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士康转链印度遇冷【首席供应链官】
2023-11-13 21:58:49
1404
0
掌链 老八

这是昔日全球最大电子代工商富士康的多事之冬!


11月13日,台湾地区领导人参选人,原首富郭台铭创立的工业富联A股市值为3200亿元,而上半年6月19日在A股总市值一度达5255.7亿元,相比高峰时市值跌去逾2000亿元。


10月22日,据报道多个省份的税务和自然资源部门对富士康旗下企业进行调查的消息后,富士康相关企业股票大跌。10月23日上午,在A股上市的工业富联在集中竞价阶段即遇跌停,跌幅高达10.02%。

(郭台铭 图源,外媒)

在台湾地区上市的鸿海精密则大幅低开,并在股票交易5分钟内最大跌超3%。鸿海精密旗下6家分别于台湾地区和香港上市的子公司也跌多涨少。

11月1日,据台媒报道,台湾地区检方正在调查与郭台铭竞选活动有关的 12 起涉嫌贿赂案件,并在台湾各地拘留了 15 人。消息发布之际,正值敏感时刻,因为郭台铭正将目标转向其他地方——参加 2024 年 1 月的台湾地区领导人选举。

如今距大选仅剩三个月,据《福布斯》估计,郭台铭的净资产跌至 67 亿美元,可谓一落千丈。掌链本期《首席供应链官》解码郭台铭及其背后企业的供应链。

一、涉大陆观点:为博眼球无下限

在其参加台湾选举期间,郭台铭对大陆频发“暴论”。

“我随时可以搬走,到底谁怕谁?”“台商在大陆产品外销必须让岛内去查税,而且9成归台。”对于大陆,郭台铭更是自封“财神爷”:“我是帮中国大陆创造就业机会的人,他们需要我们大于我们需要他们,我是给他们饭吃。”

中时电子报10月22日称,不久前外媒记者提问郭台铭“一旦当选如何面对大陆制裁压力”,郭台铭声称,如果“大陆威胁不听话就要没收鸿海财产”,他会说“是的,请便”。这嚣张的话立刻导致了鸿海股价第二天暴跌。

(图源:外媒)


曾经的郭台铭并非如此,他对中美关系以及台湾的政治经济地位都有比较理性的看法。

2019年,接受《时代周刊》采访时,68 岁的郭台铭表示,最终会出现两个相互竞争的科技区:一方面是中国为亚洲、非洲和拉丁美洲的发展中国家提供服务,另一方面是美国、欧洲和盟国。

“人们仍然在谈论 G-20,但今天实际上只有 G-2。”郭台铭说,这对于这两个超级大国都有历史联系的台湾来说,是一个充当“看门人”的机会。

郭台铭还表示,两岸关系恶化是他陷入政治纷争的原因。但郭台铭是解决这个问题的合适人选吗?

现实给了这位曾经的台湾首富当头一棒,宣布参加“大选”后,郭台铭的支持率一直低迷,台湾省内民众并不相信他可以成功地“与北京沟通”,于是郭台铭转而开始频发“暴论”,希望吸引尽可能多不切实际的无脑台湾省人的支持。

在这些人眼里,大陆经济不如台湾,离开台湾就无法运转,必然与其合作。讽刺的是,他们却同时认为大陆比台湾更有钱。为了获取支持,郭台铭一度表示,自己在大力研发AI机器人。如果有八万个兵登岛作战,那么他就派出80000名AI机器人迎战。

事实上,郭台铭不是大陆的财神爷,而是搭上了中国大陆发展的快车。郭台铭决定进入大陆市场的时候,鸿海在台湾诸多代工厂中还排不上号。大陆完善的工业体系、零部件供应链以及庞大的劳动力,让富士康在随后20年中高速发展,一步步成为苹果最重要的“御用”代工厂。


手握iPhone大部分订单的富士康,超越众多竞争对手成为全球“代工之王”。高峰时期的富士康,在中国大陆拥有几百万名员工,郭台铭也因此赚得盆满钵满。

二、富士康转链印度:频频遇冷


如今,中美贸易紧张局势加剧大背景下,苹果供应链从2017年左右就开始寻求部分对华脱钩,向印度、东南亚等地区转移。郭台铭对美国亦步亦趋,富士康更是成为苹果开拓印度市场的马前卒,加速在印度建厂,缩减富士康在中国大陆的业务。

多年来,富士康在印度一直拥有智能手机生产线。在苹果转链的推动下,富士康开始了在南亚国家的扩张和投资,其位于Telangana的工厂预计将于2024年开始运营。


根据Counterpoint Research的数据,2021年中国占全球手机产量的67%,印度和越南分别贡献16%和10%。


尽管如此,根据 DIGITIMES Research 的数据,印度预计将占全球 iPhone 产量的 25%,并占全球 iPhone 产能的 45-50%,与中国持平。

富士康印度生产线(彭博社)


然而事实真的如此吗?中国制造真的可以随意被替代吗?

2023年3月3日,富士康董事长刘扬伟高调会见印度总理莫迪。二人双手紧握的画面,向全世界传递出了富士康在印的商业雄心:投资195亿美元,与印度韦丹塔集团合资制造芯片.....

然而,今年7月,就传来了富士康退出协议的消息。富士康在一份声明中表示,“双方都认识到该项目进展不够快”。

“我们无法顺利克服一些具有挑战性的差距,以及与该项目无关的外部问题。”据路透社报道,对印度政府延迟批准激励措施的担忧促使富士康决定退出该合资企业。

除了政策与支持措施的不稳定性,转链印度后,富士康还遭受了不少其他的挫折:工厂事故频出,员工素质低下,生产的iPhone品质低劣,发生工人闹事、工厂失火等恶性事件,直接导致工厂停产,影响订单进度,甚至发生了紧急转往郑州工厂才得以按期完成生产任务的事情。

尽管如此,富士康仍宣布将投资 7 亿美元在印度南部的卡纳塔克邦建造一座新工厂,不过,这座新工厂将用来专注生产 iPhone 的外盖——没有牵涉任何核心技术。

郭台铭忙着转链印度,苹果CEO库克却频频访问中国。10月21日消息,中国国家领导和库克在北京会面,苹果公司表态参与发展中国的数字经济和高科技供应链。库克参观了大陆地区代工厂立讯精密运营的制造工厂。


库克表示,苹果公司对中国市场前景充满信心,愿意加强与中国在高端制造、数字经济等领域的合作。其实富士康能够在大陆迅速成长的关键,在于持续稳定的政策以及日趋完善的供应链与基础设施。此外,中国还拥有全世界门类齐全的制造业体系以及最丰富的制造产业链条。

以富士康第一大客户苹果为例,在2021年190家供应商中,有91家是中国企业,占比高达47.9%。中国企业有生产苹果所需的最成熟的摄像头模组,PCB线路板,FPC柔性印刷线路板,扬声器,触控马达等零部件等产业链。再借助发达的运输网络,这些企业所生产的零部件可以以最快的速度到达富士康的各地工厂。

事实证明,苹果离不开的是中国,中国需要的是和苹果这样的巨头合作,而富士康只不过是搭了个车。


三、河南链富士康:挑战与新生


13年前,富士康工厂落地郑州之际,时任河南省省长顶着烈日来到新郑机场,专程等待郭台铭。与印度阴晴不定的政策形成鲜明对比,郑州直接给出了土地、税收、招工等一系列扶持,甚至向海关总署请求了富士康的通关政策。


最终,富士康在郑州落地。一个月后,郑州的第一期厂房便投入使用,政府更是动用资源帮富士康招工,第一期就招到了10万人。

然而,苹果供应链企图对华软脱钩后,富士康开始大规模缩减在中国大陆的业务。至2021年,富士康在中国大陆的员工已缩减到60多万人。在河南郑州,最多的时候能有30多万富士康员工,如今仅剩下6、7万人。

曾经富士康能提供的不仅包括30万个工作岗位本身,还搭配其他产业链,能解决80万人的就业问题。

南华早报


作为人口大省,河南有9800多万人,2023年4月20日,河南省第七次全国人口普查结果显示,全省常住人口中拥有大学(指大专及以上)文化程度人口为1166.99万人。

富士康这样的代工企业,要求的员工学历并不是太高,所以解决了大量低学历人口的就业问题。富士康的离开或在短期内导致一定数量的就业压力。其次,富士康的离开还将对整个郑州经济产生影响。


曾经,富士康工厂投产2个月,产生的拉动效应就助力郑州获批了新郑综合保税区,而单单一个富士康带来的出口额与整个河南的出口额持平。富士康是郑州经济重要的一部分,转链冲击郑州经济。

如今,印度供应链问题不断,富士康又把目光转回了郑州。今年,4月25日,富士康新事业总部在郑州举行揭牌仪式,围绕新事业总部的“新”字,现任董事长刘扬伟现场表示,“新”的首层含义,是要为集团在中国大陆的产业发展打开新局面;其次是要立足河南,面向战略产业谋划新思路。

富士康能够在河南迎来新生吗?


参考资料:

VOA: “Analysts: China’s Foxconn Probe May Be Tied to Taiwan Elections”

Reuters: “Troubles of Indian tycoon Anil Agarwal's Vedanta mount as Foxconn ditches JV”

Time: “Foxconn Founder Terry Gou Wants to be Taiwan’s President—and a Go-Between for U.S. and China”


编辑:老八


点赞
收藏
老八
共发表69篇作品
最近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