圆通家族式治企新变阵:95后“少帅”喻世伦被推上前台
10-19
13947
0
掌链 老八

9月份,服饰巨头特步与七匹狼的联姻,让各方关注到民营企业二代传承现象,而这种家族企业交接现象也在物流圈正在上演。

9月28日,圆通宣布,鉴于公司第十届董事局任期即将届满,公司董事局提名喻会蛟(即喻渭蛟)、张小娟、潘水苗、张益忠、胡晓、喻世伦为公司第十一届董事局非独立董事候选人,任期三年,自股东大会审议通过之日起计算。

image001.jpg

(喻会蛟、张小娟夫妇与喻世伦)

从董事构成看,家族成员仍牢牢掌控董事会,喻会蛟、张小娟夫妇,张小娟的弟弟张益忠依然在列。值得注意的是,喻会蛟、张小娟夫妇的儿子喻世伦将出任新一届董事。这也意味着“物二代”喻世伦正式走到台前,成为各方关注的焦点。

image002.jpg

作为一个1996年4月出生的95后,喻世伦之前鲜少出现在公众面前,关于他的公开资料也很少,他曾在英国留学3年,为中国国籍,无境外永久居留权,本科学历。

2019年9月23岁的喻世伦开始担任上海圆通蛟龙投资发展(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助理,显示了喻会蛟夫妇有意培养儿子参与经营,如今已过三年。

掌链《首席供应链官·大咖拼图》第十二期,从圆通的家族式商业帝国说起,细数这位“圆通少帅”走向前台的来路。

一、家族商业版图上的喻世伦

和所有老板们一样,创业成功了就会想要打造自己的商业版图,圆通创始人喻会蛟也是如此。

喻会蛟控股的圆通蛟龙集团有67家成员企业,而核心企业则有10家,包括上海圆通蛟龙投资发展有限公司,圆通速递股份有限公司,蜂网投资有限公司,上海圆通空港企业发展有限公司等知名企业。

在明星云集的蛟龙集团,上海圆弘置业有限公司、上海圆虹信息科技有限公司和上海圆隼、上海圆涔、上海圆鲲、上海圆坊圆鲲4家管理合伙企业并不起眼,而且集中在2019-2020年间成立。而喻会蛟正是通过这几个企业逐步将儿子喻世伦一步步带到了前台。

image003.jpg

来源:企查查

几家公司成立时间也是喻世伦担任蛟龙投资发展集团董事长助理的之前。

2018年1月,上海圆虹信息科技有限公司成立,注册资本4亿元,成立时由圆通蛟龙投资发展有限公司100%持股,经营信息包括房地产咨询,商务咨询,会务服务,物业管理。圆虹或是圆通在商业地产服务领域的平台。

2019年5月-7月,上海圆隼、上海圆涔、上海圆鲲、上海圆坊4家管理合伙企业相继成立。更加值得一提的是,2019年8月,浙江坤昱企业管理有限公司在浙江杭州悄悄成立了,注册资本2000万元人民币。公司的股东结构极为简单,喻世伦占股80%,投资1600万元,张小娟占股20%,投资400万元。

如今成为圆通董事的喻世伦继续担任执行董事兼总经理以及法定代表人,不再是浙江坤昱的大股东,实际控制人变更为张小娟。

image004.jpg

来源:企查查

2020年5月,上海圆弘置业有限公司成立,注册资本为1亿元人民币,成立时由圆通蛟龙集团100%控制,经营范围包含房地产开发经营与物业管理。

企查查信息显示,喻世伦在上海圆隼持股99%,在上海圆涔持股99%、在上海圆坊持股99%,在上海圆鲲持股99%,在浙江浙江坤昱持股30%,为法定代表人。

如今看来,2019年到2020年,密集成立的新公司,既是在圆通商业版图上拓展,也是是喻会蛟在为儿子走上前台“铺路”。

二、圆通“少帅”被推上台前

(一)切下圆通生日蛋糕

2020年5月28日,在圆通速递成立20周年之际,掌门人喻会蛟张小娟夫妇、“少帅”喻世伦一起为圆通20岁切蛋糕。这是喻世伦在圆通网络的“官方”登场,也是为未来的商业行为进行铺垫。

种种迹象表明,曾经“高举高打”圆通可能要回来了,“新的故事”可能发生——而新故事之一就是圆通“少帅”正在安排之下,有步骤的被推上前台。

image005.jpg

(二)更多在地产服务公司

2020年7月,上海圆虹信息发起人由圆通蛟龙投资发展(集团)有限公司变更为圆通关联的四家管理合伙企业(上海圆隼、上海圆涔、上海圆鲲、上海圆坊)及圆弘置业有限公司。

2020年11月12日,上海成交一宗位于虹桥商务区主城区的商办地块,上海圆虹信息科技有限公司以3.36亿元底价竞得,成交楼板价为9200元/平方米。出让文件显示,地块规划为商业服务业及商务办公综合用地,从事快递物流行业的企业总部。

这也是圆通新的总部所在地,而未来掌门人或许将是喻世伦,喻渭蛟夫妇可谓“父母之爱子当为之计深远”。

image006.jpg

2020年12月,喻世伦成为4家合伙企业最大股东及最终受益人,各持股99%;与此同时,刚刚购置地产的“圆虹信息”的最终收益人也成为喻世伦。

而喻世伦所在公司涉猎项目,并非圆通的物流主业,而以商业地产相关服务。在地产领域,圆通早有布局尝试。2015年,圆通成立子公司经营房地产业务。当然主要服务圆通自身物流基地及配套设施建设需要,以项目建设管理、产业用房、办公用房及员工住宅为主。

2021年6月17日,圆通发布公告,因家庭资产规划需要,公司控股股东蛟龙集团通过大宗交易方式分别向金牛19号和金牛20号(上海迎水投资管理有限公司—迎水金牛19 号私募证券投资基金、上海迎水投资管理有限公司—迎水金牛20号私募证券投资基金)转让1979.7万股无限售条件流通股,合计转让公司股份3959.4万股。

该等私募基金均由喻世伦和父亲喻会蛟共同100%持有。

2021 年 9 月 29 日,上海圆鼎通向公司控股股东蛟龙集团一致行动人迎水高升 21 号私募证券投资基金转让公司股份8,093,600股,占公司股份总数的0.26%;同时,蛟龙集团与高升 21 号签署《一致行动协议》,增加高升 21 号为一致行动人。高升 21 号也由喻世伦、喻会蛟共同100%持有。截至2022年9月28日,喻世伦通过私募基金“迎水”平台合计持有圆通速递1.4%股份。

image007.jpg

来源:企查查

圆通2022年动向明显。2022年8月,圆通竞得浙江嘉兴秀洲区出让一宗宅地,建筑面积17.41万平方米,成交楼面价7575元/平方米,溢价率为0,由上海圆通蛟龙投资发展(集团)有限公司以13.2亿元总价底价竞得。

2022年9月,一家名为“杭州梁英实业有限公司”的商务管理公司到了喻世伦名下。据企查查显示,这家公司之前因经营不慎造成多起金融纠纷案件,曾经的法人也被列为失信被执行人。

如今,喻世伦名下有7家企业,已经是名副其实的“喻老板”。

image008.gif

image009.gif

来源:企查查

三、家族式物流企业到底行不行?

我国民营物流企业多是从家族企业发展起来的,如今的三通一达、顺丰、德邦都曾是以家族企业的形式起家。

(一)桐庐快递商帮面临接班问题

“桐庐帮”作为中国民营快递业中势力最为庞大的一个群体,在企业文化上是典型的家族企业文化。他们在近几年爆发式增长的过程中意识到普遍存在的家族治理过多的问题,开始逐渐转型。

以圆通、申通、百世为代表,选择将所有权和经营权分离,向现代企业管理制度转型,追求产权清晰、权责明确、管理科学的现代企业制度。

image010.jpg

潘水苗

而圆通一直走在“去家族化”的前列,早在2019年,圆通速递为了提升公司综合治理能力和业务发展水平,引进职业经理人及投资人潘水苗担任CEO。从2020年开始,喻会蛟从多家圆通系公司退出股权和法人身份,卸任多家公司的高管职务,其妻子张小娟也退出高管行列。

不过,截至2021年6月30日,创始人喻会蛟、张小娟夫妇通过直接、间接总计持股38.54%,仍是公司实际控制人。通过聘请职业经理人,在现代化管理制度转型的同时,掌握实际话语权,实现了从家族管理到职业经理人管理的过渡。

而如今,喻会蛟、张小娟夫妇正苦心经营,把儿子推向前台,似乎是对家族企业仍抱着情怀,既想要圆通王牌常青,又想要保持家族传承。对于年轻的喻世伦,前路还是充满诸多挑战。

(二)欧浦物流带来家族传承反思

家族企业自身容易存在的一系列问题,包括:错综复杂的人际关系、任人唯亲、脱离群众。而家族企业失败的例子也很多,如广东欧浦钢铁物流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欧浦物流”),家族控股一度高达96.36%。如此集中的家族控制,给公司的经营带来了巨大的隐患。

随着欧浦物流上市,被曝出存在家族内部交易。随后2018年开始频频暴雷,陈礼豪辞职套现。如今,欧浦智网已经破产,陈礼豪也从钢铁大王沦落为失信被执行人。

而子承父业的风险就更大,航运世家范德比尔特家族创始人科尼利尔斯·范德比尔特曾位列“美国史上15大富豪”第三,仅次于洛克菲勒和卡内基,然而继承父业的子孙们却不善经营,而是肆意挥霍,导致家族资产迅速缩水且分散,最终被竞争者逐步吞并。

那么,家族物流企业一定会失败么?

(三)汤氏物流家族传承在路上“2019中国物流十大年度人物”之一汤鲁飞就是一个子承父业的“物二代”。

他的父亲汤召录和喻渭蛟一样,白手起家,筚路蓝缕30年带领汤氏物流成为娃哈哈、可口可乐等知名企业的物流服务供应商,并发展成为一家年产值近亿元的物流龙头企业。

image011.jpg

汤鲁飞

汤鲁飞也是20出头就进入公司,不过不同于喻世伦上场就是董事长助理,如今又直接成为董事,汤鲁飞辗转于汤氏物流的各个部门十多年,从一线到中层、到高管,再到如今的总裁和实际控制人。

喻世伦作为圆通的少东家,无疑是含着金汤匙出生的,一步步接手圆通的大旗从某种程度上可以理解,但“得天下易,守成难”,家族企业治理没有固定模板,却有一个共同规律:能则上,不能则退。在物流企业竞争越来越激烈的当下,喻世伦能不能扛起圆通的大旗,值得期待。

作者:老八

底图.jpg

 


点赞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