裂变与重构:戏说全球供应链大变局
2022-07-19 21:36:36
838
0
掌链 老八

“二战”后的很长一段时期内,美国是全球工业中心,在诸多领域是全球供应链链主。

以金融和科技霸权为底层支撑,美国一方面将核心生产环节如产品研发、技术设计留在本土,保证其对全球供应链的控制力;另一方面将非核心生产环节如零件生产、产品组装转移到发展中国家,在降低成本的同时扩大国际经济规则的应用范围,在全世界形成了以美国为中心的全球供应链。

image002.jpg

随着改革开放及中国加入WTO,中国渐渐融入全球供应链,按照国际规则或者说美国主导的规则调整自身发展,中国企业逐步迈向供应链的中高端。到2021年,我国已经连续第12年位居全球第二大经济体。而2021年货物进出口总额39.1万亿元,连续5年蝉联全球货物贸易第一位。

image001.jpg

图片来源:Food Business News

中国供应链的崛起,尤其在前沿科技领域的突破发展,也让美国的心态前所未有的扭曲。从特朗普时期的对华供应链脱钩,到拜登推进美日印澳供应链联盟等,无不寻求遏制中国供应链。

面对全球供应链的裂变与重构,今天,我们邀请乔布斯、任正非、松下幸之助、李秉哲做客掌链的《首席供应链官》访谈间。作为全球各主要经济体的领航企业家,听听他们怎么看全球供应链的裂变与重构。

剧情纯属虚构,但思考一直真实!

一、世界供应链为什么裂变?

掌链:如今,数字科技革命正在加快全球供应链变局;新冠疫情则使供应链的“在岸化”和“近岸化”问题凸显,产业转移、供应链回迁等矛盾日嚣尘上,发达国家与后发国家的博弈持续凸显;而俄乌冲突加剧了全球供应链危机。面对如此复杂的形势,各位有何看法?

乔布斯:苹果曾开发出了一系列划时代的产品,苹果手机超越诺基亚、摩托罗拉等对手,很大程度在于苹果注重全球配置最优供应链资源。数字化、智能化技术为代表的新科技将把人类社会带入新的产业革命更需要全球最优资源的参与。2020年度,苹果在全球有200家主要供应商,为苹果提供了98%的零部件和制造、组装服务。其中,来自中国内地和香港的供应商达到了48家,来自中国台湾的供应商同样达到48家。“大中华区”的企业,占据了美国供应链的接近半壁江山。苹果离开了这些供应商,将很难顺利生产iPhone、iPad、iMac。民粹主义、民族主义和保护主义却让各国很难在短时间内建立起有效合作所必须的信任度和透明度,而如你所说,新冠疫情让本就脆弱的供应链体系愈发状况百出。

image003.gif

图片来源:visitmontanejos.com

任正非:过去几百年来,西方科技像灯塔一样照亮了人类追赶的道路。今天华为已积累到一定程度了,也想要学习在无人区点亮5G的灯塔,作出一些贡献,回报世界给我们的引导。当我们尝试迈出第一步,刚刚擦亮一根火柴,企图点亮一座灯塔时,就受到美国的不理解,不理智的一棒打下来,一开始我们还真以为是我们合规犯了什么错误,在自查自纠;接着第二棒、第三棒又打下来,一棒比一棒狠,我们才知道是要打死我们,并不是小羊在上游喝了什么水。求生的欲望使我们振奋起来了。全体员工表明了“宁可向前一步死,决不后退半步生”。我们并不以此灰心,我们也不会怨恨,美国仍然是世界的科技灯塔,我们仍然要一切向先进的人学习。多年前,我们要卖华为给美国企业时,少壮派一致表决“不卖”,我也不能违背。我告诉他们,迟早我们要与美国相遇的,那我们就要准备和美国在“山顶”上交锋,做好一切准备,从那时起,就考虑到美国和我们在“山顶”相遇的问题,做了一些准备。但最终,我们还是要在山顶上拥抱,一起为人类社会做贡献的。

松下幸之助:做生意,要有洞察先机、先发制人的能力。当年,我第一次看到电动车时就意识到电气的发展必将是以后发展的重点,所以1923年就领导松下进行电池研发;1994年,松下成功研发锂离子可再充电池,自此布局新能源相关领域并瞄准汽车电池市场,可以说走在世界前列。如今面对全球供应链的裂变,企业要保持钻研的心的人,以求进步,跟上时代的步伐。松下之所以成功,就是依靠对电器的钻研,以求增进人类繁荣与同业的发展。新技术、新领域的发展会一步步改变人类的生产生活,继续创造新产品、新需求和新模式,为经济社会发展提供驱动力。抓住这些新领域,就在供应链裂变中抓住了先机。

image004.jpg

图片来源:Nikkei Asia

李秉哲:三星曾经历过一次重大转型,因为认识到国家的根本在于独立的制造业,从事国际贸易的“三星物产公司”转向了制造业。而今的供应链重构也正是这样一个机会。有些人可能利用供应链受到挑战这一情景将保护主义作为一个国家的立场,但这最终会危害全球供应链整体,三星就曾是这种保护主义恶性竞争的受害者,1983年,三星成功开发出韩国第一款64K DRAM芯片,迈出了成为“内存巨人”的第一步,但当时三星的看家本领只有内存产业,上游原材料及设备极度依赖国际供应链。在2019年的日韩贸易摩擦中,三星就曾受到日本原材料企业的管制,导致高纯度氟化氢及光阻剂材料无法进口,最终导致NAND Flash产品一度面临停产危机。

掌链:诸位说的都很有见地。全球化的时代,没有任何一个国家可以包办一切,数字化发展的趋势在加剧全球一体化,逆全球化的供应链脱钩,最终会以回旋镖伤害自己。

二、重构命运共同体供应链的使命

掌链:供应链的特点之一就是各个节点上的企业会相互影响。这使我想到了新冠疫情初期欧洲出现的口罩大战,因为瑞士是一个内陆国家,海运、陆路来的物资都要经过别的国家,而各国疫情不断恶化,人人自危,于是瑞士订购的口罩被德国扣下两次,被意大利扣下一次。这就是撕裂的供应链造成的危害在微观层面的显示。那么,作为引领时代的企业家,你们认为当今世界应该重构怎样的供应链呢?

image006.jpg

图片来源:TechinPost

任正非:华为历经三十几年的战略假设是“依托全球化平台,聚焦一切力量,攻击一个‘城墙口’,实施战略突破。”而现实是我们的理想与我们的遭遇不一致,美国的制裁使我们全球化战略不能完全实施,我们可能依靠不了部分全球化平台,至少最先进的美国平台不支持我们。华为不要因美国一时打压我们而沮丧,放弃全球化的战略。我不赞成片面地提自主创新,“只有在那些非引领性、非前沿领域中,自力更生才是可能的;在前沿领域的引领性尖端技术上,是没有被人验证的领域,根本不知道努力的方向,没有全球共同的努力是不行的。(施展)”我们不仅仅要搞好“1-10”的工程设计,让产品又好又便宜,而且要坚定不移地挺进“0-1”的科学研究,不全球化是不行的。

乔布斯:活着就是为了改变世界,而改变世界不仅要靠划时代的产品,重构供应链也是跨国企业的重要任务。从特朗普时期开始与中国不断升级的贸易战曾使苹果蒙受巨大损失,定于2019年 9 月 1 日生效的新关税也大大打击了苹果供应链,因为苹果以亚洲——尤其是中国——为制造腹地,塑造了自己的采购方式、管理思路和库存周转体系,建立起了如今的供应链格局。因为中美贸易战,苹果被迫进行供应链重组。全球商业界需要加强沟通与合作,改变如今动荡的供应链格局,将政治和经济的界限分清,提升企业界的影响力和发言权,强化多边主义在国际合作中的重要性。

松下幸之助:经营的第一理想应该是贡献社会,而高效、安全、可靠的全球供应链能给各国人民都带来很多益处,与和自己有往来的公司共存共荣,是企业维持长久发展的仅有道路,无论是发达国家还是发展中国家和新兴市场经济国家都是全球化的受益者。疫情对电子产业供应链造成较大冲击,应从战略上形成以区域为基础的全球供应链,平衡供求。我们企业应该通过生产活动给所有人类带来富足丰裕的生活,把优质商品像自来水一样源源不断地为顾客提供出来。

image007.gif

日韩贸易摩擦(来源:Financial Times)

李秉哲:供应链裂变和世界各地的封锁导致三星制造和零售网络破裂,而需求疲软对三星的前景也造成沉重影响。中美贸易冲突升级,而韩国与日本也屡有摩擦,2019年7月,东京对韩国制造商用于生产半导体的化学品实施更严格的出口管制,而韩国也将日本从贸易白名单中删除,并威胁终止双边军事信息安全协定。所以三星正在投资至少九家公司,准备在韩国境内开发芯片设备和材料供应商网络,但“供应链回流”实属无奈之举。疫情当下,各个国家都有自身的独特创新之处,命运共同体供应链就显得更加必要。

掌链:人类只有一个地球,各国共处一个世界,全球供应链体系也是“人类命运共同体”的重要一环。全球供应链的构建和运行需要站在人类命运共同体的角度,在追求本国利益时兼顾他国合理利益,在谋求本国发展中促进各国共同发展。重构支撑“人类命运共同体”的共建共生的供应链才是大道。

(作者:老八)

底图.jpg

点赞
收藏
老八
共发表27篇作品
最近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