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荷建交50年,欧洲物流强国荷兰与中国携手前行
06-28
542
0
掌链 雪晴

6月26日,荷兰首相吕特参加完欧盟峰会后在布鲁塞尔表示,他反对因中国的香港和新疆政策而重新考虑与中国的贸易关系。他说,欧盟应该解决这些问题,但不应该孤立那些不符合欧洲标准的国家。

就而在当日,美国总统拜登宣布了一项七国集团(G7)基建计划,将在5年内筹集6000亿美元,为发展中国家提供发展基础设施的资金。该方案把替代乃至抵制中国“一带一路”作为核心驱动,成为美国推进孤立中国及推进供应链脱钩的一部分。

5.1.jpg

相比法国、意大利、德国等欧盟经济大国,荷兰虽属小国,但其贸易在欧盟的经济地位显然与国土面积不成比例。彭博社认为,这番言论有助于欧洲重新评估与中国的关系。

荷兰国土虽小,但却拥有荷兰皇家壳牌石油公司和联合利华集团等超级商业企业。历史上被成为“海上马车夫”的荷兰,也正式靠航运物流和贸易金融崛起的。荷兰阿姆斯特丹港曾长期位居全球最大的港口。

掌链·第一物流网本期《小强国大物流》解读对外贸易强国荷兰背后的物流支撑体系。

据世界银行公布的物流绩效指数数据显示,荷兰物流绩效指数排名第二,仅次于德国。在海关、物流基础设施、物流能力等方面全方位领先于其他国家。

荷兰物流王牌一:航运枢纽      

荷兰作为欧洲的运输中心,经济在很大程度上依赖于对外贸易,国内市场狭小,航运的发达使荷兰成为最为开放的欧洲经济体之一。

5.2.png

荷兰进出口货物有一半是通过海运来实现的,欧洲近20%的国际货物经由荷兰港口转运。荷兰拥有四个大型港区,共计15个港口。最主要的港区是鹿特丹和阿姆斯特丹,它们的货运量占全国海运货物总量的90%左右。

鹿特丹港位现有7个港区包含5个集装箱码头,40多个港池,码头岸线总长37km。共有650多个泊位,同时可供600多艘轮船作业。

5.3.jpg

在欧洲范围内来看,据国际海事信息网2021年数据显示,以吞吐量来计算,鹿特丹港是目前欧洲最大、最繁忙的港口,也是世界第11大对繁忙的港口,2020年吞吐量超过1430万TEU。荷兰的阿姆斯特丹港也排在欧洲前列。

欧洲第一大港口的鹿特丹,如今并没有因为亚洲港口的崛起,或者欧洲竞争对手的成长而呈现发展的疲态,反而在全球港口业依旧是无冕之王,这与近年来鹿特丹港的智能化转型是分不开的。

为了实现2025年鹿特丹港“港内航运连网”的目标,即就像无人驾驶车一样,让入港船只可以自动航行在港内水道,不需要想过去那样得领航船和引水人指挥才能入港,停泊船只可以彼此连网沟通,来避免互撞。

一是,实现港口岸边数字化。鹿特丹港方已在鹿特丹市到北海一段长达42公里沿岸、不论是陆地或海下都安装了IoT传感器,连港口的码头驳岸、系泊柱和道路都有。这些传感器会搜集各式各样的数据流,包括潮汐与潮流的水气湿度和天气气象数据、温度、风速与风向、水位高度,以及泊位的可用性和能见度等。

5.4.jpg

鹿特丹港代表和IBM签署合作

二是,和IBM合作运用IoT技术建立鹿特丹港的数字分身。数字分身能精准涵盖鹿特丹港的所有数据源,用来仿真各种可能的情景,让相关人员更有效率地安排船务。

5.5.png

三是,研发3D打印实验室。鹿特丹港和30家企业合作,成立3D打印实验室,用来打造工业用船舶零件,实现以机器手臂,逐层迭焊出高质量的金属螺旋桨等,将船舶零件制造时间从6-8个礼拜缩短至200个小时,让零件制造更快度。

荷兰物流王牌二:航空运输      

阿姆斯特丹史基浦机场一直被认为是荷兰这个贸易民族经济的增长极。在国家政策的扶持下,史基浦机场成为欧洲第一大货运机场。史基浦机场和阿姆斯特丹港的海港空港双轮驱动,极大的巩固了荷兰物流枢纽国的地位。

5.6.jpg

史基浦机场的临空经济区发展模式,更是全球各机场效仿的楷模。以史基浦机场为核心,机场周边聚集了2000多家国际公司,形成了航空物流、航空航天、电子信息、信息与高科技、健康医疗、专业与金融服务、时装、鲜花等8大产业集群。

史基浦机场也在不断数字化转型,以适应庞大的货运吞吐量带来的持续的挑战。比如史基浦机场与荷兰航空、货运代理公司、进口商、花卉种植者等合作,使鲜花供应链完全实现数字化,搭建数据共享门户。

荷兰物流新增长极:一带一路

2022年是中荷建交50周年,荷兰作为中国在欧盟的第一大投资目的国和第二大引资来源国,是推进共建“一带一路”高质量发展的重要合作伙伴。2021年,中和贸易总额首次突破千亿美元大关,达到1164.5亿美元,同比增长26.9%。

5.7.jpg

近些年来荷兰的鹿特丹、蒂尔堡 (Tilburg) 和芬洛 (Venlo) 等铁路枢纽城市逐渐进入中国物流同行们的视野。中荷间的直达列车不胜枚举,其中成都-蒂尔堡线早在2017年便开始了常态化运营,并进一步连接到了鹿特丹港,此后合肥、长沙等地也相继发出了开往蒂尔堡的火车。

2020年中欧班列齐鲁号将版图扩展到了荷兰南部的小镇芬洛,京东也计划在这里建设一个大型分拨仓库。荷兰还凭借其广泛的航空或深海连接网络,致力于提供创新和可持续的多式联运解决方案。从中国到荷兰在遍布欧洲,中国的产品被高效的分拨给上亿欧洲客户。

5.8.png

2022年1月,搭载59个集装箱,运输特灵聚甲醛树脂粉、化成箔、橱柜、电缆等高附加值货物,总计货值2050余万元人民币的75008次国际班列抵达南京专用铁路集装箱场站,这是中欧班列“江苏号”回程班列首列,标志着该线路实现了双向对开,也是目前我国东部地区唯一一条中荷间双向对开的中欧班列。

中国驻荷兰大使馆今年5月表示,50年来中荷友好合作不断深化,双边贸易从不到6900万美元增加到1160多亿美元,增长近1700倍。在当今世界面临前所未有之挑战的时候,需要前所未有的合作。中国和荷兰作为亚欧两大物流强国,能够为推动中欧合作发挥建设性作用。

(编辑 雪晴)

掌链尾图.jpg

点赞
收藏
雪晴
共发表25篇作品
最近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