呼唤国家应急物流体系!一位老司机的欣慰与心痛
08-05
766
0
掌链 林克

在这次河南水灾后,从四面八方来赶来的卡车司机们,运载着救援物资,参与到河南应急救援中。

殷俊师傅就是其中一员,这位驾龄长达21年的老司机,又一次参与到了救援运输中。12.jpg

一,不计回报的使命与欣慰

——从黄梅运送40余吨物资前往河南扶沟

“我是7月24日下午接到的公司通知,让我25号到黄冈黄梅县拖一批物资前往河南。我从荆州连夜赶回武汉,然后又从武汉赶到了黄冈。”殷师傅说。

殷师傅表示自己驾龄长,行驶经验丰富,并且自己的车比较大,是一辆17米5的挂车,可以一次装载更多的物资。

这批救援物资是黄梅县爱心义工协会收集统一捐赠的,物资包括价值9万余元的药品,17.5吨蔬菜、200箱矿泉水、1000件救生衣、200床羽绒被、4000件T恤、1000个手电筒等,总重40余吨。

11.jpg

殷师傅在7月25日中午1点抵达了黄梅县,经过当地志愿者工作人员连续一夜的装车,26日早8点,他们在欢送人群的掌声中,离开了黄梅。车队总计是两辆小车,两辆大车。

“我的车拉的是7.5吨蔬菜,以及其他物资。蔬菜有冬瓜、辣椒、土豆,冬瓜是那种两个人才能抬得动的大冬瓜。”殷师傅说。

26日晚上6:00左右,殷师傅他们的运输车队,到达了河南省扶沟县。在高速服务区,他们遇到了当地政府的迎接。一位组织部干部为他们带路,带到了当地一所学校,学校里的健身馆可以存放物资。

殷师傅回忆当时的场景是,自己的车子很大,但是学校的场地很小,费了很大劲才开进去。由于自己的车上挂了条幅,受到了大概有几百名群众的鼓掌欢迎。群众的热情,让他很激动。

但是由于运送到当地的物资有很多,健身馆无法装下。殷师傅的车队就又来到了当地第二个物资接收点。这个地方是当地的一个物流中心,殷师傅他们在繁忙的道路上,走了差不多一个多小时后,抵达了目的地。

在这里,殷师傅看到了和刚才学校一样的场景,忙碌的志愿者们热情地迎接他们到来。

“那个地方很大,但没有灯,幸亏我们车上面带了手电筒。到了之后,当地负责人就开始组织志愿者们快速卸货。”殷师傅说。

当天接近午夜时分,车队上的货才完全卸完,但殷师傅却还在忙碌。因为他车上的药品,无法存放在物流园内。于是,当地的负责人与扶沟县的人民医院联系,殷师傅又在午夜开始了下一阶段的运送工作。

半个小时后,殷师傅到达了医院,还是遇到了路窄很难进入到里边的问题。

“路说实话也是很不好进。当地医院的门和我的车一样宽,一不小心就会把门给剐坏了,而且前面还有个牌子。当时,医院里的人就把牌子拆掉了,我的车才过去。”殷师傅说。

这批药品全部卸完已经是凌晨1点30分,殷师傅的这趟救灾运输人物才算彻底完成。也是在此时,他才找到大部队,大家一起吃了这一天的第一顿饭。

“在回去的时候,由于我的车子高度有4米5,超过当地马路上方很多线的高度。为了不把线剐断,我只能很小心地慢一点开。旁边老百姓看见之后,主动帮我看着,然后主动跟我说辛苦了,说一些一路顺风这样的感谢的话。当地老百姓很热情,这一点是我感觉很欣慰。”殷师傅说。

从殷师傅的话语中,能够感受到那种在不计回报做善事时,才会有的那种纯粹的满足。他的经历是无数参与到救灾运输中的卡车司机中的一个,这种满足洋溢在河南的道路上。

二,不能顺心的梗阻与盲援

——灾区更需要精准物资捐赠与运输

应急救援运输时刻充满着不确定性,这趟救援也不例外。

殷师傅他们的车队,原本的目的地是河南周口市,但行驶在路上时,他们才得知周口的路已经全部封死了,车辆无法进入。

随队工作人员在网上得知这一消息后,又关注到了扶沟县发布的急需救援物资的信息,于是他们临时改道前往了扶沟。

“出发的时候都很忙,我也不知道要跟谁交接,要怎么搞,就知道一个目的地的名字,说实话我都是很茫然的,但是我们首先还是先去了再说,到现场之后,再来看什么情况,因为时间不等人。”殷师傅说。

这种情况不仅是他们遇到的,在与路上同样运输救援物资的车队交流过程中,大家遇到了相同情况。大家都是通过网络查到哪里需要物资,就去哪里。

在《南方周末》的一篇报道中,负责对接后方需求、核实前方信息的民间志愿者发现,在洪灾头两天,居民们的主要需求是方便面、瓶装水等基本生活物资。但在之后来自灾区的求援内容开始变得多样。志愿者呼吁捐赠者要看到前方的真实需求,“起码水跟方便面真的不要再捐了,严重饱和。”

“在我们到达的时候,当地的群众说,我们运的救生衣,灯等物资是他们最需要的东西。”殷师傅说。

三,呼唤国家应急物流体系

——需要平台统一调配救灾物资运输

应急救援是一个复杂过程,是一个需要跨越多部门协同的过程。一旦灾情爆发,是社会总动员,但目前中国应急物流体系建设不足,导致各方资源没有拧成一股绳。民间救援没法有效参与全社会总动员的应急物流保障中。

2018年才正式设立的应急管理部是国家负责应急救援的政府部门,其职责为组织编制国家应急总体预案和规划。建立灾情报告系统并统一发布灾情,统筹应急力量建设和物资储备并在救灾时统一调度。

但在这个数字化的时代,应急管理部并不拥有一张开放的国家应急物流平台,哪怕是跟国家发改委、交通运输部、工信部等部门联合共建的平台。

中国物流学会特约研究员黄定政对掌链记者表示,具体到物资储备方面,各部门各系统都建立了具有行业特色的物资储备。比如,水利部门有防汛物资储备,电力部门有电力物资储备。

而对于应急物流,目前还没有一个集中统一的部门来统筹管理。比如,去年疫情爆发时,媒体就关注到,武汉的应急运输起初由武汉市应急管理局审批通过,后来交由省交通运输厅管理。而统筹防疫应急的又归国家卫健委。

与武汉相似的是,河南水灾期间,京东、顺丰、百世等拥有运力资源的公司,纷纷第一时间向社会公布物资免费运输的信息渠道。无论是个人还是集体,均可以搜集物资运往灾区,但也出现了方便面和矿泉水等通用物资过多,而灾区急需的其他专业救援物资不够的现象。

这种现象不光在河南出现。比如,汶川震灾期间,绵阳一座体育馆曾积压大量捐赠衣物,,造成了救援资源的浪费。

黄定政认为造成这种现象的原因在于信息不对称,需要建设一个平台来发布和共享灾区所需物资的信息。

“救灾物资在短时间内迅速筹集,体现了咱们的制度优势,但没有统一集中的调配,就会导致救灾物资供应保障在局部短缺与过剩并存,难免有些地方多了,有些地方少了,供需不平衡。

“目前在应急物流实践中已经尝试了不少手段,但总的看来还没有找到一个特别好的解决方法。下一步需要深入探讨,这个平台由谁来运营,如何确保信息的及时性、准确性、安全性,怎样把社会力量有效地汇聚起来,如何从公益的角度把这个事情做得更好。”黄定政说。

“物流行业的多元化、复合型决定了没有哪一个部门能单独管得了,这是国家应急物流系难建得根本。国家发改委负责物流总体规划,但运输物流在交通运输部、商贸物流在商务部、制造业物流在工信部、应急物流事关应急管理部。”

一位业内人士对掌链记者说,“没有协调管理,应急物流就是“九龙治水,各管一段”。早在2005年,国家发改委已经联合当时交通部、商务部等13个部门及单位组建全国现代物流部际联席会议制度,这本来是一个很好的制度设计,遗憾的是,时隔多年,这样顶层统筹协调机制似乎在弱化。”

对殷师傅这样的众多货车司机来说,如果没有国家统一平台,他们一腔热血善意,也只能在一条盲道上低效奔走。但国家应急物流平台建设真的无解?中国经济发展的优势在举国体制,问题在于是否有对国家应急物流体系的顶层认知和管理共识。

在数字化时代,技术不是难题。早在2019年,作为央企旗下最大的网络货运平台中储智运平台就上线了应急物流管理系统“智援”,并在2020年新冠肺炎疫情期间发挥作用。2020年,京东物流协助湖北省政府,为其新冠肺炎防控指挥部搭建了应急物资供应链管理平台。

“但管理体制是难题”,业内人士对掌链记者说,“按照目前管理体制,或可考虑在国务院推动下,在全国现代物流部际联席会议制度下,由应急管理部牵头推进国家应急物流平台建设,推进国家发改委、交通运输部、工信部、商务部、农业农村部等多方参与。”

底图.jpg

点赞
收藏
林克
共发表101篇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