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华连出拳!美宣布调查中国海事、物流及造船业
04-18
870
0
掌链 老八

什么叫说一套,做一套?

“拜登总统和我都坚决反对美国应与中国‘脱钩’的观点,完全的经济分离既不切实际,也不可取。”

那位看来慈眉善目的美国财政长耶伦女士说这话还不到10天,美国对华遏制的组合拳就又轮起来了。


一、两拳:对华“两连击”


美国时间4月17日,美贸易代表办公室宣布发起针对中国海事、物流和造船业的301调查。

这也是应美国五大工会提出的要求,掌链此前在《又脱钩?打击2306亿出口的中国造船业!美五大工会126页《请愿书》列中国“罪状”,要抢钱式征税补贴美造船基金》已做报道。

3月12日,美国钢铁工人联合会(USW)等五大工会组织《请愿书》提出要美国政府启用“301条款”,对中国在海事、物流和造船业的所谓“不合理和歧视性”做法展开贸易调查。

《请愿书》呼吁对中国制造的船只停靠美国港口征收新费用,并将所得收入捐给美国商业造船振兴基金,该基金将用于加强美国补贴计划。竞争不过就掀桌子,这就是美式竞争!

如果说不合理和歧视性做法,恐怕世界没有任何国家能比上美国,从2017年全球打击华为,到《芯片法案》巨额资金补贴英特尔等美国芯片巨头。

美国众议院4月15日以“压倒性多数”通过了一项旨在“制裁中国购买伊朗石油”的法案。这是美国议员针对伊朗报复以色列的涉伊朗法案一部分。对于美国无理指责中国和伊朗的正常石油贸易合作,中方此前表示,一贯坚决反对美方实施非法、无理的单边制裁和所谓“长臂管辖”。

4月4日至9日,美国财政部部长珍妮特·耶伦再度访华,根据多家报道,耶伦在访华期间多次强调反对中美“脱钩”,“拜登总统和我都坚决反对美国应与中国‘脱钩’的观点,完全的经济分离既不切实际,也不可取。”

在不到一年时间,这是耶伦第二次访华,去年7月份,耶伦姿态也摆得很低,甚至对着中方代表三鞠躬,也强调了美国并不寻求“经济的大规模分离”,“我们寻求多元化,而不是脱钩,脱钩‘几乎不可能’。世界最大的两个经济体脱钩将破坏全球经济的稳定。”

然而,耶伦去年回国之后,美国对中企的针对和打压一步也没有停下来。

在耶伦访华前,美国总统拜登还主动打电话,表示美方不寻求进行“新冷战”,不寻求改变中国体制,或拉拢盟友反对中国,不会遏制中国发展,不愿与中国“脱钩”以及美国不支持“台独”,也无意与中国爆发冲突。

拜登的“不脱钩”承诺是为耶伦访华做铺垫,但美国政府首脑们的所谓“不脱钩”又有多少可信度?


二、两套:说一套做一套


2023年9月,拜登在第78届联合国大会期间就表示,美国不寻求与中国发生冲突,也并不想与中国脱钩。

在11月份的中美元首旧金山会晤中,拜登也承诺过“不脱钩”。拜登屡屡重申“不脱钩”,对中国的打压却从未松懈,颇有几分“此地无银三百两”的味道——如果美国真能做到“不脱钩”,不“拉拢盟友反对中国”,中美之间恐怕早无嫌隙,也无须如此再三强调。

实际上,美国向来是说一套做一套:

新加坡联合早报4月8日晚报道:“美国财政部部长耶伦在结束访华行程的记者会上强调,美国将不会接受新兴产业如同10年前美国钢铁领域那样,被获得补贴的中国廉价进口产品大批摧毁。”

然而,对“新兴产业”实施补贴最多的正是美国,为了防止中国在一些新兴产业上超越美国,美国政府煞费苦心,做了何止一套。

(1)《科学与芯片法案》

2022年8月9日,拜登签署《芯片与科学法案》,一方面拨款 527 亿美元提高美国国内的芯片产能,同时激励外国企业到美国本土投资生产芯片;另一方面又限制这些企业到中国等所谓“不友好国家”生产芯片,阻碍中国芯片制造业的发展。

商务部长吉娜·雷蒙多说,“美国芯片从根本上来说是一项国家安全倡议,将确保接受美国政府资金的公司不会(由于为中国制造芯片而)损害美国的国家安全。我们将继续与我们的盟友和合作伙伴协调,以加强全球供应链并增强我们的集体安全。”image.png

Bloomberg


(2)《通胀削减法案》

2022年8月16日,美国总统拜登签署《通胀削减法案》。这是继《芯片与科学法案》后,美国在高科技及未来有发展潜力的产业上,对中国进行的又一次围堵——试图将中国排除在供应链之外,以美国为中心重组全球供应链。

《通胀削减法案》对可享受税收抵免的新能源车车型做出了规定,比如汽车电池的原材料的特定百分比须来自美国自由贸易协定伙伴,或在北美回收。从2024年开始,如果车辆含有来自“敏感外国实体”的零部件,则不符合补贴资格,这一规定也指向中国零部件。

(3)白宫供应链委员会

2023年11月27日,美国总统拜登在华盛顿宣布成立白宫版本的“供应链韧性委员会”,“以加强对美国经济和国家安全至关重要的供应链”。

新措施旨在刺激美国国内基本药物的生产,减少医疗产品对所谓“高风险外国供应”的依赖——据媒体报道,美国制药业所需原材料的30%依赖中国的供应,这里明显地指向了对中国供应链的依赖。

除此以外,华盛顿还建立了一个针对半导体供应链中断的预警系统,加码对中国半导体的“脱钩断链”。


三、狠手:对华制度性脱钩


据Harvard Business Review报道,美国“对华脱钩”的主要目标是抑制进口,进而促进美国自身的制造业发展,增加就业机会,并且“确保美国民用和军用基础设施的安全”。

这一目标,已经部分实现:根据纽约大学斯特恩商学院和快递巨头 DHL 的一份报告,美中贸易关系开始呈现脱钩的“总体格局”。该研究称,2022年,中国进口商品占美国进口总额的比例从2017年(特朗普发动贸易战前的最后一年)的21.6%下降至16.3%。

对于战略商品(即美国政府列为先进技术产品的产品),这一下降幅度非常大,从 2017 年的 36.8% 下降到 2022 年的 23.1%,下降了超过 13 个百分点。2022年,美国对华出口商品占美国出口总额的比例也从2017年的8.4%下降至7.3%。

image.png

中国占美国进口的份额1992-2022(图源:VoxEU)


“脱钩”还增强了美国在关键技术领域的控制力,例如半导体和人工智能。华盛顿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的贸易专家查德·鲍恩(Chad Bown)最近的一项新研究表明,到 2022 年仍需缴纳 25% 关税的中国进口商品(例如半导体、IT 硬件和一些消费电子产品)比贸易战前的水平低了近 25%。

美国打着“国家安全”旗号的贸易保护主义限制了许多高科技产业在华销售。比如,今年2月29日,美国总统拜登启动了一项调查,调查中国制造的汽车是否“可用于监视美国人”。

拜登表示,“联网”汽车带来的国家安全风险,为“间谍活动和破坏活动创造了新途径”。拜登本人已经在声明中承认,由于中国电动汽车的迅猛发展,美国感受到了“威胁”和压力,“我们将确保汽车工业的未来将由美国工人在美国创造。”

图源:VoxEU


在打压中国的同时,美国还极力拉拢他在亚太地区的盟友,试图对中国形成“合围”:根据VoxEU研究机构数据,某些国家在美国市场上显著地取代了中国。上图显示了2017年至2022年美国主要贸易伙伴洗牌的初步证据。从整体份额来看,市场份额增长最大的国家是越南(1.9个百分点)、中国台湾地区(1个百分点)、加拿大(0.75 个百分点)、墨西哥(0.64 个百分点)、印度(0.57 个百分点)和韩国(0.53 个百分点)。

美国的对华“制度性脱钩”,都是在拜登政府不断重申“不脱钩”的声音中一步步完成的,而此次,在耶伦承诺“不脱钩”不到72小时后,根据澎湃新闻报道,深圳海能达股份有限公司通过官网发布公告称,该公司收到了美国法院的判令,判令认定公司未能完全遵守其禁诉令,临时禁止公司在全球范围内销售双向无线电技术的产品,并处以每天100万美元的罚款。


四、信用:便宜占尽坏事做绝?


4月9日,彭博社发表文章说,美国财政部部长耶伦访华时暗示,中国“在清洁技术领域投资过多且具有破坏性”,因为“政府支持正导致产能严重超过中国内需和全球市场承受能力”,这种过剩正在“太阳能、电动汽车和锂电池”等行业中累积。

这种说法正在否定200多年来经济学的基本原则之一:比较优势,即如果一个国家能以更低成本制造商品,你就应该进口这些商品,并将自己具有比较优势的商品出口到对方市场,而不是提高关税壁垒。

在攻击中国“产能过剩”的同时,美国自己却在大力发展清洁能源:4月11日,美国国土资源管理局宣布,在美国西部公共土地上拟建另外 66 个公用事业规模清洁能源项目,为西部电网增加超过 32 吉瓦的可再生能源,还对约 200 项太阳能和风能开发申请以及 100 多项太阳能和风能场地测试申请进行了审查。

面对中国清洁能源技术的发展,耶伦却说,中国发展清洁能源“对美国和整个地球而言都是一场灾难”。这是哪项基本原则?可能是“竞争不过就掀桌子”吧,这很美国。

政党轮值下的美国一直缺乏战略诚信。2017年,唐纳德·特朗普喊着“让美国再次伟大”的口号当上总统,并着手发动对中国的贸易战,寻求通过对中国产品加征关税来重新平衡美国对华贸易逆差。

如今,拜登政府对中国继续保持强硬立场,却发明了自己的新手段。他下令制定一系列新规,限制中国高科技公司如半导体、量子计算和人工智能的发展。为了缓和紧张局势,拜登领导的美国政府效仿欧盟的措辞,将其战略称为“去风险”,而不是“脱钩”,但是其打压中国的措施从未松懈。

image.png

The New York Times


2024年是美国的选举之年,特朗普可能再次上台。据英国《金融时报》4月10日报道,美国前总统特朗普的“超级捐助者”、对冲基金经理约翰·保尔森发出警告,称美国不能与中国“脱钩”,他还表示,美国需要与中国建立良好的经济和政治关系。

对于保尔森,《金融时报》称,他被认为是特朗普如果赢下本届美国大选后的“潜在财长人选”。

“我们不想与中国‘脱钩’。”保尔森说,“中国是世界第二大经济体,我们需要与他们建立良好的经济和政治关系。”

报道称,保尔森主张在美中关系中实现“公平和互惠”,但又主张取消一项允许中国向美国免税出口廉价商品的法律。他表示,贸易“有利于全球经济”,关税则是“创造公平竞争环境的生硬工具”。

曾经的特朗普政府与共和党主要打关税牌,而来自民主党的拜登政府主要搞高科技供应链脱钩,而他们的共同特点是“说一套做N套”,不仅政策缺乏连续性,而且没有战略诚信。


参考资料:

The Washington Post: Why Prospect of US-China ‘Decoupling’ Is Getting Serious

观察者网:《紧盯中国,拜登放话“永不放弃”:成立白宫“供应链韧性委员会”》

Harvard Business Review: The Strategic Challenges of Decoupling

VoxEU: US-China decoupling: Rhetoric and reality

《环球时报》:《美媒:为阻止中国清洁技术,耶伦抛弃有200年历史的经济学原理》


编辑:老八


点赞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