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递商为市场份额打价格战,快递员成伤害链垫底
04-26
296
0
掌链 林克

“现在的快递,也没打电话说一声,敲了一下门,也不问问家里有没有人,就把快递给扔门口了。”消费者这样评价到。

快递员服务质量的下降,一直从2020年持续到现在。“多家快递公司出现无人派送”“如何看待快递小哥罢工”一度成为微博的热门话题,也成为了媒体关注的焦点。

最近,极兔与百世由于生产安全和低价倾销问题,被义乌市邮政管理局处罚。顺丰第一季度爆出亏损问题。

21.jpg 一、快递公司以价换量利润下降

快递公司公布的3月经营简报,也纷纷表示单票收入仍在下降,下降幅度在10-30%之间。

顺丰3月的快递单票收入为15.74元,同比下降12.12%;圆通单票收入为2.25元,同比下降11.03%;韵达单票收入为2.19元,同比下降13.44%;申通的单票收入为2.25元,同比下降27.65%。

22.png

2018年4月至今,圆通快递单票收入变化

与此同时,各家快递公司的快递量和快递收入均保持上涨。顺丰、圆通、韵达1-3月的经营简报,各家情况均是单票收入下降,快递量和快递服务业务收入增多,并且增加的幅度要高于单票收入下降的幅度。

其中,圆通与韵达的以单票收入下降10-20%的代价,换来了货量100%的增长和收入76.68%和57.83%的增长。

如果排除疫情影响的2020年,与2019年同期相比,结论依旧类似。顺丰表现最好,单票收入下降31.74%,而收入和货量上涨了78.42% 和161.74%。

23.png

这三家快递公司用价格的下降换来了量与收入的增长。

总得来说快递单票收入价格是持续降低的,价格战这个词也总会出现。据摩根士丹利的信息显示,2012至2018年间,中国的快递费均价下降了36%。 

据招商银行研究院夏嘉南研究员向掌链介绍,行业单票收入下降的趋势已经持续了近10年,从2012年的18.6元降到2020年的10.6元。

对于下降的原因,夏嘉南解释道:“首先,单票收入一直降的大前提是单票成本在降。单票成本从揽派、中转、运输、面单几个方面都在降,这里面既有规模效应带来的边际成本下降,也有新技术手段(自动化、数字化)带来的降本增效,很明显的一个例子是电子面单在2018年的普及应用,面单成本一下子从几毛降到可以忽略不计了。

其次,单票成本的下降空间在前几年逐渐接近瓶颈,成本下降远不及单票收入下降的多、降得快,这就导致各家快递的单票利润都在大幅收窄。好在各家快递公司量在增多,弥补了单票利润的收窄,总利润在2019年达到了阶段峰值。

2019年价格战开始加剧,2020年极兔入局更是把价格战引向高潮,快递公司在产粮区(浙江、广东)基本只保份额不赚钱,直接影响了公司总部的利润,所以2020年通达系快递公司利润大幅下降,甚至单季亏损。”

经掌链梳理,2020年申通第三季度扣非净利润为负,韵达三个季度扣非净利润均比2019年少,圆通扣非净利润只是在第二季度比2019年同期有所增长。

24.png

25.png

26.png

图片来源:东方财富网

快递单票收入现在让一线快递公司利润下降,在过去直接让二线快递公司关张离场。据媒体统计发现,从2018年至今,共有12家二线快递企业陷入困局,其中六家彻底倒闭。

截止到2019年3月,安能、国通、全峰、如风达等二线快递公司离场。便宜的价格,消费者自然倾向于能提供更好服务的一线快递公司。

一线快递公司在自动化、运输网络上的投入,以及资金上的优势,也有助于其降低成本,在价格竞争笑到了最后。

当初的小快递公司没有那么多的实力,让一线快递公司成为赢家,2020年随着极兔的进入,拥有更大能量的极兔,让对手叫苦不迭。

但价格战也不应归罪于新进入者,市场上玩家的手段不能自己用完了就不让别人用。极兔2020年3月才起网运营,快递公司们的降价则持续良久。

二、电商件是主流,对价格敏感

快递单票收入降低也与国内快递主要来源于电商件有关。据中通快递招股书显示,2020年6月,中通快递总包裹量中的90%以上都来自于电商平台。

顺丰在2019年5月再次进入电商件快递市场,推出特惠专配等新产品,单票收入也在6月再次降低,此前5个月,单票收入呈现同比上升的状态。

27.png

2018年至今,顺丰单票收入的变化

之所以说是再次进入,这是因为顺丰在2013年10月,推出过"标准件6折"进入电商件市场,进而让自己的单量提升至行业前四的水平,优衣库、小米等知名企业也曾经是其客户。

但由于顺丰自营模式成本太大,利润收到影响,顺丰不得已放弃这块市场。

不过,由于顺丰2018年财报,净利润与扣非净利润分别下降4.5%和5.92%,上市以来首次扣非净利润出现负增长。顺丰不得已再次进入电商件市场。

降价效果有效,顺丰的业务量快速上涨,从2019年6月开始业务量上涨幅度达15%,在12月,业务量上涨幅度达55%。2019年11月25日,顺丰与唯品会宣布达成业务合作,为后者提供配送服务。

但是,曾经以商务件为主的顺丰,转型到电商件时,也出现了运输慢的问题,引起了用户的讨论。在大量订单面前,任何快递公司都难以保证质量。

电商们也有着经营上的压力,在运输成本上也有着成本上的考量,比如优衣库天猫店的快递公司就有顺丰、圆通、韵达等6家。用户在网上的讨论在去年从“快递是顺丰”变为了“现在优衣库都是中通”。

小型电商更加对价格敏感,在服务均等的情况下,首选更便宜的快递。

价格战持续的另外一个因素是快递公司有钱。

顺丰去年的现金及现金等价物达到了154.7亿元,圆通和韵达在2019年的现金及现金等价物也达到了35.29亿和15.62亿。

去年,这几家上市的快递公司还纷纷通过各种方式增加了资金储备。中通快递赴港上市,募资规模达15亿美元以上,圆通通过定增募资金额达37.9亿元,阿里巴巴也增持了圆通、申通和韵达的股票。

三、员工权益、技术研发更需要钱

对于价格战,快递公司可以靠融资,转嫁成本等手段应对,但对于每一个末端网点快递员和用户确实着实的伤害。

快递网点倒闭,无人配送,快递员工资拖欠,甚至欠公司一笔钱,这都是价格战对于普通人的直接危害。

政府有关部门也应尽快出台有关工作时长,工作量最大值,与工作强度有关的劳动保障制度。现在这种快递量增加,而收入不增,人员不增的情况不应再继续,对于劳动者的保护应提高,倒逼企业在其他地方减少成本或退出价格战。

4月22日,浙江省政府第70次常务会议审议通过了《浙江省快递业促进条例(草案)》,以法律的形式,规定快递经营者应当依法参加工伤保险等社会保险,规定快递经营者不得以低于成本的价格提供快递服务。

政府部门开始以法律的形式监管快递行业价格战的问题,效力会比之前约谈等形式要强,并对于绿色快递方面提出引导和支持,促进企业在这方面的投入。

快递企业不应只有价格竞争这一条手段,需要在更好的服务和技术方面发力,用质量获得市场的认可。

 底图.jpg

点赞
收藏
林克
共发表84篇作品
最近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