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新增病毒源指向进口供应链 病毒基因测序确定来自欧洲
06-15
145
2
掌链 张利龙

连续56天无新增病例后,北京新冠肺炎疫情一夜之间形势突变。用官方今天的发布会表述来说,“北京已进入非常时期”。

6月13日,北京公布4名新增新冠肺炎确诊病例,其活动轨迹指向同一个地方——新发地农产品批发市场。与此同时,新发地市场从业人员及环境中检出新冠病毒核酸阳性。

新发地.jpg

图源/中国日报

病毒源头为何指向进口生鲜

6月12日晚,有媒体发布消息称,北京新发地批发市场董事长张玉玺接受采访时表示,相关部门抽检时从切割进口三文鱼的案板中检测到了新冠病毒,而该产品的货源来自京深海鲜市场。

这一消息,让三文鱼成为最大的“嫌疑犯”。由此引发的恐慌开始大规模蔓延。一夜之间,北京的主要商超企业超市发、物美、家乐福等连夜下架三文鱼,一些中高档的日料店,也不见了刺身的身影。

据国内媒体调查报道,有日料店从业者称,部分三文鱼货源来自挪威空运,也有称来自京深海鲜市场。

截至6月13日,总人口仅529万人的挪威新冠肺炎已经确诊累计8628人,每百万人口感染率为1598人,6月13日新增8例。据报道,今年4月以来,挪威因为疫情影响,出口下降趋势持续。5月出口下降的主要产品有三文鱼、大虾和螃蟹。但挪威对中国出口的三文鱼和大虾数量却呈上涨强劲,仅4月份向中国出口了3141吨三文鱼,同比增长97%。

在上述有关三文鱼新闻发酵的同时,人们的目光瞄向了张玉玺所提到的“京深海鲜市场”。位于北京丰台区大红门商圈内的京深海鲜市场,是北京地区最大的鲜活水产品集散地。

这里汇集了国内乃至世界各地的海鲜产品,不仅面向各大宾馆、饭店餐饮业和其他零售市场,而且面向广大百姓餐桌。这里平均每天有5000辆交易车辆穿梭,每天售出的海鲜等水产品约有137吨。北京京深海鲜市场已于13日暂停营业开始封闭,商家正加急转运存货,并称已被要求做核酸检测。

已连续50多天没有本地报告新增确诊病例的北京,新冠病毒到底从何而来?疫情传染源为何指向生鲜食品供应链?3个月前,没有在华南海鲜市场解决的历史问题,这一次,留给了京深海鲜市场。

另外两则消息值得注意,韩联社12日报道,位于世宗市的韩国海洋水产部11名人员确诊,感染路径不明确,几乎和北京新发地是同一天。

巧合的是,同样是六月,美国阿拉斯加的冰柱海鲜公司,也确认有3名员工确诊新冠。目前虽然不能断定三文鱼就是传染源,但基本可以确定,全球生鲜食品供应链成为新冠病毒传染链的可能性很大。

病毒传染链是人流还是物流

6月14日下午最新消息,北京市疾控中心杨鹏表示,北京新发地的病毒溯源还在进一步调查中。“通过全基因组测序发现病毒是从欧洲方向来的,初步判定与输入性有关。但病毒到底怎么来的,还无法确定。有可能是污染的海产品或肉类,或者进入市场的人通过分泌物进行传播。”

此次北京新发新冠疫情暴发点为何指向批发市场?批发市场的传染源是人流还是物流?面对这些公众关心的问题,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流行病学首席专家吴尊友在环球时报的专访中做了解答。

他认为,北京突然出现本土新冠疫情,有两种可能性:

第一种可能,批发市场里被新冠病毒污染的海产品或肉类是源头。

第二种可能,有其他的传染来源。新发地批发市场人流量非常大,市场上的人员来自四面八方,出入新发地批发市场的人是传染源。

他表示,目前还很难去断定批发市场的传染源到底是什么。比如,我们不能因为在切割进口三文鱼的案板中检测到了新冠病毒,就下结论说三文鱼就是传染源。接触到案板的所有人或物品都有可能。

两次病毒都出现在海鲜市场,专家分析这也与国内海鲜市场的环境相关,低温、潮湿、人杂的环境本来就更容易成为病毒传播地。

国家卫健委高级别专家组成员、中国疾控中心流行病学前首席科学家曾光教授告诉媒体,国家卫健委和中国疾控中心的专家队伍已经参战,而且已经分离出病毒基因,“基因测序的初步结果显示,病毒毒株不像是国内流行的类型。

看到这个结果,不知道是好消息还是坏消息?人们不禁疑惑,难道病毒又变异了?

加强生鲜物流供应链检疫溯源

北京这次新出现的病例,基本没有外出旅行史,传染源就聚焦到了进口生鲜产品。

目前没有确切证据表明,是进口海鲜就是传染源头,但考虑到目前从疫区国进口的生鲜类冷链安全,有必要在物流供应链环节加大检疫力度和流通信息溯源。

曾光教授表示,北京新发地的疫情到底叫“输入”还是“反弹”,还需要探索,因为有些产品涉及到外国进口,比如三文鱼,还有同样进口的同一批产品等,它的冷藏环境可能是适合病毒生存的。

那这次处在“风口浪尖”的三文鱼又是如何从遥远的大西洋海域,一步步走上中国人的餐桌?

这要从京深海鲜市场的三文鱼来处溯源。公开资料显示,中国的三文鱼,主要从挪威和智利进口,其它还包括法罗群岛、苏格兰、加拿大、英国、澳大利亚、冰岛等国家和地区。其中,截至6月13日,智利新冠肺炎患者已达220749人,位居全球第12位,属于增长较快、疫情较为严重的国家。

至于冰鲜三文鱼是否如野生动物一般,缺乏成熟的检验检疫标准流程?有业内人士称,挪威产区三文鱼海水养殖由来已久,规程相对完善,覆盖全生产链,具备一定可追溯性。到达国内后,国内海关也几乎批批抽检。

虽然海关把关相对严格,但据“ AIPharos月光社”援引SeaFoodSource(海鲜之源)水产行业网站刊出的文章,抛开走私等灰色地带不谈,京深海鲜市场中,许多进口海鲜公司并非来自海鲜行业,只是被高利润吸引,行业生态不算良好;其次,经销商及餐馆老板担心利益受损,往往对进口渠道往往讳莫如深。

一则被忽视的海外消息是,今年3月下旬起,智利一家三文鱼生产商在当地工厂内发现了5起新冠病毒确诊案例。媒体称,事后该工厂并未停工,未被隔离的工人依旧在进行生产,继续出口。


点赞
收藏
张利龙
共发表25篇作品
最近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