挑唆俄乌战争后,美国深度控制欧洲能源供应链
09-25
13823
0
掌链 管一

谁能想到全球最大石油生产国、全球最大天然气出口国,会在一个全球最贫困战乱的国家之一土地上做起“偷油贼”,而且是“官方偷油”!

8月8日,叙利亚石油部发表声明称,2022年上半年美国占领军及其雇佣军在叙利亚平均每天盗窃6.6万桶,占叙利亚石油产量的 83% 以上。

image001.jpg

8月10日左右,仅仅5天,美军已经盗取了398艘油轮的叙利亚石油,并将它们送往其在伊拉克的基地。当地库尔德叛军的帮助下,美军控制了哈塞克的主要油气田,并经常将燃料走私出叙利亚。

8月11日和8月13日,美军分别装载了大约 89 艘和 144 艘油轮运载量的石油组成的车队通过同一个过境点被送往美国在伊拉克的基地。

在美国不断偷油前,美国已在2021年成为全球最大的石油生产国,在2022年上半年成功超越俄罗斯成为全球最大的液化气出口国。

一、美国控制欧洲能源供应链

(一)美国超过俄罗斯成为欧洲天然气主要供应商今年7月份,根据国际能源署的数据,美国向欧洲供应的天然气量首次超过俄罗斯。

在俄罗斯天然气工业股份公司 削减对欧洲的的出货量,并切断对不遵守新付款条件的国家的出货量之后,欧洲正在寻求美国液化天然气等替代品来替代俄罗斯的供应。去年,俄罗斯满足了欧盟三分之一以上的天然气需求。

国际能源署执行董事法提赫·比罗尔在推文中说:“俄罗斯最近大幅削减了对欧盟的天然气供应,欧盟从美国通过液化天然气进口的天然气数量首次超过了从俄罗斯通过管道进口的天然气数量。”

image002.jpg

(美国出口欧洲液化天然气超过俄罗斯 来源:IEA)

欧洲对于美国液化天然气进口量增加之际,美国的出货量仍然保持强劲。

俄乌冲突后,欧盟于 3 月同意今年额外增加 150 亿立方米的美国液化天然气,以取代俄罗斯的天然气。实际上,欧盟今年试图用各种来源的液化天然气取代俄罗斯三分之一的天然气。

俄罗斯每年通过管道向欧洲输送约 1500 亿立方米的天然气,另外还有 140 亿至 180 亿立方米的液化天然气。从上图可以看出,自2021年俄乌冲突起始,俄罗斯出口欧洲天然气每月都在呈下降趋势,相反,美国出口到欧洲的天然气呈上升趋势。

(二)对俄罗斯能源禁令对美国人意味什么?

不花一分钱就可以减少近一半的石油和天然气排放。

面对俄乌冲突,美国和欧盟周五宣布成立一个新的工作组,旨在减少欧洲对俄罗斯天然气的依赖。他们说,美国总统拜登和欧盟主席乌尔苏拉·冯德莱恩在布鲁塞尔公布倡议,美国将在今年向欧洲提供额外的 150 亿立方米液化天然气。

image003.gif

然而,在欧洲人们衣食住行受到严重影响的情况下,美国总统拜登大谈特谈碳减排,并认为在美国受益的情况下,欧洲承受的高价是值得的,并为国际清洁能源做出了贡献。

拜登先生在与冯德莱恩的联合新闻发布会上说:“该倡议侧重于两个核心问题,一是帮助欧洲减少对俄罗斯天然气的依赖,二是减少欧洲对天然气的整体需求。”

他说:“今天,我们已经就实现这一目标的联合游戏计划达成一致,同时加快我们朝着安全的清洁能源未来迈进的步伐。”

“我知道消除俄罗斯天然气会给欧洲带来成本,”拜登先生说,“但这是正确的做法,它将使我们处于更强大的战略基础上。”

二、俄欧能源物流命脉北溪2短命

(一)北溪2号的“通气”之路历经波折

欧洲天然气强烈依赖进口。虽然预计欧洲天然气需求将长期下降,但一些研究也预测,天然气需求相对稳定。然而,与此同时,欧洲国内天然气产量将大幅下降,从长远来看,欧洲将更加依赖进口。俄罗斯天然气和液化天然气能满足欧洲额外的进口需求。

image004.jpg

(北溪2号 来源:德国之声)

北溪2号管道的年产能为 550 亿立方米 (bcm)。该管道由俄罗斯天然气公司与德国、法国、荷兰、奥地利的5家能源公司共同出资建设,为俄罗斯与德国等部分欧洲国家合作的产物,于2015年6月签署修建协议。

但此后受到来自以乌克兰为代表的欧洲内部、美国等多方的阻挠,直到2018年9月方正式动工,期间停工1年,于2021年9月建设完工、10月正式通气。

(二)北溪2号引来多方阻挠

首先,北溪2号受到来自欧洲内部多个国家的阻挠。北溪2号线路不经陆路,将允许俄罗斯绕过乌克兰和其他目前的过境国向德国出口更多天然气。这从一开始就存在争议。

波兰和乌克兰等东欧国家担心 北2号溪会剥夺他们每年数十亿美元的过境费,让他们缺乏与俄罗斯谈判的筹码。在北溪管道开通前,以乌克兰为代表的天然气过境国每年向俄罗斯收取的天然气“过境费”。

其次,美国一直是反对北溪 2号主要力量。华盛顿反对北溪 2 号管道,因为该管道将增加欧洲对俄罗斯天然气出口的依赖,使得美国在欧洲的能源影响力将日趋下降。

另外北溪2号绕开了乌克兰、波兰、立陶宛、拉脱维亚等“亲美反俄”国家,会导致上述国家在与俄罗斯的外交关系中丧失谈判地位。

image005.jpg

(北溪2号多方博弈 来源:plus.rozhlas.cz)

美国政府也考虑到了其经济利益——通过减少获得俄罗斯天然气的机会,它希望增加对欧洲的液化天然气 (LNG) 出口。

俄乌冲突之前,欧洲占美国天然气出口份额的比重为17%,是美国重要的天然气输出国,但美国自身天然气在欧售价比俄罗斯的管道天然格要贵出20%-30%,竞争力本就较弱,北溪2号开通后或进一步压缩美国天然气在欧洲的市场。

俄乌冲突后,德国停止了北溪 2 波罗的海天然气管道项目,美国通过油气供应链的控制不但获得了经济利益,同时手握欧洲命门,大大加强了美国在欧洲的话语权。

目前在海底价值 110 亿美元北溪2号项目正在静静躺在那里,它早已已于去年 9 月完成,但一直处于闲置状态。

欧盟对俄罗斯石油禁运图个啥?“一开始我以为我们只是向自己的脚开枪,但现在看来,欧洲经济是向自己的肺开枪,因此现在到处陷入窒息。”7月份,匈牙利总理欧尔班如此评价欧盟对俄的经济制裁。

但这种声音在欧盟世界显得孤立无援,整个欧盟被西方舆论制造的恐俄症中似乎丧失了清醒。

欧盟通过了第六套制裁措施,包括对俄罗斯石油实施部分禁运,而在过去保障俄罗斯石油及液化天然气出口运输的,多是输往欧盟国家。俄罗斯及北欧能源运输船都不过是欧盟物流的大腿。

虽然能源危机竞争越来越响,但欧盟制裁仍将自 2022 年 12 月 5 日起禁止海运进口俄罗斯原油,并自 2023 年 2 月 5 日起禁止进口石油产品。

制裁暂时允许匈牙利、斯洛伐克和捷克共和国继续进口俄罗斯石油,它们依赖通过管道进行石油进口,制裁方案禁止这些国家将俄罗斯原油和石油产品转售给其他欧盟成员国或其他地方。

制裁允许保加利亚在 2024 年底之前继续进口,并允许克罗地亚在 2023 年底之前进口俄罗斯真空瓦斯油(一种炼油厂原料)。

英国和欧盟也禁止旗下保险业者为运输俄罗斯石油的船舶提供保险,数百年来,伦敦劳合社一直是海上保险业的核心,把俄罗斯油气运输船排除在海运保险业务之外。

这意味着与保险公司有关的禁令将涵盖全球任何运输俄罗斯石油的油轮,这将进一步阻止俄罗斯进入国际石油市场。这一制裁使俄罗斯向国际市场销售石油更加艰难。这将有可能完全斩断俄罗斯全球油气供应链。

石油交易员和船东表示,禁止欧洲公司为运载莫斯科石油的油轮提供保险是欧盟能伤害俄罗斯经济的最严厉金融武器之一。很少有公司愿意使用没有保险的油轮运输石油,保险禁令曾有效阻止了伊朗的石油出口,成为西方国家迫使伊朗重回核协议谈判桌的一大筹码,可见其威力之强大。

image006.jpg

( P&I保险为航运市场最重要的保险 来源:UK P&I club)

2012 年,当欧盟禁止欧洲保险公司和再保险公司承保运载伊朗石油的船只时,也使用了类似的禁令。作为对德黑兰有争议的核计划制裁的一部分,该集团还对购买伊朗原油实施了禁运。

船东和贸易商通常购买两种保险,以防漏油和其他危险造成的潜在损失。一种是船体和机械险,通常在伦敦船舶保险市场买。另一种是碰撞责任险(P&I),由国际船东互保协会(The International Group of P&I Clubs)提供,是目前船舶保险中最重要的一种保险。

该协会在挪威、英国、欧盟等地设有分会,为全球约95%的油轮提供此类保险,该协会表示,如果欧盟禁止,他们将停止承保载运俄油的船舶。

但据专家称,而且的 P&I 保险市场多达 95%的业务由欧盟和英国公司把控。因为很少有船公司愿意用没买保险的油轮运油俄罗斯很难完全绕过禁令。 9月21日,匈牙利总理欧尔班在本国执政联盟的闭门会议上说,欧盟对俄罗斯的制裁导致物价飞涨、通货膨胀飙升,对欧盟自身伤害更大;如果取消制裁,天然气价格将会立即下跌50%,通胀也会应声而降,欧洲经济将避免衰退。

四、中国国际能源物流通道安危?

以俄罗斯为鉴,中国也饱受能源运输安全问题的困扰。

2003 年 11 月,时任国家主席胡锦涛将中国的油气运输情况描述为“马六甲困境”,指的是缺乏替代方案并且容易受到海上封锁。

胡主席当时表示,“某些大国一直在侵占并控制通过马六甲海峡的航行。”这个问题在国内外争论了多年,而我国政府长期以来一直在寻求能源运输安全的通道。

从2009年起,中国超过美国成为全球最大能源消费国。2020年,中国能源消费总量已经接近美国的两倍,占全球总消费量的26%。据中国海关最新公布的数据显示,8 月,中国原油进口量为4035.4万吨,7 月为3732.8万吨。

image007.jpg

(中国石油消耗占世界第一  来源:safety4sea.com/)

另外,中国也是煤炭和天然气消费和进口大国。2021年我国全年能源消费总量52.4亿吨标准煤。煤消耗量的迅速增长使中国由煤炭净出口国变成净进口国。2021年,中国天然气表观消费量约为3726亿立方米,同比2020年(3219.7亿立方米)增长12.7%。为弥补这个巨大的能源缺口,中国只能从国外进口。对一个国家来说,不仅要买得起能源、买得到能源,还要运得回能源。世界能源供应和消费的错位现象决定了能源运输的必要性。对中国而言,海上运输是中国能源进口安全的最薄弱环节。

“谁控制了马六甲海峡,谁就把手放在了中国的战略能源通道上,就能随时威胁中国的能源安全”。截止于2021年12月份,沙特、俄罗斯、伊拉克稳居中国原油进口量的前三榜,约占中国全部石油进口比例的50%多。这些进口石油除少部分通过管线运输外,其余绝大部分均须通过海上运输。目前,中国的石油进口主要有三条航线:

image008.jpg

(全球石油贸易来源:safety4sea.com/)

第一条,中东航线:波斯湾—霍尔木兹海峡—马六甲海峡—(或者望加锡海峡)—台湾海峡—中国内地。第二条,非洲航线:北非—地中海—直布罗陀海峡—好望角—马六甲海峡—台湾海峡—中国内地;西非—好望角—马六甲海峡—台湾海峡—中国内地。第三条,东南亚航线:马六甲海峡—台湾海峡—中国内地。不难发现,每一条油气运输线路都必须经过马六甲海峡,所以“谁控制了马六甲海峡和台湾海峡,谁就把手放在了中国的战略能源通道上,就能随时威胁中国的能源安全”并不是夸大马六甲海峡的重要性。

依靠着马六甲海峡的天然优势,新加坡从一个海岛国家迅速成为了亚洲地区的经济强国,但新加坡为了傍上美国大腿,邀请美国在新加坡驻军,还将靠近马六甲海峡的军港长期租借给美军,表面上看马六甲海峡的控制权在新加坡手上,实际上要看美军眼色。

( 管一)

底图.jpg

点赞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