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化智联徐冠巨:“红顶商人”的物流棋局
02-01
340
0
掌链 老八

1月10日,传化智联发布公告,宣布原董事长徐冠巨因工作调整申请辞去公司第七届董事会董事长及董事会战略委员会召集人职务。

徐冠巨带领传化智联,从化工制造商一路走到综合性物流平台,这位“红顶商人”的物流布局可谓折射了中国现代物流的发展。

image001.jpg

1990年代。中国对“物流”这个词都没概念,浙商徐冠巨已经开始思考货运物流的小、散、乱和信息不对称问题。

2016年3月4日,全国政协十二届四次会议联组会议上,全国政协委员、全国工商联副主席、传化集团董事长徐冠巨提出了推进物流一体化战略,解决“重交通、轻物流”的问题。

2020年,5G网络、数据中心等“新基建”备受关注,徐冠巨在全国两会建言将智能物流服务平台纳入“新基建”重点领域。

2022年全国两会,作为全国人大代表的徐冠巨又带来新的思考,提出“融合型物流新基建”的概念,提升中国供应链效能。

掌链《首席供应链官·大咖拼图》第二十三期,分析“红顶商人”徐冠巨独具前瞻性的的物流棋局。

1. 战略转型:从制造业到线上线下融合物流平台

从化工起家,到化工、物流、农业和投资等领域的多元发展,在传统制造业企业中,传化智联是转型升级的典型样本。

传化为何从化工跨界到物流?故事要追溯到1997年。

当时的传化已经成为一个大型化工集团,随着业务做大,徐冠巨发现运输问题很大,“一个车队200多辆车,有司机在路边举牌找货,外面的车不放心,自己的车又跑不过来。传化1997年开始考察,发现货运领域是典型的小、散、乱,司机、货代都是个人,缺乏诚信和效率。”

徐冠巨得出结论:如此繁华的城市与如此落后的物流不相适应。物流可以作为传化战略发展的新引擎。

发现问题就是发现商机。徐冠巨推动传化转型的另一个原因是,他那时便发现,物流是中国经济未来转型升级的一个引擎。首先,物流行业足够大,本身可创造巨大的GDP。物流费用十多万亿,运力工具近两万亿,三千万货车司机的消费也是万亿的市场。

另外,物流落后制约制造业的转型升级。中国是内陆国家,公路运力占到总运力的75%。由于缺乏系统的指挥和调度,公路运输效率远低于航空和海运。徐冠巨于是确定了以物流反哺制造业的方针。

image002.gif

按照传化的思路,围绕货主企业、物流企业和货车司机,搭建公路物流网络运营体系,包括线下公路运输枢纽和线上信息共享平台。这个融合线上线下综合物流平台体就是传化公路港。

传化公路港的核心功能可概括为一中心五配套。中心是信息交易中心,形成车货匹配,帮司机找货。另外,还提供车、人、货、仓储、社会化服务等五个配套,车的维护、保养,车源中心配套,人的吃住服务配套。还有相应的货物拼和散,仓储配套,与银行、保险、税务、公安和交警等社会化服务配套。

基于实体公路港,传化搭建了线上物流信息系统。司机通过身份证、驾驶证、行驶证的验证成为会员。然后通过信息系统,为全国公路上跑的卡车提供信息服务,形成信息调度。通过线上物流信息系统,车货匹配的时间简单说从数天缩短到数个小时。以前司机自己找货平均要6到7天,现在是6到9小时,最快能做到即时匹配,不进港交易。

传化从2000年开始投建公路港,2003年建成第一个“杭州传化公路港”,2009年成都公路港投入运营,2010年苏州公路港投入运营。2016年建成30个公路港投入运营,服务于100个大小城市。

image003.jpg

2022年半年报显示,智能公路港依然是传化智联物流业务的线下基底,传化智联持续推进公路港的全国化布局,在建及筹建公路港13个。

传化智联2022年上半年实现营业收入6.40亿元,同比增长4.82%,毛利率66.56%。截至报告期末,已布局公路港74个,经营面积538.7万平方米。全国公路港物业整体出租率89%;公路港入驻企业11000家,车流总量达到2758万辆;港内平台营业额实现326.5亿元。

徐冠巨表示,传化已经从制造型企业向平台型公司转化。“现在制造业亏损很正常,但传化化工的效益连续三年25%以上增长,并持续盈利。”

2. 智能物流新基建:技术助力平台建设

2020年以来,中央多次提出加快5G网络、数据中心等新型基础设施建设进度,并做出重要战略部署,“新基建”发展蓝图呼之欲出,提振了经济活力。

国家发改委此前明确,“新基建”是以技术创新为驱动,提供数字转型、智能升级、融合创新等服务的基础设施体系,主要包括信息基础设施、融合基础设施和创新基础设施的三大方向。

2020年全国“两会”,徐冠巨提出,将智能物流服务平台纳入“新基建”重点领域。

在徐冠巨看来,智能物流已非人们理解中的物流概念,“智能物流服务平台利用5G、大数据、物联网、人工智能等技术,通过平台化资源集聚、智能调度、全链协同,服务生产资料和生活资料的高效流通,为工业企业提供协同、高效、低成本的一揽子物流供应链服务。”

以运用5G技术聚焦“货”而开发出的智慧物流产品“天翼镖星”为例,通过5G技术,以货物为中心,可以打通WMS/TMS等信息系统,实现开箱报警、震动报警、电子围栏等功能,实现供应链全程智慧化。疫情期间,物资捐赠者通过扫描二维码就能实时掌握物资的行进踪迹,还能通过设备的“光感”功能,第一时间掌握物资“开箱”启用时间。

image004.jpg

推进智能物流“新基建”是徐冠巨从传化以往的发展中得出的经验。传化从2000年开始做物流平台,徐冠巨发现物流特别需要信息技术。

“简单地用服务于人的理念服务生产端是走不通的。”徐冠巨强调生产端互联网服务需求比消费端互联网服务需求要大得多。

于是,徐冠巨把公路港建成了“网络货运平台”,一头连着货车司机,一头连着生产制造企业及物流企业,在这个网络平台上,实现了发单、接单,货物轨迹全程追踪、还可以完成订单支付、金融管理等增值服务,帮助物流企业高效保障应急物资流转。

传化还开发了自己的APP:陆鲸、易货嘀和传化运宝。陆鲸主要针对长途货运交易,围绕司机生活及卡车后市场兼社交;易货嘀针对短途同城配货;传化运宝是物流企业与货主企业的综合交易平台。

如今,传化物流平台流量已实现一定量级,全网的服务流量达2000亿。

image005.jpg

传化智联2022年半年报显示,传化智能物流服务平台围绕传化货运网建设,进一步完善传化货运网模式、技术、产品布局,形成传化货运网-数字化运输服务(整车、零担)、港仓解决方案,协同智能公路港服务、金融服务,以平台模式深入服务制造企业。

3. 融合型物流新基建:提升供应链效能

2022年全国两会,徐冠巨又带来新的思考,提出了“融合型物流新基建”的概念,建议加快发展融合型物流新基建,提升中国供应链效能。

徐冠巨说,《“十四五”现代流通体系建设规划》从促进产业链供应链高效运行、推进物流与相关产业融合创新发展、推进交通运输智能化低碳化发展等方面提出了具体规划,物流行业的转型升级迫在眉睫。

对此,徐冠巨认为,供应链效能提升是构建现代流通体系建设、构建新发展格局的核心环节,而加快发展融合型物流新基建是提升供应链效能的重要突破口。

所谓融合型物流新基建,即应用数字技术升级物流基础设施,通过标准化服务的能力,为企业提供网络化、数字化、低碳化的供应链解决方案。

“促进新发展格局加快形成,需要加快发展融合型物流新基建,有效提升供应链效能,为实体经济高质量发展提供高效率、系统化的服务和支撑。”徐冠巨说。

image006.gif

2022年1月14日,工业和信息化部公示2021年工业互联网试点示范项目名单,传化智联的“传化智能工业互联网平台供应链协同解决方案”成功上榜,入选平台集成创新应用方向“工业互联网平台+供应链协同解决方案试点示范”。

说起融合型物流新基建的好处,徐冠巨举例称,国内一家有色金属矿业开发企业,通过接入传化货运网,企业从派单到装车时间缩短4.5小时,运输效能提升8%,到货及时率由89%提升至96%,综合物流成本下降4.7%。

在多年实践的基础上,传化物流迎来了服务制造的厚积薄发。原先线下、线上的各类资源、能力开始加速集聚整合,在传化货运网的平台上凝聚成相对标准化的功能模块和服务能力,可为不同规模、不同需求的企业解决物流难题。

“若企业物流非常复杂,需求也很复杂,传化可以派物流、技术等专家组成的团队打造数字化平台,再介入传化货运网,享受全网的全面服务。”徐冠巨说

·目前,传化货运网已为快消、钢铁、家电、化工、能源等40多个行业的诸多企业提供服务,帮助企业提升供应链效能,可为企业降低综合物流成本10%至20%。

编辑;老八

底图.jpg

点赞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