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导体供应链“第一岛链”上的岸田文雄
01-24
882
0
掌链 老八

一涨一跌,地缘政治及地缘供应链的博弈,到底还会怎么演变?

1月22日,全球第二大经济体中国股市三大指数全部走跌,沪指再次跌破2800点,一度跌到2735.37点,刷新2020年4月以来新低。

image.png

Bloomberg


而耐人寻味的是1月22日,全球第三大经济体日本的日经225指数收盘大涨1.6%,报36546.95点,创1990年2月末以来新高,也是创34年来新高;日本东证指数涨1.4%,报2544.92点。

资本市场涨跌背后与实体经济变化不无关系,处于地缘经济包围圈的中国正面临挑战。

美国、日本和韩国政府于 2024 年 1 月 5 日在华盛顿特区召开首次三边印度-太平洋对话,强调合作加强“区域经济安全”、复原力和发展的重要性,包括加强与印太伙伴的联系及科技等领域合作进行商谈。


这次是印太经济框架下的“对话”,无疑挟裹着美国以所谓“经济安全”为由的拉拢日韩,挟制中国的意图。作为“芯片四方”联盟中的三国,日本和韩国成为美国半导体供应链友岸外包的重地。

但无论美国,还是日韩都依赖全球最大的半导体消费市场中国,唯美国马首是瞻是日本明智选择么?

据参考消息网2023年12月21日报道,日本11月贸易逆差达到7769亿日元(约合54亿美元),其中对中国的贸易逆差为6540.2亿日元。由于美国施压,日本对中国的半导体和其他产品出口下降。

长期以来,日本的“外向型经济”非常依赖出口创汇,目前,日本的内需持续疲弱,而复杂的地缘政治形势使得仅依靠外需拉动增长难以为继,日本经济前景难言乐观。

掌链 《全球政要抓供应链》第4期 从芯片四方联盟、印太经济框架、关键矿产供应链中的日本角色说起。


一、芯片四方联盟与半导体供应链


美国在2021 年底发起的半导体供应链联盟,包括美国、日本、韩国和中国台湾,旨在遏制中国在半导体行业日益增长的影响力。

在四方联盟内部,美国的分工是芯片设计,日、韩、中国台湾则主要负责关键设备和材料的制造和生产,在美国的设想中,联盟将涵盖芯片价值链的所有主要领域,日本扮演的主要角色是制造半导体所需的材料和设备的供应商。

从表面上看,加入芯片四方联盟是日本抱上了美国大腿,但这实际上是日本芯片产业受制于美国链主的表现。20 世纪 80 年代,日本芯片曾主导全球市场,并引起美国打压,1986年签订的《美日半导体协定》要求日本“限制倾销”,还鼓励日本用户采用外国产品。

image.png

岸田文雄与全三星、英特尔、台积电、美光公司高管(图源:美联社)


1991年,美国又要求外国产品在日本市场的份额必须达到20%,强行增加美国对日出口。美国还通过1985年签订的《广场协议》,迫使日元大幅升值,以此来削弱日本产品的出口竞争力。这一系列不利的协议使得日本包括半导体等先进制造业处于下滑趋势。


如今,历史重演,只不过被打压的对象变成了中国,所谓“芯片四方联盟”,其实就是日、韩、中国台湾被美国利用,成为打压中国的棋子。美国威逼利诱日韩,希望利用供应链上下游协防遏制,打击中国半导体产业。


日本在美国的这盘棋中能得到多少好处?在美国的安排下,日本已经不再是理想的半导体公司、制造中心,而是“沦为”上游材料的供应商,想在如此激烈的竞争中重振芯片产业,日本面临着巨大的不确定性和挑战。


但岸田政府似乎愿意做美国马前卒:2023年5月23日,日本政府宣布将先进半导体制造设备等23项商品列入出口管制清单。虽然日本官方表示,此举不针对任何特定国家,但很显然,这是日本在步美国后尘,围堵中国。

8月份,美日韩举行戴维营峰会,宣布将加强半导体供应链合作。这次协议确立了定期峰会的制度,进一步强化了美日韩之间的芯片供应链合作。


实际上,打压中国使日本自身也难以招架,半导体是日本仅次于汽车的第二大出口产品,也是对华第一大出口商品。据媒体报道,2022年,中国是日本半导体制造设备的最大出口国。

由于紧张局势加剧,2023年第一季度日本对华出口骤降20%,双边贸易总额下降11.5%,2023年上半年,中国自日本进口较去年同期下降了17%。

近年来,日本作为尖端半导体及相关产品生产商的竞争力有所下降,岸田政府一直在寻求“复兴”。自从芯片四方联盟成立,首相岸田文雄一直在不遗余力地“拉关系”,联络美、韩、中国台湾的芯片公司包括三星、英特尔、台积电和美光等。

2023年6月6日,岸田政府发布了修订后的半导体行业战略,其中包括雄心勃勃的销售目标。根据该计划,日本的目标是到 2030 年将半导体销售额增加到 15 万亿日元(1080 亿美元)以上,是 2020 年数字的三倍。

据日本媒体报道,该计划将芯片置于日本经济安全政策的核心战略之一。

2023年11月,岸田文雄内阁还宣布,计划斥资 2 万亿日元(130 亿美元)来提高半导体和人工智能技术的生产。

11月16日,岸田文雄在旧金山参加亚太经合峰会时表示,日本正在尽一切努力保证稳定的芯片供应,并强调了与美国的合作。“任何一个国家或地区都很难维持整个半导体供应链。日美合作极其重要。”

日本的雄心壮志缺了全球最大的买方——中国市场还能实现?


二、G7国家与关键矿产供应链


关键矿产是对经济和国家安全至关重要、但容易受到供应链中断影响的非燃料矿物,包括锂、钴、石墨、铜、稀土元素和铂族金属等。这些矿物对于太阳能光伏板、蓄电池和电动汽车等清洁能源技术至关重要。

近年来,关键矿产供需缺口扩大。国际能源署(IEA) 预测,在清洁能源技术不断部署的推动下,到2040年,对关键矿物的总体需求可能会增加六倍之多,其中对锂、石墨、钴和镍的需求将增加24至50倍。

预测还显示,未来这些矿物的年产量将增加5-6倍,到2040年将增长到2500亿美元以上,超过逐渐被淘汰的煤炭的年产值。2020-22 年间,钴和锂的价格分别上涨了3倍和12倍,证明了这种市场失衡。

image.png

路透社


日本一直力争在关键矿产供应链上占据主动,已指定 35 种矿物(包括锂、镍和钴)作为关键矿物进行储备。但根据日本金属与能源安全组织2021年的统计数据,日本81%的锂(氧化锂和氢氧化锂的总和)仍需从中国进口。

因为中国在加工和提炼关键矿物方面具有独特的优势。根据国际能源署(IEA)2021年的统计数据,中国在全球炼油领域的市场份额为锂58%、钴65%、镍35%。

在此情况下,日本再次转向了它的盟友们:2023年5月,日本担任七国集团主席国,在广岛举行峰会。G7领导人们重点强调了“经济安全”问题,一致同意“需要减少对特定国家(指中国)供应关键资源的依赖,这是真正强烈的需要”。

日本经济贸易大臣西村康稔在新闻发布会上表示,“我们完全同意为关键矿物、半导体和电池建立有弹性和可靠的供应链”。

据路透社报道,日本首相岸田文雄表示,世界上富裕的民主国家对中国在发展中国家的巨大影响力持怀疑态度,并担心其对供应链和关键矿产的影响。

2023 年 10 月 29 日,七国集团贸易部长会议在日本大阪举行,除了美国、加拿大、法国、德国、意大利、日本和英国七个成员国,还专门邀请了欧盟、澳大利亚、智利、印度、印度尼西亚和肯尼亚以及世界贸易组织等经济组织。

image.png

路透社


据VOA报道,日本经济贸易大臣西村康稔在七国集团大阪会议期间表示,参加七国集团会议的嘉宾国,包括澳大利亚和印度,是加强贵重材料供应链的潜在强大盟友。

大阪会议场外,日本和英国之间也达成了一项关于矿产供应链合作的协议,双方均表示,这对于实现清洁能源和有效的国防至关重要。


三、印太经济框架:日本能捞到多少好处?


美国主导的“印度太平洋经济框架(IPEF)”2022年5月在东京成立,提出贸易、供应链、清洁的经济、公正的经济——这四大支柱,加入IPEF的有日、美、澳及东南亚的14个国家。

岸田文雄在2023年11月16日的IPEF领导人会议上表示,欢迎美国对印太地区的积极承诺,“日本将继续努力在有需要的领域为参与国提供实实在在的利益。”

拜登推销的“印太经济框架”,直接目标就是从经济上孤立中国,推进亚太各国都与中国搞“脱钩断链”,进而加强美国在印太地区的“经济领导地位”。

然而,印太经济框架起到的实际效果与美国的设想相去甚远。
针对强化供应链,
各国在2023年5月达成协议,原计划11月在美国旧金山的会议上达成其他3个领域的协议,但各国在数字贸易规则制定、劳工权利保护等条款上有较大争议,未完成贸易领域的协议。

日本经济贸易大臣西村康稔针坦称:“在贸易领域,各国之间的立场存在很大差异”。

在美国内部,印太经济框架的根基甚至都开始动摇:2023年11月18日,美国前总统特朗普在艾奥瓦州演讲时称,他反对“印太经济框架”(IPEF),并且誓言一旦胜选,会在重掌白宫的第一天将其废除。

image.png

The Japan Times


在印太经济框架中,日本的地位实际上十分尴尬,可能又给美国做了炮灰?

日本一直将“印太地区”视为重点经济区域,并为这些地区投入了多年的努力。东南亚已经成为日本企业的重要产业输出地,东南亚更是被日本视为经济“后花园”。2020年,日本与东南亚国家的贸易额达到了2040亿美元,对东盟的投资额达到了2.3万亿日元。


因此,岸田政府一定不愿看着美国通过“印太经济框架”摘取日本多年苦心经营的成果,冲淡日本自己的“印太经济构想”。而且,早在2018年,《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CPTPP)就已生效,再加上《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RCEP)。日本其实已经在有效主导印太地区的经济格局,而一旦“印太经济框架”成为填补美国退出CPTPP的替代方案,日本主导的CPTPP将失去实质意义,同时RCEP的合作也可能受到削弱。

《金融时报》2023年8月报道,美国贸易代表一直施压,想要迫使日本接受在印太经济框架里列入反捕鲸条款,这些压力引发日本反弹,一些日本官员暗示,日本可能会因此退出印太经济框架。

对于印太经济框架,岸田政府实际上属于两边惹不起:政治与军事安全上,不得不仰仗美国,而经济上又离不开中国,所以日本只能小心翼翼,勉力制衡:

首先是如何巩固现有的多边贸易机制。日本坚持多边贸易主义,并取得了一定成果,CPTPP和RCEP的生效就是其中的例证。岸田文雄政府正努力在维护日本多边贸易优势的同时,小心谨慎地利用RCEP和CPTPP等机制,平衡其对美国的依赖。


其次是如何平衡与中国的经贸关系。尽管印太经济框架被定位为在经济和产业层面上遏制中国,但现实是中日贸易额在2021年达到3714亿美元,在2022年有所回落,仍然达到3574.24亿美元。中国的消费市场对于日本经济的稳定至关重要。


参考资料:

Global Times: Japan's ambitious chip plan faces serious risks amid fierce competition, geopolitics

The Japan News: G7 Eyes Targets to Mitigate Critical Mineral Import Risks

金融时报:《捕鲸问题引发美日龃龉日本暗示不惜退出印太经济框架》

日经中文网:《IPEF部长级会议召开,贸易领域未达成协议》

日本外交部官网:Prime Minister Kishida Attends Indo-Pacific Economic Framework for Prosperity (IPEF) Leaders’ Meeting

 

编辑:老八

底图.jpg

点赞
收藏
老八
共发表74篇作品
最近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