抛开争议,快递柜的出路在哪里?
05-18
451
1
掌链 张利龙

近期,国内快递柜的巨头丰巢宣布将对快递保管收取延期费用,这一举措引发市场讨论,并使其陷入舆论漩涡。

丰巢快递柜收取超时费引发的争议仍在持续发酵。多地小区选择停用丰巢快递柜,多地监管部门也发声回应社会关切。5月15日,国家邮政局约谈了丰巢科技公司主要负责人,随后丰巢再发声明致歉并调整收费策略。

丰巢柜.jpg

5月13日,中消协也对丰巢收费一事表态。中消协表示,智能快件箱服务合理保管期限内不应单独收服务费用,超期限可收费,但具公共属性,不能简单通过市场化机制解决。

快递柜发展困局待解

随着电商和快递行业的高速发展,智能快递柜成为解决快递行业“最后一公里”物流配送环节的重要工具。不过,这个新业态却一直面临成本高、盈利模式不明确等发展困境。

快递柜新业态在我国发展只有10年的时间。2010年后快递柜模式开始进入物流末端市场,2012年,中邮速递易率先在国内开启智能快递柜业务。随后多家企业进入快递柜行业,全国快递柜数量经历了爆发式增长,快递入柜率也快速提升。

① 市场空间还很大

有相关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底,全国快递柜数量已经达到40.6万组,全国快递入柜率达到10.5%。国家邮政局数据显示,预计到2020年快件入柜率有望达20%,对应快递柜格口需求约为7600万个。

然而从快递业务量增速与智能快递柜的数量来看,智能快件柜远未达到天花板,普及率还不高。国家邮政局数据显示,2019年快递业务量完成635.2亿件,同比增长25.3%;业务收入累计完成7497.8亿元,同比增长24.2%。整体来看,快递业仍保持高速增长的态势,整体规模在不断扩大,预计到2020年业务量将超700亿件。

随着消费者使用习惯的改变,以及此次疫情推动的无接触式配送模式带来的便利性,未来智能快件箱的入箱率也会有所上升。从需求上来看,智能快件柜的市场空间还很大。

② 普遍“不赚钱”

当前,快递柜运营商主要分为三大阵营,分别为快递系、电商系与第三方快递柜企业,其中丰巢与中邮速递易属于快递系,菜鸟驿站与京东智能柜属于电商系。

从盈利能力来看,快递柜似乎并不“赚钱”,快递柜两大巨头丰巢与中邮速递易近年来均为亏损状态。

目前快递柜运营企业的商业模式比较单一,盈利模式简单粗暴。此次丰巢快递柜风波,表面上是由于“超时收费”所致,然而本质上反映出快递柜新业态痛点。

③ 用户存误解

据一位快递小哥说,“自己每周至少给丰巢50元的快递寄存费,从0.2元到0.4元不等,大件就贵一些,保存时间为48小时 。”给快递小哥的保存时间是48小时,超过12小时就要向用户收费,网友纷纷惊呼,这是两边通吃呀!

对于很多初次知情的用户来说,对此表示很疑惑,为何快递员也要付费呢?

事实上,丰巢的主要服务对象是快递公司和快递员,并不是服务于收货人。“一旦出现费用纠纷,快递柜企业被消费者误解两边通吃,消费者会误把快件柜当做快递全程履约服务的一部分。”某专家表示,消费者对快件柜服务不了解,误认为是网购时个人已支付快递费了,快件柜就不该收费,事实上是消费者网购的费用是配送到门,不是配送到柜的。

丰巢-1.jpg

需要注意的是,快递柜服务就等于快递公司的服务吗?显然不是,一旦寄存后,快递服务发生了转移,它是一个新服务,快递员只付了快件保管期的费用。要说快件柜公司是“两边通吃”,也不准确,事实上它是“两段可吃”(两个时间段,快件保管期和超时后)。

快递柜新业态出路在何方

作为打通物流配送“最后100米”痛点的智能终端配送设备——快递柜当前发展困境在于如何协调快递企业和消费群体,解决公益服务和市场经营之间的矛盾。

就当前的情况而言,快递柜企业、快递物流企业、消费者等多方利益交错纠葛,犹如线团。此外由于快件箱天然具有公共服务功能,也不能简单通过市场化机制解决。

“智能快递柜基础价值在柜,但增量价值在智能化、数字化服务。” 业内专家表示,“智能快件柜有公共服务设施属性,如果没有匹配公共服务设施的政策支持,可能永远会被囚禁在社区物业利益和各种服务矛盾的囚笼里。”只有落实国务院2018年提出的把智能快件柜纳入公共服务设施相关规划并给予支持,才可能促进快件柜降本运营。

那么,快递柜这个新业态的出路究竟在哪里?

针对这个问题,中消协在近日的表态中提到一个解决方案,即将小区原有投递箱智能化升级改造作为“新基建”项目,纳入公共消费范畴。

其实,今年4月,商务部与国家邮政局联合下发了通知,要求进一步落实 《国务院办公厅关于推进电子商务与快递物流协同发展的意见》。通知指出,各地要明确智能快件箱、快递末端综合服务场所的公共属性,将智能快件箱、快递末端综合服务场所纳入公共服务设施相关规划,提供用地保障、财政补贴等配套措施。

国家邮政局局长马军胜也曾表示,疫情期间,智能快件箱(信包箱)在保证“非直接接触投递”、防止交叉感染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既服务了广大用户和消费者,又为一线快递小哥投递提供了便利,降低了感染风险。

在肯定智能快件箱社会价值的同时,也明确指出了发展路径,他表示:

① 要指导省市两级邮政管理部门与地方相关部门协同配合,推动将智能快件箱(信包箱)、公共服务站等纳入城乡公共基础设施建设范畴,加快规划建设。

② 要形成政企合力,明确推进智能快件箱(信包箱)服务一体化方向;

③ 要继续加快推进相关国家标准修订,扎实推进智能快件箱(信包箱)业务经营许可工作。

掌链注意到,已有地方政府出台支持政策,如北京市出台了《关于申报2020年度生活性服务业发展项目的通知》,将智能快件箱、快递分拣中心纳入补贴范畴。

2019年全国两会上,政府工作报告提及加强新基建。而中消协“将原有投递箱升级改造作为“新基建”项目这一建议,想必今年两会对于这个问题会有所回应。

掌链物流与供应链研究中心认为,明确快递柜的公共属性,让它成为现代小区必备且免费的公共设施,才是未来的趋势所在,而这也是解决“快递柜该不该收费”争议的根本解决之道。

此次丰巢收费引发的争议,或许会加速这一进程。



点赞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