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担快运也像快递一样大打价格战吗?
04-03
211
0
掌链 林克

在几年前,用户网上买东西的时候,还需要看看商家是否包邮。而现在,用户不会关心这个了。因为商户基本全部包邮了,这是因为快递的价格越来越低了——价格战让百姓受益。

而在零担快运市场,许多商家似乎也在尝到类快递的甜头——价格战也在让商家受益。但谁在血战,谁在受伤?零担快运会出现快递市场的宿命——憎恶价格战,却又无力刹住价格战?

bcaa6b3e-f22c-4c25-be60-b4edf2ce85c9.jpg

一、自杀性竞赛:一单快递收入2元

今年2月,根据顺丰公布的经营简报,顺丰快递的单票收入为15.11元,同比下降幅度为16.9%。这种下降幅度想必对顺丰来说习以为常,过去一年来,每个月的快递单票收入都是如此下降。

11.png

顺丰在进入电商件市场后,单票收入下降在所难免,因为三通一达的的收入只有2元多一点。顺丰的优势在于走航空运输的商务件,电商件与三通一达相同,主要都是走陆路运输,后果就是顺丰的速度也不如以前快了。

通达系这边,圆通、申通、韵达这三家企业自去年开始,单票收入只是维持在2元左右,最低价格一度逼近2元。

2020年,国内快递数量突破800亿件,而国内的快递公司却因为价格战,单票价格继续维持到较低的水平,进而造成了派送不及时,网点跑路,投诉增多等问题。

快递的价格战似乎进入包括一线快递企业都不得不参与的自杀性竞赛!

二、向谁开炮:零担快运促销信息越来越多

近年来,零担快运行业也从一个B2B行业转为B2B和B2C兼有的行业。这是由于大件商品的线上销售占比逐渐增多,以及厂商对于客户的要求需要作出及时响应,造成产品需求呈现小、散、快的特点,产品更新迭代速度更快。

零担快运行业在2019年曾经掀起价格战,而在2020年却没有。

据媒体报道,2019年,安能将35kg内公斤段产品计抛比由原1:8000调整为1:10000,针对商品包括童车、婴儿床、拉杆箱、狗笼等等。

同年,百世快运也将部分货物的计抛比从1:6000调整为1:9000。壹米滴答则将重抛比从1:6000调整到了1:9000,相当于直接打6.66折。

大件快递收费除了按照重量收费外,还与包装箱的尺寸有关,箱子的长宽高乘积乘以企业的计抛比,两者的金额高者为最终价格。

可见,各个快运企业在2019年纷纷采取了不同程度的降价措施。

 12.png

2020年,根据掌链查询各家零担快运企业的官网和微信公众号,采取全国范围降价的企业是安能,具体措施有打折和降价。

其他企业如德坤、壹米滴答、聚盟等企业,采取的区域降价的方式,比如广州发货有优惠,没有全国范围的统一促销模式。

三、收入都在下跌:价格战已响,公众却不知

一位从事制造业平常会接触到物流发货的张女士向掌链介绍,平常发货她选择过园区物流中心发货、运满满招司机询价后发货、安能、德邦等经历。其中,物流中心发货价格最便宜,但是需要自己把货拉到那里。

“我用运满满时候最多,跟使用淘宝一样,还可以和司机降价,运费更便宜。”张女士说。

多年的使用经验,张女士发现发同样的地方,安能比德邦要便宜20%-30%,安能现在的价格要比过去便宜10%-20%。

“德邦我也用过,他们服务更好,所以价格更贵。”张女士说。

兴业证券经济与金融研究院零售、物流研究组长王品辉向掌链表示,快运行业的大客户实行的一户一价的模式,现在市场的价格战很激烈。

与快递企业价格战的原因相同,零担快运企业降价的目的也是在于吸引更多的货源,抢占头部企业资源。

根据运联智库发布的《2020中国零担企业30强排行榜》,2019年度,头部10强企业的总收入高达617亿元,约占30强企业总营收(779.4亿元)的79.2%,其比例比上年度增加4个百分点。头部第一次出现了5家营业收入超过50亿的企业,分别为顺丰快运、德邦快递、安能物流、壹米滴答、百世快运。

13.png

图片来源:运联智库

更令人值得注意的是,只有前十名的企业收入占比呈现增长态势,而后边的企业收入占比逐步下降。

零担快运行业也在像快递行业一样,集中度逐渐增高。2020年 ,快递与包裹服务品牌集中度指数CR8为82.2,前八名的企业占据了整个行业80%多的收入。

从集中度角度看,零担快运行业内的企业有追逐头部位置的动力,而未来是否会发生价格战,还要取决于各家的资金实力。

从融资规模看,这些企业资金相对充足,最高的壹米滴答有近19亿美元融资历史。安能也是在一年多的时间内完成了6亿美元的融资。此外,企业也对过去的融资准确数字讳莫如深,每一笔数亿规模都让人浮想联翩。

四、快运巨头上市前后:价格战或进入疯狂阶段

根据DHL发布的《B2B电子商务指南:传统已去,数字化已来》白皮书。

2019年,在疫情爆发前,全球B2B电子商务网站和市场内的交易量业已增长18.2%,达到12.2万亿美元,超过了B2C行业的市场规模。疫情加速了数字化的发展。到2027年,全球B2B电子商务交易量预计将达到20.9万亿美元。

 14.jpg

图片来源:DHL微信号

商务部2019年发布的《中国电子商务报告》指出:在国家政策和企业数字化转型需求的推动下,2019年为传统B2B行业提供线上交易服务企业的营业额增长了32.3%,该数字高于服务于线上B2C交易服务企业28.3%的比例。

线上交易增长,也让企业对于零担快运业务的需求日益增长。

但对于这些专营零担快运业务的企业,来自于快递企业的跨界竞争也是不可小觑的。在白皮书中,DHL快递指出了推动全球B2B电子商务市场发展的主要因素:除全球化和数字化趋势外,以技术为导向的千禧一代也开始崭露头角。在B2B采购决定中,有73%由千禧一代做出。

15.jpg

图片来源:中通官网

年轻人将自己B2C的线上购物经验带到工作当中,平常接触的多的快递企业,有着更高的亲和力,让年轻人容易选择使用快递企业推出的快运服务。

张女士说:“寄合同文件时我会用顺丰,每次顺丰的快递员也会介绍他们有快运服务,但感觉会很贵,还没问过具体价格。”

虽然顺丰给人一种价格高的形象,没有能将每一位快递客户发展为快运客户,那顺丰降价之后呢?中通、百世来企业推荐快运服务会有什么效果呢?

西南证券研究发展中心交运行业首席分析师表示:“目前市场正在进行价格战,如果安能、壹米滴答等公司都能实现上市融资,价格战只会更加激烈。”

来自快递企业的跨界竞争,让零担快运企业不得不紧张起来。企业祭出价格战,方法简单见效快,可以守住市场并收获更多的客户。但在那之后,以快递的前车之鉴,价格战启动按钮在自己手中,而终止键不知道在哪里。

 底图.jpg

 

 


点赞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