg


点赞
收藏
焉至
共发表19篇作品
最近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