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网络货运平台遇上“新基建” | “上云用数赋智”系列观
07-08
250
0
掌链 张利龙

今年7月,中储智运迎来六周岁生日。经过六年的不懈努力,中储智运已经成为国内知名的网络货运平台之一,如今要站到新起点上。

“‘新基建’应成为发展智慧物流货运领域的一个新支撑,网络货运平台应积极迎接新基建浪潮,主动拥抱新技术,为供应链上下游数字化赋能、赋智。”近日,中储智运创始人、总工程师李敬泉接受掌链网&第一物流网记者专访时表示。

中储1.jpg

当去年12月31日,交通运输部给无车承运人试点工作画上句号,新政也接踵而来:从2020年1月1日起,试点企业可按照《网络平台道路货物运输经营管理暂行办法》规定,申请经营范围为“网络货运”道路运输经营许可。这个公路货运版的“网约车”将走向何方?

今年4月,国家发改委和中央网信办联合推进“上云用数赋智”行动,助推企业数字化转型。“上云”、“用数”、“赋智”,用很简洁的语言为企业的数字化转型指明了路径。如今物流行业正处于从传统物流向数字物流转型发展阶段,在“新基建”的热潮下,会迎来怎样的革新呢?

一、货运上云

从网络化到数字化,直击行业“痛点”

在货运物流领域,企业“上云”算不上新鲜事物。面对传统物流业转型的风口,以中储智运为代表的“数字物流平台”应时而生,他们本身就是网络化、数字化的产物。

1. 与生俱来的“数字基因”

作为央企旗下的互联网创新混改试点企业,中储智运就是物流数字化的产物。但作为国有企业的市场化创新,中储智运从2014年诞生伊始是面临挑战的,“国有物流企业如何搞好高度市场化的网络货运业务?”

六年过去,数字化基因已经成型,中储智运物流电商平台也被称为全国最早开展“无车承运人”模式、提供货运服务的物流电商平台之一。时至今日,中储智运在云计算、大数据、物联网、移动技术、人工智能等领域有了非常深厚的技术积累和行业应用能力。

推进传统运力资源上云在线交易,并借助先进的互联网技术与专业的物流运输服务能力,中储智运率先在国内搭建的突破时空界限的“物流运力交易共享平台”与“网络货运平台”双平台运营模式,高效解决了物流与供应链信息化程度与效率“双低”、成本与空驶率“双高”的痛点。

当产业互联网大潮涌来,中储智运以其积淀的海量云端资源,自信地乘风破浪,向供应链的上下游不断延伸。产业互联网背景下,数字化供应链的未来发展趋势,已经越来越成为行业的共识。“针对这种趋势,中储智运的基本思路是用互联网手段、数字化思维来解决问题,通过向上下游渗透取得集成效应,实现上下游的信息资源共享及数据的持续发展,并以此赋予平台造血能力,同时整合经济价值、市场价值和管理价值。”李敬泉教授介绍说。

2. 以开放共享破解“孤岛化”难题

上云就是要数字化联动各类服务资源,在开放共享中创造更大价值。

长期以来,困扰传统供应链上下游之间最大的问题是“信息孤岛”。但除了“信息孤岛”以外,还存在“利益孤岛”问题。李敬泉教授表示,传统的供应链一直没打通,链条各个节点看重局部利益,很难实现整体利益最大化。

李敬泉教授认为,针对这种情况需要建立一套合作机制,把供应链相关方利益捆绑在一起,打通整个链条,真正实现开放共享。他特别强调,这个共享不仅是信息的共享,还应包括一些技术平台和工具的共享。

围绕这个核心理念,中储智运已开始全面整合供应链上下游企业的完整物流数据,并基于物流信息互通共享技术,将上下游企业的WMS、TMS、ERP等物流信息系统进行融合,研发了“智通”开放平台。该平台的目标在于通过利用标准化及定制化数字接口,将供应链全链数据和物流运力交易平台数据打通,实现物流的全局数字化管理。

这样一来,既解决了供应链“孤岛”问题,同时又验证了每一个物流环节的真实性,为供应链管理提供了真正安全高效的数字化解决方案,并且能够与各行各业实现数据共享。

李敬泉教授还透露,中储智运目前正在开发一些共享技术工具,免费开放给供应链上下游企业客户使用。

二、生态用数

大数据为行业筑起“信用堡垒”

数据虽然是数字物流时代的金矿,但拥有数据未必是唯一的核心竞争力,把数据应用到真实场景下才是关键。在大数据应用成为中储智运保持核心竞争力重要利器的同时,还衍生出诸多产品。2019年中储智运发布了包括大宗物资道路整车运输健康指数、大宗物资道路整车运价指数、核桃信用分等在内的系列大数据应用产品。

1.数据构建“信用堡垒”

“用数”的关键抓手,在于信用数据。传统公路货运业态及早期的互联网信息平台业态中,货主与司机之间存在大量的中间环节,靠熟人经济支撑业务成为主要形式。“如何将传统的这一信用,用数据将业务重新格式化,成为平台能否成功的关键” 李敬泉教授说。

“这就需要用多维度、全面、真实的一个数字痕迹来打造’信用堡垒’”,李敬泉教授进一步解释说,智能化的信用体系的核心就是用数据来建模,用数据给客户画像,用数据来形成规范。

中储智运借助大数据建立“信用堡垒”,自主研发“核桃信用分”,便是“用数”最好的实践案例。据介绍,“核桃信用分”是中储智运基于超170万司机在平台的基本属性、车辆使用、交易偏好、信用历史等海量数据,建立的针对司机群体的全新信用评级体系。

正是基于企业过去多年积累的物流大数据,中储智运才能将平台的大数据成果反哺于全行业,为研判物流运价走势及运输环境健康程度走势提供了科学依据,也使得司机的收入更有保障,运费结算公正透明。

2.大数据助推“降本增效”

平台用数的本质在于帮助物流“降本增效”。

李敬泉教授指出,中储智运平台的重要创新在于利用企业过往多年运营积累的物流交易大数据所形成的智能配对算法。平台会根据不同司机、车辆的历史运输数据和当前运单轨迹精准匹配循环及对流线路订单,让司机可以更好地规划运输线路,通过提升运输效能和返程效率,来降低整体物流运输成本。这样一来,既能够为企业降本增效,又能够帮司机提高收入。

据介绍,中储智运平台智能配对技术的应用使得货主用户普遍降本比率在7%-10%之间,最高的可达20%。成交时间较之前下降了69%,空驶率降低至20%左右,司机收入增长了25% 。

三、赋智服务

主动拥抱新技术,以数字供应链“赋智”

数字化物流平台解决了传统物流的效能问题,而真正影响我国经济高质量发展的是供应链的整体效能。

 “供应链数字化升级,实际上就是把传统供应链要素进行数字化改造。”李敬泉教授表示,在中储智运创立之初,就开始用多维度数字化平台来全方位的分析用户行为,进而支撑业务发展,用数字为企业赋能,这正是“互联网+物流”的精髓。

据李敬泉教授介绍,中储智运的“智”主要分两个层次,一是运用数据实现智慧决策,二是运用技术实现智慧管理。

疫情期间,中储智运凭借物流平台大数据优势,坚持每日向国家发改委经济运行调节局提供大宗货物运输情况,为其研判复工复产形势,制定复产复工政策提供了数据支撑和参考依据。

掌链注意到,5月6日,国家发改委为此给中储智运发来感谢信,特别肯定其精准物流大数据优势和积极贡献。

在智慧管理方面,中储智运平台也有诸多技术创新应用,比如:运用大数据技术开发“智运罗盘”,将每个交易节点可视化,实现全程的透明化管理与关键交易环节的数字化。除此之外,“在途监控”功能在每单业务成交之后,平台都会推荐三条行驶路线,分别通过速度优先、费用优先、距离优先来展现,如若超出推荐路线55公里以外或者是连续两次没有采集到司机的定位,平台会发出偏离预警。另外一个是“运单监控”,通过实时监控货主可随时了解车辆在途情况,包括该车辆的车牌号、运单号,当前位置等详情,也可直观的看到收货点、发货点、车辆分布等情况。

值得肯定的是,中储智运基于物流运力交易共享平台所研发出来的供应链数字化技术,已经不再局限于公路物流基础设施,而是作为一个供应链公共服务平台,为上下游提供集软件、硬件、算法、区块链多种技术集成的数字物流解决方案,从物流方案设计、部署到实施,全方位提升客户的物流管理能力及物流信息化水平,为客户创造价值。

在“新基建”大潮下,中储智运平台也将完成由“赋能”到“赋智”的升级,以物流大数据为基础,为全行业的供应链数字化管理“赋智”。

掌链获悉,目前中储智运的网络货运业务已逐渐由公路货运向多式联运延伸,其智能算法技术的应用正在“无限接近”全场景数字化物流。

点赞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