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想1800亿供应商欠款危机!杨元庆还能让供应链金长袖善舞?
2021-12-21 21:36:48
1137
0
掌链 满枝

1.jpg

联想之争自11月6日发展至今,关于司马南的七连问,已经掀起了激烈的讨论。联想控股除了对2009年29%的股权转让自证清白外,再无回应,柳传志,杨元庆二人均未出面回应。如今,司马南及公众的追问仍在步步紧逼,而联想发展中的一些问题也被暴露出来。

今天,掌链小编为您梳理1800亿供应商欠款如何置联想于供应链金融爆雷风险之中,以及联想全球供应链布局中的危机与挑战。

一、科创版上市审核遭终止

这个冬天对联想来说有点“难过”。

9月30日,上交所官网显示,联想集团首次公开发行存托凭证(CDR)并在科创板上市申请已获受理。联想本次拟公开发行不超过13.38亿份CDR,拟募集资金100亿元。

在招股书中,联想集团表示拟将本次募集资金的55%用于包括云网融合新型基础设施项目、行业数字化智能化解决方案项目及人工智能相关技术与应用项目,10%用于产业战略投资项目,35%用于补充流动资金。

然而仅仅过了一个国庆小长假,10月8日,联想集团便申请撤回科创板上市申请文件,上交所决定终止对联想集团公开发行存托凭证并在科创板上市的审核。

在联想集团科创板上市申请获受理期间,已有网友对其登陆科创板事宜展开了口诛笔伐,包括质疑柳传志的1亿年薪、联想超90%的负债率、低于3%的研发比例等问题,最终联想为何放弃上市申请我们不得而知,但外界对其的声讨和不满确实已是满城风雨。

对此,知名媒体人胡锡进表示是“中国舆论场这几年积累的对联想综合不满的折射”。

二、90.5%负债率,超爆雷的恒大

在司马南的质疑中,首当其冲的便是联想的负债问题。2.png

(数据来源:同花顺财经)

根据2021财年联想集团资产负债表显示,2021财年总资产379.91亿美元,总负债343.8亿美元,资产负债率为90.5%。与2020财年相比,联想集团营业收入再创新高,增长近百亿,然而资产负债率也连续4年增长,突破90%,甚至超过前阵子接连爆雷的恒大86.24%的资产负债率。

司马南此前曝光,中科院旗下国科控股将29%的联想控股股权以27.55亿元转让给泰山会会员卢志强的泛海控股。而11月2日,泛海控股子公司泛海控股股份有限公司境外附属公司两期票据发生违约,相关抵押物被接管。据悉,两笔到期票据本金余额合计达25.65亿港元。

恒大的万亿级别负债、泛海的高杠杆资金流转,供应链金融频频爆雷的背后总是能看见高负债率、高财务杠杆的踪影,虽然IT行业较房企而言有更高的周转率,但在零部件短缺、去金融化、工厂限电等多重背景的打击下,联想是否能规避其爆雷风险仍有待考量,而财务风险随着负债率的增长正在攀升却是不争的事实。

三、1800亿供应商欠款,自何处来,向何处去?

1、来于供应商

司马南在文章中提到的1800亿供应商欠款来自于联想集团2021年财报中的流动负债273.72亿美元,按照2021年3月31日(报告期截至日)的汇率6.5528,换算为人民币1793.63亿元。

细究其债务结构,总负债343.8亿美元,其中短期借款6.98亿美元,应付账款及票据111.06亿美元,应计费用及其他应付款131.78亿美元。

3.png

(数据来源:同花顺财经)

对此杨元庆表示,联想负债结构中,约70%为供应商应付款,有息负债比例很小。

在负债结构中,结算负债主要包括应付票据、应付账款、预收账款等。结算负债的分析主要是看企业的商业信誉。这种商业信誉来自金融机构和供货商,主要体现在企业应付票据、应付账款以及预收账款的多少。

联想集团的大量应付票据、应付账款和预收账款,一方面说明金融机构根据企业的综合信誉、经营规模给予企业综合授信,另一方面也说明供货商根据长期友好往来与合作关系,给予联想的支持和信任,甚至应该说是供货商给予的价格上的优惠。

联想的全球化是基于中国市场大量中小微企业在供应链上协同支持,联想供应链有2000家大中小型的合作供应商。这也就意味着,在联想的千亿“优质”负债中,大部分的资金压力转嫁到了供应商的头上,其中大部分还是国内中小供应商。

2、去向供应链

那这些钱去哪儿了呢?

作为一家IT起步的多元化投资控股公司,联想控股在金融上的布局包括卢森堡国际银行、考拉科技、拉卡拉支付、正奇金融、汉口银行、高华证券、君创租赁、联保集团等诸多板块,据新浪财经介绍,联想控股持有6个小额贷牌照。

联想控股财报中显示,从2014年至2020年的这七年间,金融业务净利润117.55亿元,中间一度超过主营的IT业务。 也由此引发了司马南对其质疑到“是搞IT的还是搞金融的?”

4.png

作为联想控股的核心IT业务公司,联想集团也早在2016年就开始布局供应链金融,携带千亿资金强势入局供应链金融,成立了全资子公司——联想金服,业务涵盖了供应链金融、供应链管理、资产管理、金融科技等众多领域。

供应链金融产品覆盖了供应链上下游,包括了反向保理产品、库存质押 、应收账款融资、订单预付融资等多个类型。目前,联想金服累计供应链融资金额突破已突破100亿元。

3、联想的供应链金融模式

从模式上看,联想的供应链金融玩的也是老路子:保理+商票+供应链ABS。

联想保理作为联想金融全资子公司,以联想集团为依托,将联想体系上游和下游供应链资产作为底层资产,在资本市场发行资产支持证券募集资金,为供应链上游和下游多层次供应商及分销商、经销商提供融资,包括乐易贷、乐票秒贴、乐融资等服务。

供应链ABS实际上是应收账款的反向保理,围绕核心企业,以应收账款为基础资产,为上下游企业提供融资的资产证券化产品。

2020年12月2日,联想保理作为原始权益人的“中信证券—联想保理第1期资产支持专项计划”在上海证券交易所发行,项目储架规模20亿元,首期发行规模4亿元,其中优先级3.2亿元,AAA评级。

此次联想保理独立作为原始权益人发行储架式资产证券化项目,基础资产为联想保理通过受让以联想集团产业链为主的贸易类应收账款所享有的保理债权,帮助联想集团盘活存量资产、加快资金周转、改善资产负债结构、优化应收账款管理机制。

5.jpg

四、爆雷预警,兵临城下还是杞人忧天?

虽然联想背负着千亿负债,但是目前并没有爆出任何关于长期拖欠供应商货款、商票逾期兑付的消息。然而这一切的前提都在于联想的经营能维持正常的前提下,一旦出现现金流问题,也难免处于爆雷风险并波及供应商。

除了资金结构中的危机重重,联想还要面对供应链结构中的风险。

1、零部件短缺造成供应链压力

目前,零部件尤其是芯片短缺已成全球性问题。苹果因供应链问题损失的收入超过60亿美元,四季度iPhone12系列比预期减产了1000万部;惠普因为供应链问题导致出货量同比暴跌近6%。

而根据联想的说法,包括内存和笔记本面板驱动 IC 在内的零部件短缺限制了销售,联想表示,如果不是因为供应链的限制,他们可以多出货超过30%的设备。

杨元庆表示,现在PC没有交付的订单,已经几乎相当于公司一个季度的销量。以芯片为例,旧制程的芯片短缺现象就比较明显。

2、“贸技工”路线对供应链的依赖

柳倪之争后,安心走“贸工技”之路的联想做起了零部件组装,这也导致联想的重心和利润增长点从科技研发转向了供应链的整合与管理。

作为PC出货量全球第一的联想,需要管理的是庞大的供应商体系,全球33个制造厂,上游供应商涵盖电子设备制造、软件及信息服务、精密电子、生物识别等领域逾1000余家,下游分销商涵盖批发零售、软件和信息技术服务业等领域逾2000家。

疫情和零部件短缺背景下,供应链管理成为联想面临的一项长期挑战。供应商协作能力的构建、供应商区域配置的合理化等任何一方面的管理失衡,都可能导致供应链体系的崩溃,从而影响“贸技工”路线最重要的生产、销售流程。

在证券时报·e公司对杨元庆的采访中,他表示从目前来看,联想集团的供应链压力较多数头部PC厂商要轻,这得益于三方面原因。

首先,混合型的制造模式。杨元庆介绍,虽然面临多种因素的掣肘,由于公司采用外包+自制相结合的模式,这直接驱动供应优势,给公司带来了更好的回报。

第二,全球化结合本地化的优势,保证了和供应商的沟通。

第三,公司进行了战略性的预先采购,这反映到财报上也表现为公司库存的提高。

一边是坦然地背负着90.5%的资产负债率和上千亿的供应商债务,一边是扩大的金融业务、百亿放贷、断头贷等,再加上股东的高额分红,外界对其观感较差也是在所难免,作为国内IT龙头企业,联想不能再给市场不好的联想了。

底图.jpg


点赞
收藏
满枝
共发表22篇作品
最近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