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接连出现物流领域大罢工,进2022年就多达3次
10-10
13853
0
掌链 管一

经过20个小时的谈判,9月份美国铁路公司和工会代表在15日于劳工部达成一份初步协议,在最后一分钟避免了16日的全国铁路大罢工。

image001.jpg

美国总统拜登第一时间发表声明,大赞这份协议的意义。但这不过是美国罢工潮摁下的一次暂停键。

对美国物流与供应链来说,不断的罢工潮也引发了诸多连锁反应。掌链本期《大变局与供应链》带你了解美国物流领域的罢工现象。

一、美国物流罢工接二连三

1. 港口工人罢工:码头自动化与薪酬

2022年5月,美国西海岸港口工人一度扬言要举行罢工,代表美国中西部船运公司和码头业主的“太平洋海洋运输协会”(PMA)与代表码头工人的“国际港口与仓库工人联合会”(ILWU)所签署的集体合同即将到期,而劳资双方由于在薪酬待遇以及雇员权利等问题上分歧过大,一直未能签订新的合同。

此次事件的主要矛盾是PMA准备使用新技术以提高劳动生产率,工会担心此举将导致工人失业,因而要求资方保证技术更新带来的新岗位由工会会员补充。资方认为,自己无此义务,从而无法达成新的劳动合同协议。

image002.jpg

(港口工人罢工  来源:bloomberg.com)

PMA和ILWU将就美西港口工人问题展开会议,2022年7月1日合同到期的2.2万名西海岸码头工人商谈新劳动合同。

根据PMA和ILWU双方发布的声明,此次双方聚焦于两个问题:薪酬和码头自动化。考虑到目前美国供应链堵塞问题仍未缓解,通胀高,而且类似谈判在以往曾导致货物流动大面积中断和延误,谈判得到了供应链上下游企业的一致关注。

最终,7月26日,ILWU与PMA联合发布声明宣布:已就健康福利条款达成初步协议,但需就谈判中的其他问题达成一致。随着谈判的继续,双方已同意不讨论该暂定协议的条款。

2. 货车司机罢工:个体司机生存

为了抗议加州AB5法案,洛杉矶、长滩港卡车司机于美国时间2022年7月14日起罢工,奥克兰港的卡车司机也在7月18日开始为期三天的罢工。2022年7月18日,奥克兰港的卡车司机抗议活动已经迫使港口暂停了至少两天的活动,关闭也影响了装载的美国出口。奥克兰港是美国农业的主要出口港口,近几个月来曾有过因拥堵而被海运公司绕行的历史。

image003.jpg

(港口司机罢工  来源:bloomberg.com)

自7月11日以来,卡车司机一直在抗议加州的AB5劳动法。该法律将工人归类为雇员而非独立承包商。被归类为独立所有者和经营者的卡车司机在两年的合法停留期间受到法律保护,但在最高法院决定不审理此案后,这种保护被取消了。

洛杉矶和长滩港口的大约100名卡车司机停止工作,抗议一项有争议的州法律AB5。简单来说,AB5法案要求零工经济的老板们做一项俗称为ABC的测试,对给自己干活的人进行正确分类,到底他们是雇员还是独立承包商。在货运行业内,该立法影响了70,000多名独立司机。

这项法案意味着,这7万多独立卡车司机必须转为某家拖车公司的正式员工才能继续干活。而对于卡车公司来说,如果无法证明给自己干活的人是独立承包商,就要按正式员工来对待,各种福利待遇就得跟上,导致用人成本的增加。

“罢工者表示,这7万卡车司机占加州港口卡车司机的三分之二,”港口负责人向客户解释道。国际码头和仓库联盟告诉 CNBC,过去三天有 450 名港口工人被派往码头,但由于卡车司机的抗议而无法工作。

3. 铁路工任罢工:高强度工作与薪酬

全美工业品供应链和农业商品运输都依赖铁路。铁路运输中断,美国经济每天的损失将高达20亿美元。9月中旬,美国铁路工人就酝酿举行大罢工以求获得更高的薪资和福利保障。拜登政府官员正在竞相阻止数万名货运铁路工人的罢工,这可能会进一步扰乱已经紧张的供应链,并造成数十亿美元的经济损失。最终,拜登政府以20小时的谈判阻止了这场大罢工。

image004.jpg

(铁路工人大罢工 来源:bostonherald.com)

此次罢工代表美国铁路工人的几大工会正与货运铁路公司就劳动待遇和工作条件等方面进行谈判,要求改善工人工作待遇,解决出勤、病假等问题。尽管此次达成暂不罢工的协议,但是隐患依旧存在,因为多个条款尚未达成协议,也有多个工会未能同意停止罢工协议。

机车工程师和列车员兄弟会以及代表工程师和售票员的 SMART 运输部门表示,工人们必须经常一次待命数天,12 小时轮班工作,几乎没有通知,并因请病假而受到处罚。他们希望得到更多的福利保障,而铁路公司似乎并不希望如此。“事实上,我们在过去几天的谈判中非常清楚地表明,铁路公司没有与我们的工会达成协议的意图。”工人们如是说。

由于潜在的铁路罢工有可能削弱从食品、木材到煤炭等重要商品的运输,大宗商品集团正在拉响警报。当全球食品价格上涨且通货膨胀波及经济体时,罢工将威胁到谷物、化肥和能源的运输。美国煤炭行业也面临重大影响,因为绝大多数发电厂燃料是通过火车运输的。

image005.jpg

(美国铁路公司BNSF  来源:Railway age)

罢工可能影响美国所有主要铁路公司,包括美国BNSF、Union Pacific 和 CSX 运输公司。 12 个铁路工人工会中有 10 个达成了新的劳工协议,其中有两大反对组织——机车工程师和培训师兄弟会和国际钣金空运、铁路和运输工人协会。

据美国媒体报道,经过长达20多个小时的协商,最终铁路劳资双方达成了临时性的协议。直接避免了大罢工事件的发生。拜登盛赞,该协议的达成是“美国经济与美国民众的一个重要胜利”。

二、推高通胀,波及全球供应链

1.     物流罢工推高美国通胀

美国的通胀仍在升温,创下 40 年新高。而美联储承诺在下周开始的接下来的两次会议上每次继续加息 0.5 个百分点,预计美联储未来将会继续保持这种激进的立场。

创纪录的汽油价格和地缘政治因素有可能在未来几个月使通胀保持在高位,这表明美联储将不得不更长时间地为经济踩刹车。

每一次罢工的风险都令美国经济学家和企业十分担忧。短暂的停工——之前的一些铁路罢工只持续了几个小时——可能不会造成太大的经济破坏。但一周或更长时间的罢工将削弱美国仍在苦苦挣扎的供应链,导致大范围停工和短缺,并可能进一步推高物价——要知道,如今美国的通胀仍然位于近 40 年的高位。

“罢工在一周内会让你看到美国经济受到真正的损害,”安德森经济集团的经济学家帕特里克安德森说。

image006.jpg

(美国通胀持续上涨 来源:Time)

如果持续罢工一周,意味着天然气产量减少、农作物受损、新车供应受阻以及假期期间商店货架空空如也。通勤路线可能会受到干扰。对于工厂工人来说,在不久的将来可能会出现临时裁员。

罢工使美国供应链更加紧绷,从而加剧顽固的价格压力。美国政府报告显示,8月份消费者价格出人意料地环比攀升,同比通胀率高达8.3%。受铁路货运影响极大的食品价格是8月份整体CPI的一个重要驱动因素,此外服装和新车价格也较前一个月上涨。

“这是抑制通胀面临的另一个风险,” 富国银行高级经济学家Sarah House表示。 “商品价格通胀是我们理应看到出现最大程度缓解的地方,”她说,但是铁路罢工可能意味着“这种潜在缓解或许无望,这是通胀局势的一个重大变化。”

铁路工人罢工可能造成每天20亿美元的损失,这取决于罢工持续多久。对于正在从疫情导致的全球动荡中恢复的美国供应链而言,这将是又一次挫折,而供应链危机正是过去一年通胀浪潮的重要驱动力。

美国国内货物运输的四分之一以上都依赖于铁路运输,因此罢工影响也会蔓延到铁路行业之外,令其他货运形式也受到重大影响。美国卡车运输协会已经呼吁国会帮助解决铁路劳资争端。

2. 扰乱全球供应链

美国是全球能源和粮食重要的出口大国,罢工带来的运输不畅,将加剧全球能源及粮食价格的波动。

以 ILWU 为代表的西海岸码头工人与商业财团太平洋海事协会之间的微妙谈判一直在进行,而自 7 月 1 日以来,已有 22,000 名西海岸码头工人在没有合同的情况下工作。

image007.jpg

在最近的一份联合声明中,工会和 PMA 宣布“将继续正常运作,直到达成协议。”双方代表在 6 月会见了拜登总统——这次会晤强调了对长滩和洛杉矶关键港口的罢工对陷入困境的美国经济来说是多么严重。

劳工问题已经扰乱了商业海运,航空。港口工人,飞行员、空乘人员和地勤人员的短缺导致美国到其他国家成千上万的航班取消,这一影响甚至超过了新冠疫情造成的影响。美国媒体警告称,这种不稳定性可能会波及全球货运市场。

受疫情影响,全球原材料供应能力、制造能力和运输能力遭遇严重打击,美国各行业的罢工进一步加剧了供应链的上中下游的紧张。同时,劳动力短缺、能源和运输成本推高等因素又加剧了供应端紧张。

三、美国持续罢工的原因

2021年以来美国全国发生了六次罢工。据美国劳工统计局的数据,2021 年的重大停工数量大约是 2020 年的三倍——这还不包括少于 1,000 名工人的罢工。

经济政策研究所在一篇博文中说:“在整个 2021 年,罢工为工人提供了关键的筹码,可以就公平薪酬、安全工作条件和大流行复苏的份额进行讨价还价。”

是什么导致了这波罢工潮?

一是美国低收入群体因通胀而面临极大的工作和生活压力,已经到了不得不为摆脱困境而反抗的地步;二是疫情发生以来,超大垄断企业的收入增长水平远超小微企业和普通民众,进一步拉大贫富差距,而政府补贴也让一些打工人猛然发现,自己的收入还不如补贴高,自然选择罢工发泄;三是疫情带来的安全隐患让美国工人不愿意冒险开工,用工荒也抬高了工人讨价还价的筹码。

image008.jpg

(美国罢工的民众 来源:BBC)

从本质上讲,美国工人罢工是其制度矛盾的反映,只是此番借助疫情和通胀压力等导火索爆发出来。在美国制度中,资本力量过于强大,前台政客也只是资本势力豢养的代言人,资本的牢固统治给大资本家带来了超级财富和快感,垄断资本集团特别是金融资本势力,不仅通过美元霸权周期性收割全世界,也不会放过美国普通老百姓。

长期以来,美国都通过输出矛盾来缓解自身压力。这一招屡试不爽,也让美国的劳资矛盾问题始终没有充分爆发。

另外,美国主动挑起中美贸易战。从特朗普上台期间,美国就对中国展开了轰轰烈烈的贸易战。美国本以为这样就会让中国屈服,殊不知非但没有成功,反而还把自己逼进死胡同。美国虽声称要重回多边主义,但却不再是以往的全球性、包容性的多边主义,而是排他性的伪多边主义,“美国获益”“美国优先”的本质并没有改变。

尤其在供应链问题上,美国联合欧、日等经贸盟友,重塑自身主导下的具有“共同利益、共同安全、共同人权”的凸显美国利益的供应链“小圈子”,对包括半导体在内的全球产业分工合作造成深远影响。全球企业不得不积极求变,重新布局供应链,造成了全球半导体等产品的生产困局和供求波动,反噬着美西方供应链安全。

这种全球供应链的波动不是天灾,更像是人祸。

 (作者:管一)

底图.jpg


点赞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