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健林踏上新赛道:万达设万采谋数字化供应链
2023-08-10 21:43:08
1167
0
掌链 老八

疫情以来,地产行情不断走低。财大气粗的商业地产巨头万达坏消息不断。

从4月份开始,万达集团及其旗下的子公司、孙公司多次被曝因欠债不还被诉诸法庭。6月5日,大连万达商业管理有限公司的19.79亿元股权被冻结,期限为2023年至2026年。

1.png

(图源:万达)


为自救,随后王健林开启“甩卖”模式,接连出售股权,回笼资金后。7月11日,“珠海万达商管50亿股权”突然被解冻,但涉及超额查封法律问题。

不过,这位商业地产的老江湖,并不是在节节败退,也在迂回地探索与进攻。

7月12日,天眼查App显示,万达旗下万采数字供应链(珠海)有限公司成立,注册资本1000万人民币,经营范围含互联网数据服务、供应链管理服务、人工智能基础资源与技术平台、大数据服务等。

一贯以商业地产巨头形象示人的万达,正在转型为一家商业地产供应链服务企业。掌链《首席供应链官》从万达集团的建筑供应链谈起,为您分析王健林的撤与攻。

一、走向轻资产:王健林换个活法


2017年是王健林面临的一个分水岭。

当时,正在大肆扩张的万达陷入六千亿债务高压,而国家一边调控房地产的条款,一边加强了对海外投资的管理,万达的投资项目短时间内也没有办法得到明显的收益。


高额债务压力之下,蝉联首富多年的王健林在富豪榜上一路下跌,从辉煌时期的两千多亿一路跌到最低时三百多亿元。从几乎要暴雷的绝境中,王健林靠着大量变卖资产,为万达争取到了一些喘息之机。


他先是将七十多家五星级酒店以200亿元卖给了富力集团,后又将文旅项目卖给了融创的孙宏斌,回笼资金高达数百亿。除了这些大项,他自己的人寿股份、国外买的地、全国各地数十家万达百货等等都被大量卖掉救急。

今年,王健林似乎又开始了新一轮的“变卖家产”:

7月11日,万达电影公告称,北京万达投资拟向东方财富实控人妻子转让所持1.8亿股,占公司总股本的8.26%。

7月18日,万达电影再次公告,北京万达投资拟向其一致行动人莘县融智转让所持万达电影无限售条件流通股1.77亿股(占万达电影总股本的8.14%)。


7月21日,北京万达投资再次出现股东变更,万达投资49%的股权被转让出去。据澎湃新闻23日报道,万达集团将出售的资金用于偿还7月23日到期的4亿美元(约合人民币28亿元)债本金。

与这些“撤退”的消息形成对照,万达成立万采数字供应链的消息。在其公告中,万达表示,万采数字供应链将通过其广泛的服务范围和强大的技术实力,为客户提供更优质的数字供应链解决方案,推动数字供应链领域的发展。

这也显示王健林在从商业地产资本套利的发展思路,转向商业地产供应链管理变现的转型思路,走向更加灵活的“轻资产”经营。

其实,2007年成立万达商业管理已开始探索轻资产赛道,万达商管不再负责万达广场的建设资金,只负责输出品牌,设计、建设和运营,并从中赚取收益。

近年来,万达旗下的文旅、酒店、体育等各种行业都全部全方位开启轻资产,轻资产赛道已经是万达发展的核心要素。

在万采数字供应链公司成立之前,供应链领域的探索其实已经贯穿在万达发展的始终。

类似转型也发生在万科身上,2017万科成立万科物流,如今其万维冷链已经成为中国最大的冷链物流地产商,并介入食品供应链服务。

二、地产供应链:链主万达集团


供应链主要用来描述制造业的生产销售过程,但商业地产及建筑工程供应链与制造业的供应链也有相似的结构,都需要保证信息流、物资流、资金流、商业流稳定的运行。

商业地产工程供应链在供需、规模、周期等方面与一般的制造业供应链存在着显著差异。

现代化的商业地产供应链最典型的特点是订单驱动。也就是说供应链的上下游(包括各责任主体、业主、设计商、供应商、分包商等)均以建设项目为中心驱动。无论是何种规模的房地产企业,发展原点都必须落到每一个工程项目上,

而万达长期扮演的角色,就是工程项目的投资者和承接者,因此是商业地产供应链的核心。


1989年王健林创业不久,为万达探索出的第一个的盈利模式就是承接政府的旧城改造项目,这也是万达缔结建筑供应链的起点。

到2000年,王健林的重心变成商业地产,开始与世界知名的企业合作。在激烈的商业地产竞争下,万达2004年首创“订单地产”模式,“先定位招商,后投资建设”的订单式地产。

万达“订单地产”内涵四个层次:一是联合协议;二是平均租金;三是共同设计;四是先租后建。


靠着订单式地产,实现全链路的成本优化,稳定收益。万达投资在全国各大城市建设购物广场,再租售给各大名企进行经营。


万达所谓“订单式地产”核心本质就是需求为中心的供应链生产组织模式,重在对全生态链的供应链管理,靠着这种打法,万达成为了中国商业地产领域的领军企业。


万达的商业地产也已经过四代创新,第一代是商业地产单店项目、第二代是商业地产组合店项目,第三代是城市综合体项目,现在第四代是文旅商综合(万达茂)项目。


而这综合看,万达仍较依赖宽裕资本,实现扩张套利,在资本宽裕的时期这条路没问题,但资本收紧,需求抑制环境下就容易背负债务包袱。

而轻资产的供应链管理则是万达的一个宝贵财富。作为地产项目供应链的链主,万达在探索建立统一的市场准入标准和体系,构建互认的市场信用评价机制,推动装配式建筑产业联盟建设,实现了供应链利润共享,风险共担。

近几年,随着房地产的退潮,在政府监管、市场需求、技术发展等诸多因素的影响之下,资本套利的时代过了,就需要通过输出品牌、管理和供需对接服务等,从供应链管理上实现商业转化。

万达数字化供应链也是在此前变革探索基础上顺势而为,不是凌空而出。

三、数字供应链:万达数智化进化


数字化转型是王健林的一步大棋。曾说:“早在2012年,我们就开始将BIM技术(全称Building Information Modeling,建筑信息模型)应用于万达广场的开发建设中了。”

这些探索给了王健林底气,2014年8月29日,万达协同腾讯、百度宣布共同出资50亿元成立万达电子商务公司,计划五年投资200亿元,但这个项目虎头蛇尾。

toC的腾讯、百度给toB的万达没结出硕果,2020年底飞凡网注销。而在飞凡网跌落前,王健林一直没闲着。

2016年初,王健林宣布,2016年将在万达进一步推行BIM工程,四季度完善所有细则,2017年1月起正式施行。“实行BIM以后万达基本就没有招投标了,一个项目根据所在地区和产品等级,成本按照样板计算就可以,使管理更准确。BIM工程除了减员增效、管理便捷外,还能减少腐败”。

万达的BIM平台是数字化转型的浪潮下,诞生的新供应链运行方式。对万达来说,推行BIM技术能促进万达的建筑项目管理水平提升和生产效率的提高。

BIM所具有的可视化、数量化和数字化的特性,对项目管理从沟通、协作、预控等方面得到了极大的加强。方便各方人员基于统一的BIM模型进行沟通协调与协同工作。


2015年,万达运用数字化技术创新,推出“BIM总发包管理模式”,通过产业互联网平台效应,推动全产业链一体化管控,开启了以“筑云平台”为核心的万达数字化管理1.0时代。


作为商业地产供应链链主,万达的BIM数字化管理体系涵盖了建筑全生命周期、全产业链协同管理的所有环节,能最大程度地优化建筑供应链。让万达根据订单协调资源,供需精准匹配。

基于这些经验,万达的供应链管控服务也逐步清晰。2020年9月,万达集团成立招采平台运营公司万采互联供应链科技(广东)有限公司(下称万采互联供应链),业务涵盖采购与供应链管理。

其官网介绍:万采互联通过线上线下资源融合,利用先进的互联网技术,打造资源集聚、供需匹配、质优价廉、阳光高效、数据驱动的供应链体系。连接客户,与供应商、合作伙伴共享与协作,打造以建材、设备、家居、科创产品为主的生态平台。

不过,该公示官网消息止于2021年7月不再有新内容,这是由于酝酿成立万采数字供应链(珠海)有限公司(下称“万采数字供应链”)?据企查查信息,新公司100%控股股东是万达文化产业有限公司,与万采互联供应链科技(广东)有限公司无关。

后续万采互联供应链与万采数字供应链,这两家公司又将如何变化?


编辑:老八

底图.jpg

点赞
收藏
老八
共发表69篇作品
最近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