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国总理呼吁摆脱对华依赖,携《供应链法》盼企业重塑供应链
09-05
354
0
掌链 雪晴

据环球时报消息,德媒称:政府内部存在对华不同立场,计划干预对华投资。早在2021年12月,德国新总理奥拉夫·朔尔茨上任一周后,朔尔茨就对华政策首次发生:应对华采取务实态度。

显然,随着新总理朔尔茨上任,乌克兰战争爆发,中国与西方的对峙日益加剧,德国前总理默克尔主张的促进经济合作的对华政策已被逐渐抛弃。

图片1.png

8月中旬,在被问及访华问题时,德国总理朔尔茨表示暂时没有确定日期,并强调了德国不能过于依赖中国供应链,要试图发展多元化的供应链结构。

与政府态度截然不同,数据显示德国经济界对华投资有增无减,数据显示2022年1-5月,随着德国企业撤出俄罗斯,它们在中国的投资增长了21%。掌链本期《大变局与供应链》从供应链与物流视角解读中德两国的难以“脱钩”。

一、“过度”依赖中国?

2022年7月3日,德国总统施泰因迈尔在汉堡举行的一个活动上先是强调“中国现在是并且将继续是重要的合作伙伴”,但又提醒说,“必须牢记,不要过度依赖中国”。

德国政客为所谓的“过度依赖中国”而焦虑,主要是因为三大原因。

一是,中德经济贸易往来日益紧密。自 2016 年以来,中国一直是德国的第一大贸易伙伴。2021年,中德贸易额达到2455亿欧元,排在中国之后的德国几大贸易伙伴分别为荷兰(2061亿欧元)、美国(1941亿欧元)、法国(1644亿欧元)。当前,中德贸易额占据德国GDP超10%。

image002.jpg

二是,德企过度依赖中国市场,尤其是德国第一大支柱产业——汽车制造业。如大众汽车在中国的销售额占其销售总额的49%,奥迪是42%,奔驰达36%,宝马为34%。拜耳、巴斯夫、西门子等大企业以及其他众多德国隐形冠军公司也有类似现象。

image003.gif

三是,德企上游原材料依赖中国供应链。据2022年6月,德国工业联合会(BDI)的数据显示,稀土有93.5%依靠从中国进口,石墨(90.4%)、铋(87.1%)、镁(79.8%)等原材料的对华依赖程度也很高。

二、降低依赖,出台《供应链法》    

为降低德国经济对中国市场的依赖,2021年6月德国出台了《供应链法》对中德供应链未来发展产生了深远的影响。

(一)核心是什么?

《供应链法》旨在要求德国公司确保其外国供应商遵守人权并保护环境。如果一家德国公司意识到供应链中存在缺陷,则应依法承担补救的义务。除了德国本土公司以外,外国公司在德国子公司也应符合《供应链法》的要求。

image004.jpg

 (二)中企如何应对?

       一方面对于德国公司在华的供应商来说,这些中企需要加大劳工保护、环境保护,否则德国公司可能会因为新《供应链法》的要求终止与其合作关系。

       如果中企提升工作条件,加大劳工保护、环境保护会大大提升公司的成本,也有可能会因为成本的上升而失去了和德国公司的合作机会。这些都是可能面临的潜在的风险。

       另一方面,对于在德国有子公司的中企来说,显然需要重新审视整个供应链条,防止因为供应链条存在缺陷而出现巨额赔付。此外,在德国的中企未来还将面临比德国政府严格得多的欧盟供应链法。

三、中德能脱钩吗?

       中德企业真能产业链供应链脱钩吗?脱钩对谁有利?我们从德国支出产业端来解读这一问题。

       (一)第一支柱汽车制造业

       德国是世界上汽车制造强国,奔驰、宝马老少咸知,大众、奥迪、保时捷有口皆碑。迈巴赫、宾利等高端车更是一度成为消费者身份的象征。多年以来,德国超过10%的GDP都来自于汽车行业。

       据德国IFO经济研究所2022年4月对4000家企业调查结果显示:没有那个行业德国汽车更看重中国市场。此外,8月8日IFO还发布要就报告称:如果中国和德国发生贸易战,德国的损失将是英国脱欧所带来损失的6倍,汽车产业将首当其冲。

image005.jpg

       研究结果显示,德国汽车制造业产值将减少8.5%,即约83.06亿美元。此外,运输设备制造商也和机械设备造商将受重创,产值分别减少15.29亿和52.01亿美元。

       尽管近年年初受德国政客对中国偏见的影响,大众汽车在华投资的担保申请遭遇德国政府的无情拒绝,但公司CEO赫伯特·迪斯却公开表示,大众不会因此放弃对中国的投资。2022年4月,大众就力排众议将旗下软件公司CARIAD的第一家子公司设在了中国。

image006.jpg

       随着中国新能源电动汽车的电车、电机和电控上的优势,德国车企逐渐加强这个方面与中企的合作。2022年奥迪新能源汽车项目获吉林省发改委项目备案公示,项目总投资额209.3亿元,预计在2024年12月竣工,据悉该项目总占地面积达246万平方米。

       (二)机械设备制造工业

       机械设备制造业一直以来是德国就业人数最多的行业。但德国机械设备制造业是典型的出口导向型产业,出口销售额占行业总额超70%。

       据《南德意志报》2022年3月报道显示,尽管面临供应短缺压力,德国去年机械设备出口接近疫情前水平,2022年或实现创纪录增长。德国机械设备制造业联合会(VDMA)公布数据显示,2021年德国对华出口增长6.3%,达到约193亿欧元。

       (三)第四大支柱产业化学业

       化学工业是德国第四大支柱产业,但是在化工原料商,德国对中国的依赖性较大。数据显示,德国65%生产电动发动机的原材料从中国进口,制造风轮和电动汽车必不可少的稀土如镝、钕和镨,需要百分之百进口,被卡脖子的风险也很大。中国在光伏板领域原材料和技术均占据优势,欧洲的自产能力只占5%至6%。

image007.jpg

       因此,欧盟专家称,德国经济无法突然间切断同中国经济的往来,否则德国将承受供应链断裂带来的巨大经济压力。

       改革开放40多年来,中国一跃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庞大经济体量和不同于欧洲的发展道路,在德国和欧洲引起一些竞争担忧甚至焦虑,并非不可以理解。但德语里有句话,“焦虑给不出好主意”。如果让焦虑主导了判断,得出的结论就可能是错误的。

       “德国应更加自信地同中国打交道”,在德国一些政治家口中经常可以听到这句话。坦率讲,当前中欧关系面临的最大挑战不是分歧,而是心态。中欧、中德历史文化、社会制度、发展水平不同,这是客观存在,但差异不必然导致对立对抗。只有合作共赢才是利国利民的决策。

对当前欧洲舆论中相互传染“恐中症”,策源地基本来自美国。美国对中国供应链打压,并不代表欧洲收益,除非整个欧盟是美国的一个州,但欧盟不是,欧盟不过也是美国供应链霸权扼制的对象之一,法国应该记得美国打击华为,不过是法国阿尔斯通的翻版。

(编辑 雪晴)

 底图.jpg


点赞
收藏
雪晴
共发表25篇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