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独的物流支点(下):航空货运支撑台湾芯片
04-17
179
0
掌链 埼玉

3月30日,被堵塞6天6夜的苏伊士运河终于疏通,全球供应链可松口气。

而肇事的“长赐号”巨型集装箱货船,让世人看到那个不被世界瞩目的全球海运巨头台湾长荣集团,看到长赐号真正船东日本正荣汽船,更让国人隐约看那个驰离中国大陆,台湾正越来越深地捆绑日美经济战车,并构筑起支撑独派经济的物流战车。

台湾曾是亚洲四小龙,2019年台湾省共有9家企业上榜世界500强,在全球所有国家和地区中,台湾的世界500强数量居第11位,跟西班牙相当。而在全球芯片供应链上,台湾芯片供应链遥遥领先,仅台积电5nm芯片就占据全世界芯片代工行业大概50%的市场。

蔡英文等民进党大员敢于台独的一大支撑在于台湾芯片等产业,而这些产业的基础支撑又离不开台湾的航空货运。

一、台湾航空货运巨头

(一)绿色化的长荣航空

微信图片_20210417181330.jpg

“EVERGIVEN”号在闻名全世界的同时,目光也随之移焦其承运者身上——来自中国台湾的长荣海运。长荣海运股份有限公司成立于1968年,并于1985年成为全球最大货柜船公司,而在全球航运业占有一席之地的长荣海运,自然也不会放弃航空板块,于1989年成立了长荣航空公司,并将总部定于中国台湾省桃园市。

长荣航空于2013年加入星空联盟,通过星空联盟高密度的全球资源,航空运输网络遍布全球195国、开拓航点近1400个,据2019年统计数据,长荣航空机队规模已达79架,在去年为作为台湾地区最大、最繁忙的机场——桃园机场,承运了30.9%的货运业务,助其创下成立40多年来、234万吨的新货运纪录。

在这里也不得不提到桃园机场另一大航空势力——中华航空,由台湾省政府与中国国民党合资成立于1959年,作为首家加入国际航空联盟的台湾航空公司,于2011年加入天合联盟,自有货机18架,在2020年承运着桃园机场49.2%的货物,成为其主要的运力来源。

两家航司能有如此成绩,除去在疫情中把握市场机遇外,也离不开高附加值产业的加持。

(二)中华航空更名去中国化

今年1月,中华航空的新货机波音777F首航香港被取消,原因是机身上仅涂装“CARGO”字样。台政府目前以间接持股的方式占有华航多数股权,而就针对华航改名一事,华航董事会表示必须经由其决定。“华航改名”事件多次发生,政治倾向严重,也涉及外交敏感与航权问题,终将是自损利益的政治闹剧。

去年11月,美台在经济对话内容中,提出加强供应链合作,将半导体领域作为优先项目,不难看出,美国想借此在为其加码科技战,而台多次提出供应链重组,其背后用意不言而喻。

从数据上看,2020年台湾对大陆出口额创下历史新高,可达1514.52亿美元,占台湾总出口额的43.9%,也就是说,台湾供应链离不开大陆的支持,而与美合作帮其强化半导体发展,并不会对自身供应链发展有质的提高,笔者认为,在产业链环节上拉帮结派,最终害人害己,损伤全球供应链发展。

二、高科技产业的助力

台湾航空货运市场在全球市场的崛起,得益于台湾芯片等产业的需求支撑。

(1)台湾的芯片产业享誉全球:随着经济由劳动密集型向资本+技术密集型的转移,第三产业在台湾产业结构中的比重也随之上升,其中,半导体产业作为台湾产业结构的重要组成部分,从上游IC设计、中游晶圆生产、下游封装测试与设备、材料,整个产业链都有所占领,不仅是台湾地区的重要经济支柱,也带动了全球电子产业发展。

其中,台积电作为全球排名第一的芯片代工企业,曾在2019年第二季度的市占率就高达49.2%;更有全球第一大半导体制造服务公司之一的日月光集团,在2019年一季度全球芯片封测企业排名中,以19.7%的份额稳居第一。

可见,全球对台湾生产的芯片、半导体等电子产品具有高度依赖性,这部分需求不仅是全球芯片供应链中关键一环,也成为了台湾航空货运市场重要的组成部分。

(2)芯片产业加持航空市场:据《华尔街日报》于2020年公布的10月Q2财报显示,在全球营收前30大航空公司中,只有大韩航空、韩亚航空、中华航空、长荣航空有所盈利,且华航的货运营收比占93%,在前2季营收近1亿美元,成为全球盈利最多的航空公司,长荣航空则获利100万美元,暂居第4名。

受疫情影响,去年的航空客运市场可以说是一片灰色,但航空货运市场却是打得火热,台航能创收如此之多,除去灵活客改货、自有机队的优势外,也少不了电子产业等技术含量与附加值双高产业的加持。

在全球芯片紧缺的背景下,对芯片的需求不减反增,而航空货运市场正舱位紧张、运价上涨,疫情期间华为、苹果等电子产品巨头通过包机运输来满足需求,台湾航企的主场优势与通达的运输网络正击中市场偏好,可以说,芯片产业与台湾航运市场早已达成了合作共赢的局面。

(3)协同抗衡“红色供应链”:2013年,“红色供应链”一词产生:原先属于电子台商的客户如微软、英特尔,转而在大陆设厂、扶持京东方、比亚迪等陆商,大陆电子厂商逐渐崛起,使得台湾半导体市场被分割, 2015年的出口数据曾连续3个月大幅度衰退,并在第7个月呈现负成长。

而今,红色供应链成为台湾政府丑化大陆供应链的代名词。大陆芯片代工业

崛起也让台积电等企业对大陆企业不断加深防范。电子产品的需求对航空市场的重要性不再多说,台湾对其电子产业的依赖程度也可见一斑,大陆企业必然对台航企业产生冲击。

而随着航空货运市场在疫情中水涨船高,为抓住市场机遇、加快电子产品流通,台“交通部”在去年6月提议在中国大陆增加六个货运航点,却遭到台湾陆委会的否决。

台湾经济离不开大陆的扶持,伴随着“红色供应链”带来的阵痛,再结合美对华为实施的芯片禁令生效,对于台航企业与电子产业链来说,时间就是金钱,而台方在这个阶段玩政治手段,无疑是作茧自缚。

 底图.jpg

 


点赞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