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监管趋严,福佑卡车、极兔速递等赴美上市是否搁浅?
08-12
377
0
掌链 林克

进入8月,随着两份国内外监管政策相继公布和落地实施,福佑卡车、极兔速递等物流企业将会面临融资上市和日常合规运营的双料考验。

一个是美国的监管新政:2021年7月30日,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主席詹斯勒发表的对中国公司申请在美国上市的信息披露提出新要求。

美方要求包括发行人必须明确区分空壳公司与中国运营公司;解释运营公司的财务表现等是否会受中国政府监管影响;同时披露VIE与发行人之间的财务关系。这份美国新规无疑对于正赴美企业上市的估值有着不利影响。

另一个是中国监管新政:2021年9月1日将要施行的《数据安全法》,对于数字化企业的日常合规运营提出了新的要求。再一个是7月10日,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发布的《网络安全审查办法(修订草案征求意见稿)》,求“掌握超过100万用户个人信息的运营者赴国外上市,必须向网络安全审查办公室申报网络安全审查”。

一, 新规要求什么?挑战什么?

作为我国首部数据法律的《数据安全法》及旨在确保我国关键信息基础设施供应链安全的《网络安全审查办法》,一旦施行,意味着国家对于企业及平台数据安全审查更加严格。

物流供应链领域的相关企业,与各个行业均有所关联,拥有海量的数据,在数据监管加强的背景下,需要相应的投入以满足要求。

《数据安全法》规定“工业、电信、交通等主管部门承担本行业、本领域数据安全监管职责。公安机关、国家安全机关等依照本法和有关法律、行政法规的规定,在各自职责范围内承担数据安全监管职责。”这意味着物流企业面临的监管部门有可能不仅来自于交通,其他部门的监管也会涉及一家物流企业。

《数据安全法》还规定“国家建立数据安全审查制度,对影响或者可能影响国家安全的数据处理活动进行国家安全审查。”

目前,物流供应链企业赴美上市的有中通、百世、达达、满帮、图森未来等企业,分别掌握着快递、同城货运、公路货运、自动驾驶等方面的数据。

《数据安全法》也规定了“任何个人、组织都有权对违反本法规定的行为向有关主管部门投诉、举报。收到投诉、举报的部门应当及时依法处理。”用户在维权方面,较之以往有更多支持。去年11月,圆通被爆出用户个人信息泄露事件,内部工作人员作案泄露40万条个人信息,再次敲响数字化物流企业的安全警钟。未来如果企业在数据安全上不行动,那就是公众采取行动。1.jpg

二,哪些物流企业还在赴美上市路上?

《数据安全法》、《网络安全审查办法》等规定不仅会让企业在合规运营方面加大投入,还会影响其未来有可能存在的登陆美股上市计划。

8月以来,喜马拉雅、小红书、货拉拉、哈罗出行等多家中国互联网公司,被传暂时中止赴美上市计划。有些公司开始转而选择香港作为上市地点。

在物流行业里,福佑卡车已经向美国证监会递交了招股书,极兔速递、货拉拉先后传出过赴美上市的消息。

2.jpg

(1)网络货运平台——福佑卡车

美国时间5月13日,福佑卡车向美国证监会递交了上市申请。2020年,福佑卡车收入为35.7亿元,净亏损达1.16亿元。截止到2020年年末,福佑卡车拥有约约83万名司机,超过11.2万名司机在平台上完成过订单。

福佑卡车作为网络货运平台,也吸引了物流同行京东物流、德邦快递、普洛斯等公司的投资,联想旗下的君联资本,中银投资,经纬中国,钟鼎资本等投资机构也参与过对其投资。

(2)电商快递企业——极兔速递

今年4月1日,外媒报道极兔速递将会赴美上市,预计募集资金超过10亿美元。4月8日,极兔速递完成了一笔18亿美元的融资,由博裕资本领投 5.8 亿美元,红杉资本和高瓴同时跟投,投后估值达78亿美元。

据极兔速递官网介绍,其目前在全球拥有近35万名员工,业务已经覆盖中国、印度尼西亚、越南、马来西亚、泰国、菲律宾、柬埔寨及新加坡八个国家,服务全球近20亿人口。极兔在国内拥有77个转运中心,350余组自动化矩阵,500多套DWS智能扫描设备,1300多套自动摆轮设备,已初步建立覆盖全国的服务网络,并且拥有2500多辆干线运输车辆,2000余条运输干线,实现100%省际联通率。

(3)同城货运平台——货拉拉

6月底,有消息称货拉拉秘密提交美股IPO申请文件,募资规模超过10亿美元,但由于滴滴事件的影响,8月初货拉拉已委聘美林及高盛为赴港上市负责行。

据企查查数据显示,货拉拉共完成8轮融资,融资规模约为24.75亿美元,今年1月的融资过后,货拉拉的估值达100亿美元。博裕资本、高瓴资本、红杉资本、顺为资本等投资机构都参与过货拉拉的融资。3.jpg

对于美国方面提出新的信息披露要求,中国证监会表示企业不管在哪里上市,都应当符合上市地、运营地相关法律法规和监管要求。当前,中国主管部门对有关行业进行规范管理,目的是统筹发展和安全,促进市场主体持续健康发展。

对于尚未上市的公司,尤其是处于烧钱发展阶段的自动驾驶卡车公司和物流智能设备公司,赴美上市在短期内预计将不会被通过,而选择香港或大陆上市,又面临着估值不高,不符合上市相关条件的问题。极兔和货拉拉的78亿美元和100亿美元的估值均将难以实现。

三,下行环境,公司能否接受低估值?

据掌链每周发布的一周投融资事件整理,今年第二季度国内物流相关技术设备公司共完成了30笔融资事件。这些融资事件的共同特点是融资规模高,大部分超过亿元级别,投资机构多投资轮次多,绝大部分公司的融资是由多家投资机构共同投资的,最多的一家公司融资多达9轮。4.png

自动驾驶技术公司投入大,但回报充满不确定性,公司未来能否实现盈利是个未知数。

据图森未来发布的2021年第二季度财报显示,其收入达到148.2万美元,同比增长463.5%,净亏损达1.17亿美元,同比增长316.6%,运营亏损为1.21亿美元,同比增长331.8%。

虽然身披自动驾驶卡车第一股的光环,图森未来却仍处于巨额亏损状态。

这是自动驾驶公司无法回避的现状,如果无法登陆美股市场融资,该领域的公司将处在一个尴尬的境地,前期的投入可能付诸东流。5.jpg

物流领域智能设备公司的情况相对来说要好一些。已经登陆科创板的兰剑智能和中科微至均以实现盈利,为其他公司开了一个好头。

兰剑智能2020年营业收入为4.518亿,同比增长14.3%,归母净利润达8375万,同比增长14.2%。中科微至的招股书也显示,2020年1-9月的收入达5.99亿,净利润为7743.75万元。

但需要注意的是,兰剑智能目前市值为26.02亿元,而开盘时收盘价计算的市值达47.78亿元,市值几近减半。兰剑智能上市前的只有2次融资。6.png

京东物流股价(雪球财经)

市值不高,股价低迷的情况也出现在港股。京东物流目前的股价是30元左右,距离发行价40.36元相去甚远,也遇到了二级市场不认可的情况。而在5月提交招股书的安能物流至今仍然在等待中。

在赴美上市暂停的环境下,自动驾驶技术公司和物流智能设备公司,尤其是融资轮数多,规模大的公司,公司创始人和投资机构能否接受在其他市场上市后的低市值,是一个值得思量的事情。

底图.jpg

点赞
收藏
林克
共发表101篇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