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米再被苹果三星超越,大国供应链博弈下雷军挂帅供应链能否破局
2021-12-14 19:56:55
872
0
掌链 焉至

3.jpg

(来源:微博@小米手机 / 微博@雷军)

12月7日,据国际权威咨询机构IDC发布“2021年第3季度全球可穿戴设备市场分析报告”,小米排名第三,出货量为1270万台,市场份额9.2%,同比下跌23.8%。而在今年6月,小米曾以17.1%的销量占比,一度超越苹果、三星,登上全球榜首。

1.jpg

但从整体市场状况来看,三季度除华为外,其他头部品牌厂商均有所下滑。业内人士分析认为,并非市场需求冷却,而是电子元器件供应链普遍受阻的结果。而背后的大国供应链博弈则是芯片供应链紧张的根本原因。

2.jpg

小米也在其中。尤其是移动通讯的核心部件——芯片,在世界“芯片荒”与需求激增带来的叠加效应之下,应用设备商们对该供应链的抢占和布局,产生了空前的热情。12月1日,2021高通骁龙技术峰会上,新一代8核4纳米移动用芯片“骁龙8 Gen1”正式亮相,摩托罗拉、中兴、一加、努比亚等品牌商同时为自己的“全球首发权”进行呐喊。

最迫切也最有话语权的还是雷军。他在视频宣布的同时,还官微发文表明了当仁不让的采供关系。随后也得到高通官宣证实。

一、供应链建链三段式

(一)聚拢供应商:2010~2011

2010年4月6日,8位创始人共饮一锅小米粥,昭示新公司“小米”正式开工。这帮人要么具备软件开发背景,如前金山高管雷军本人,要么秉持互联网基因,软件水平不是盖的。同年8月16日,仅用时4个月,安卓优化改进版——MIUI内测第一版发布,并在后来广受全球用户好评。

在雷军的筹谋中,系统有了,第二步就是手机。从彼时起,移动设备市场风光无两,再不进驻并占一席之地,就晚了。于是,整整一年之后,2011年8月16日,小米第一部手机M1问世。定价1999元人民币,核心配置为高通骁龙8260、运行内存1G,和当时3000元档手机功能只优不差,瞬间震惊手机圈。

像任何一段创业故事一样,M1的出产也是“非人性”的一年。小米的难处在于,团队里八大金刚都是互联网出身,互联网手机供应链是新型产物,没有参照系。雷军的定位又高,关键零部件非头部供应商不取,但仅有操作系统的小米,被各大厂商视为“四无”公司:无工厂、无品牌、无销售记录、无利润参考。谈遍了全球百强供应商,结果在85家吃了闭门羹。多年后回顾当时的心灵创伤,雷军语气中还很感慨:“你以为富士康会帮你生产,开玩笑呢!理都不理你!”

4.jpg

小米“八大金刚”

问题不解决,就没有今日的全球第三。雷军随即提出一文一武两个方案:

1.武:高管分工责任制强化供应链环节

①雷军统一协调零部件供应工作;②周光平负责供应链管理;③林斌负责采购核心元器件;④黎万强负责小米网电商和仓库管理。每个人都是在团队建构之初的业务分工同时,兼顾供应链事务。

其中,林斌因专注于供应商谈判的缘故,一度将80%的工作时长花在了接洽上,体重暴减。

2.文:以软件及融资优势团结供应商

MIUI系统不到两年,已坐拥50万用户群,并且每周一更,将用户的反馈建议虚心地纳入升级版本中,进一步增强互动体验感及用户黏性。大幅增长的数据成了小米“硬通货”,一旦亮出,令供应商信心倍增。同时,几位创始人也是各路融资好手,创业初期所有融资在中关村便全部完成了。

(二)以互联网思维形成低成本链路:2012~2016

市场立足、阻击对手,除了独树一帜的系统,“便宜”、“性价比高”也是小米的招牌之一。其秘方在于,“减少中间商赚差价”,直面客户和生产商,实现供应链信息对称最大化。

1.直面客户的饥饿营销

和传统区别点在于,小米率先造势、限量发布手机,靠品牌吊胃口,靠网购赚眼球,每每开售就卖光。直销的模式,大大缩减运营商渠道成本,终端利润归己所有。

2.直面零部件生产商

团队创业之初即下决心:非苹果供应商不用、非三星的旗舰供应商不用,而且要采用高通的芯片。当时手机行业普遍的采购模式,是通过一到多家外包中间商,即供应链服务企业来代替自己完成。小米供应链部门虽然人力单薄,却肯花大精力来对接、维护生产厂家。比如林斌拿下高通,从第一次见面到确立芯片授权,足足半年之久。

(三)创新驱动,延链固链:2017至今

2017年,以首款自研澎湃S1芯片、小米之家开启线下新零售等标志性事件为表象,背后是小米供应链一系列创新升级:

1.注重整体集成协同

依据产业链整体优化要求,通过集成业务计划(IBP),促进供应链定制化、精细化管理,并延展多级可视的供应链功能触角,统筹前端研发与后端营销需求。

2.投资科技供应商

小米2017年在雷军老家成立投资基金,专攻产品上游的半导体,涉及芯片、MCU、滤波器、存储、激光设备、材料等领域60余家企业,逐步实现从半导体材料、设计和元器件等产业链供应链的自控。

5.jpg

(来源:企查查)

二、自供与他供相结合,提升供应链稳定性

(一)自供——研发

2020年,小米集团研发投入为93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23.5%,但仅占销售成本4.4%,而销售及推广投入却近其1.6倍之多。

苹果的研发投入也是逐年增加,2020年达到1.88百亿美元(近1200亿元人民币),占营业成本11%以上,与销售及管理投入基本持平。

研发投入及产出成果,是企业自我供应的重要形式,是供应链稳定性重要一环。小米从2014年开始研发核心部件——芯片,直到三年后澎湃S1面世,也只是非集成、功能单一的芯片,相较于苹果、三星、华为,是小米最大短板之一。

雷军说过,小米要成为伟大的公司,必须掌握核心技术。但他也说过,小米只做自己最擅长的环节——营销和设计,制造方面则是要和全球最好的供应商合作。

略显矛盾的背后,大形势不可逆转。自研芯片当前已然成为一股潮流,不单是自研已久的各大手机厂商,特斯拉、零跑汽车、蔚来汽车等造车新势力,也开始了芯片研发的动作。以木桶理论看,无论是小米的基本盘手机业务,还是近来发力的智能电动汽车项目,自研芯片可能是必走之路。

6.png

12月10日,小米澎湃电量计芯片研制成功,新型电池即将出炉

雷军在自研路上从未停步,才有澎湃系列的不断出新。

(二)他供——采购

“整个手机工业高度依赖于全球供应链和全球产业链。一旦走下坡路,墙倒众人推!”雷军一向对供应商极为重视。一方面,在手机诸强中小米起家最晚,从软件过渡到硬件,当然要倚靠上游的源头活水;另一方面,随着小米生态链的门类和影响越来越大,供应商多样性也带来甄别和遴选的诸多考验。

7.png

小米生态链

掌链小编集中梳理了以手机为主、衍生产品为辅的小米供应商名单:8.png

供应商梯队中,核心零部件均为上市上市公司生产加工,其中不乏国内外头部企业。小米供应链布局形成如今的网络,却并非一帆风顺。

三、供应链合作频爆雷,“雷司令”当不得甩手掌柜

目前,雷军微博粉丝量高达2361.5万,在财经领域笑傲江湖。虽然他做到了,但其初心和目的当让不是玩票赚粉当大V,作为知名企业家,一定是为小米代言、随时进行网络公关。而对于线下供应商的公关,也曾让他不得不亲力亲为。

(一)破冰之旅

创业早期,雷军也曾用人不疑。软件行当的成名已久,让他认为在商界无往不利;但人家偏偏不信他能把硬件搞定。鉴于自己经验不足,雷军招贤纳士引来原摩托罗拉北京研发中心总裁周光平,觉得成事的东风到了。谁承想,没几天周光平就向他双手一摊,原来其麾下大将颜克胜,在熟门熟路前到处都吃了闭门羹。供应商的回答是,“克胜,咱们吃饭聊天都没有问题,但是生意就不要谈了。你们这个公司行吗?别连货款都收不回来。”

后来才有了林斌掉肉攻下高通。高通的合同签了,元器件厂商仍作壁上观,不肯合作。无奈,用尽人脉,雷军自己去挨家挨户跑业务,才终于拿下一批供应商。轮到屏幕供应商,“雷司令”誓要用巨头夏普的产品,当时不惜挑战日本的震后余威,雷林二人赴总部拜访,终于用诚意打动对方。

(二)险阻重重

第一代M1面世不久,难题并未止歇,仍然不断考验雷军的神经。先是手机模具商临时换人、前功尽弃;后是电池成品尺寸不合标准,厂家代表反耍无赖、暴摔电池;再是泰国洪水、MOS管商家断供,小米社群怨气冲天。

然后就有了上文提到的富士康碰壁。雷军想尽办法,请马英九给郭台铭打电话,终于促成之后的联手。而2018年,供应链合作苏州台企的废水铜含量超标,一时广受环保责难,雷军不得不指点公关、督促整改。

9.png

(三)救火队员

如果说多数问题出现在小米不可控的范围,那“气走日韩”则完全是人祸所致。被5年来的终于胜利冲昏头脑,在部分中高管中弥漫着傲娇的情绪。多半是周光平的供应链团队中人。

春节前,时任手机供应链副总裁郭俊,让一家远道来京的日本供应商干等足足3小时,还不以为然。在供应商大会上,仅因为没穿上小米配发的活动服装,就被郭俊轰下台面。

最严重当属“三星断供”。当时因供货成本意见不合,小米供应链负责人和三星半导体中国区高管在交流会上拍桌瞪眼、发生激烈争吵,后者愤而将情绪完全释放在三星总部的群发邮件当中,导致三星立时下达对小米的断供令——最为抢手的AMOLED屏幕面板。“雷司令”知情时木已成舟,据称干了5瓶红酒后才从对方口中搞清原委。

他只得硬着头皮,再次踏上诚意之旅。靠着金立CEO卢伟冰和OPPO创始人陈明永等4人说情,继而自己四赴韩国道歉,才换来两年后续供的延期承诺。

四、如今的“米”式供应链管理

历经三星断供、蓝绿(OV)环伺、华为苹果双雄霸市,小米在国内市场一度跌出五强,雷军不得已,只好对供应链部门开刀。救护车在外以防不测,雷军带领董事会群儒约谈周光平。成功拿下周后,雷军怕军心不稳,只好亲自挂帅,督战供应链。

在主持大局的同时,还要应付数十人的多线程供应链日常事务,纵使睡眠少如雷军,也顾不过来。听从林斌建议,才在2016年请出智商情商均为人上的张峰,开启了随后的黄金五年,业绩回暖。

(一)供应链管理——业界轻骑兵

1.轻资产、低库存

小米近一年的不动产比例为32.4%,非流动资产比率较之苹果公司,只有一半多一点;比三星也要低5个百分点以上。资产轻量化,显然是互联网工厂的特点及优势。小米目前几大仓储中心,如北京、上海、深圳、成都、沈阳、武汉、珠海等仓库,最大的不过数千平方米,一直保持着“良好身材”,保证着仓储低成本运转。

另外,零部件库存不高。小米有别于于传统制造业,产品预售化特征显著、周转率高,曾经,当周产量便约略等同于次周销量。近一年,存货周转天数提升至约为62.5天,虽平均时效比创业初期有所降低,但主要是由于生态链其他品类拖了手机后腿。

2.资金快速回笼

虽然存货周转效率随着供应链紧张,有所下降,但近一年应收款项比率仅为4.9%,低于苹果近10个百分点,回款能力的优势,为小米的再生产和扩产提供能量。优越的资金流成为其江湖立足的独门功夫之一。

10.png

(来源:财报说)

3.流程提速是关键

不过,更能说明供应链上下游整体协同运作的“完整生意周期”,小米显然落后苹果较多,用时2.5倍以上;而且基本呈逐年趋势。可见,伴随业务范围的延展、门类的复杂化,供应链管理仍有待进一步优化。

11.png

(来源:财报说)

(二)供应链管理——从信息化到数字化

张峰对小米供应链进行信息化乃至数字化改造,势在必行。

1.定制件信息化

手机供应链运作较为繁杂,关键零部件需要提前订购,从下单到出货,各个部件订购时间不等,因为生意周期可能越拉越长。将所有零部件衍化为通用件,零库存供应链管理则是对定制件进行管理。

2.数字化集成

小米通过自身销售模式进行生产预测,达到零部件适量采购,仓储成本最优控制,需要从内部流程扩展到外部,达到流程集成和自动化,从结果导向聚焦总成本和可靠性服务,是小米数字化进阶的成果。

(三)供应链管理——组织优化

经历了前期的业务动荡与人事更迭,小米供应链团队趋于平稳。2019年7月1日,集团采购委员会成立,供应链负责人张峰进化为采购委员会主席。采购仍是供应链重头戏,委员会成立恰是为了整合公司各部门的采购需求,提升采购能力,优化采购流程和效率。

12.jpg

小米团队合伙人、高级副总裁、集团采购委员会主席:张峰

而“雷司令”呢,近期则卸任了多个关联公司主要职务。掌链认为,集团化企业各板块步入正轨之际,雷军或将集中精力专攻造车大市场,毕竟,今年春天他说过,“小米汽车将是我人生中最后一次重大的创业项目。我深知做出决定意味着什么,我愿意押上我人生所有积累的战绩和声誉,为小米汽车而战!”

13.jpg

(来源:天眼查)

手机之外,造车尤大。近年投资布局伸展到汽车供应链,涉及50多家细分头部企业,涵盖动力电池、芯片、传感器、电子及自动驾驶零部件等等。

当然,想要更上层楼,得以对任何需求提供细分定制的供应链相应策略,最终在生态链大范围实现多级可视、业务生态充分和谐,小米永远不能放松脚步。

“坚持“互联网+制造”,向供应链的上游前进,并植根于制造业。”不论自供还是他供,在互联网迭代仍然迅猛的今天,雷军对软硬件兼容并包的决心,不会改变。

底图.jpg


点赞
收藏
焉至
共发表19篇作品
最近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