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大,利丰成供应链风向标;香港狭,利丰物流卖身马士基
09-01
311
0
掌链 雪晴 武易

8月31日下午,全球最大集装箱航运企业A.P. 穆勒 - 马士基 (马士基)宣布完成收购中国香港合同物流公司LF Logistics(利丰物流)。

完成这项248亿元(36亿美元)的收购,马士基将获得由亚洲223个配送中心和全球250多个优质客户组成的优质物流网络的控制权,马士基在亚洲的物流与供应链服务网也进一步完善。

利丰(1)305.png

在人们惊叹马士基向综合物流与供应链布局时,也不禁对利丰再次变卖优质家产叹惋。

利丰物流曾是利丰冯氏家族控股、香港物流最具影响力的代表企业之一。一部《百年利丰》曾是多少中国物流人反复研读的经典案例。哈佛商学院案例中心有它四个利丰的案例。

但这个百年品牌的合同物流上画上了休止符,承接她的是另一个欧洲百年物流品牌马士基!利丰见证了香港经济的奇迹,而在香港再次新生时,为何跌落?

一、利丰三次“被卖身”

当2012年8月1日,已经全球最大消费品贸易采购公司的香港利丰集团(Li & Fung Group)改名为冯氏集团(Fung Group),人们似乎隐约感到:利丰似乎在失去昔日的全球化眼光,目光只投射在家族感情。

而在那一年10月,利丰集团全资公司DSG与全球最大零售商沃尔玛更新了采购代理协议。此前,沃尔玛中国区采购业务都由利丰全权代理。攀上沃尔玛这个高枝,利丰成为全球贸易采购巨头。

但按照新协议,利丰不再是全权代理,只是中国区采购供应商之一。沃尔玛启用专职采购团队直采。这一年中国零售电商在变阵:2012年1月马云正式将天猫从淘宝中分离出来。

 利丰(1)789.png

面对市场变化,沃尔玛有意供应链去中间化。旧时代以生产为中心的推式供应链,正在向新时代以需求为中心的拉式供应链。

利丰集团在此刻的更名仍然觉得要焕然一新。但事实好像不是这回事。

(一)2019年:首次卖身主权基金淡马锡

在疫情前,2019年8月,新加坡主权财富基金Temasek淡马锡以14亿美元现金收购了利丰物流21.7%的股份,入股后LF Logistics估值约14亿美元。值得注意的是,2017、2018年,利丰主要客户聚集的北美市场,零售商关店数量有增无减。

香港利丰集团(今冯氏集团)执行主席冯裕钧曾表示“世界各地零售业继续以前所未有速度变革,尽管美国零售业整体录得近年最强增长,但同时美国零售商倒闭加速,达到2008年金融危机时水平”,这无疑对利丰业务造成重要冲击。

在利丰2018年业绩报告中,开篇申明供应链解决方案业务遭遇挑战。2017年开始买方去库存趋势加剧持续影响公司供应链解决方案业务营业额和毛利率受压情况严峻。

2019年利丰物流营收11.7亿美元,同比增长3.5%。但到了2020年利丰集团营业额为114.13亿美元,同比减少10.1%。总毛利为12.19亿美元,同比减少9.1%。核心经营溢利为2.28亿美元,同比减少22.9%。

无疑,利丰过去轻松挣到的钱,已经不那么好挣了。

(二)2020年:一度被普洛斯“私有化”

距离利丰首次卖身不到半年时间,2020年3月,普洛斯和冯氏家族宣布向利丰有限公司提交私有化要约并于港交所进行公告。根据计划,总金额约72.23亿港元,普洛斯在新的股比中占据了67.67%的股权。

利丰(1)1468.png

普洛斯收购利丰时,正值利丰零售业颓废之际,2019年利丰核心经营利润下降22.9%,营业额减少10.1%。

但得益于利丰物流业务利润率的贡献,利丰总利润率提高了0.1%,至10.7%。利丰牵手普洛斯,显然更为看重普洛斯手里成熟而庞大的物流资产,也更加展现了利丰在物流方面的野心。

(三)2022年:马士基完成收购利丰物流

2021年12月,全球最大的集装箱航运公司马士基宣布已达成协议,将收购总部位于中国香港的合同物流公司LF Logistics(利丰物流),此次交易价值36亿美元(约合248亿元)。

从全球海运老大的巨额收购,能看巨头们端到端全链路物流解决方案的无穷野心。而利丰似乎已经失去了昔日雄心。

那么马士基和利丰为什么会同意本次的收购呢?在此之间两者都得到了什么利好呢?

二、利丰为何被卖?

利丰的成长伴随着香港的兴衰,它独具特色的全球供应链管理,更使其四度成为哈佛商学院MBA的教学案例,其当家人冯国经、冯国纶兄弟,被称为“亚洲最有头脑的商人”。

利丰(1)1907.png

利丰辉煌时,正是香港作为中国与全球贸易的超级接口时代,彼时的利丰享受到大陆发展的超级红利,香港成为中国与世界供应链对接的超级枢纽,拥有全球最大的航运企业之一的东方海外(董建华家族)、环球航运(包玉刚家族)、全球最大港口运营商之一的和记港口(李嘉诚家族),全球航空货运龙头港龙航空,这些物流强企使得利丰拥有全球最便利的物流支撑。

(一)香港商业环境骤变:随着近年来美英势力“以港遏华”,不断制造分裂,香港整个商业环境大变,被西方政治势力渗透毒化的部分年轻人越来越狭隘,也是的香港与内地的合作不再像昔日的融洽。

据香港特区统计处第一季度数据显示,第一季度香港本地GDP同比收缩4%。香港财政司司长陈茂波形容,2022年第一季度充满惊涛骇浪,第五波疫情对经济造成沉重打击。

利丰(1)2245.png

(二)香港经济结构问题凸显:香港作为一个小型开放经济体,对外部环境的变化尤其敏感,数据显示2022年第一季度香港本地失业率升至5%,创下八个月以来的新高。

香港政府统计处明确,劳工市场严重受挫,其中与消费及旅游相关行业,艺术、娱乐及康乐活动业,失业状况尤其严重。这也进一步凸显出香港经济的结构性问题。

香港几乎没有制造业,却是全球第六大商品输出地,这得益于香港独特的转口贸易。受疫情影响,香港与内地之间的跨境货运往来因为疫情受到干扰,这使得香港的转口贸易运转困难。导致香港今年一季度对外贸易下跌4.5%,与去年四季度13.5%的强劲增长形成强烈对比。

利丰(1)2525.png

随着李嘉诚等富豪资本转移,使得香港在实业竞争优势渐失去,大陆纺织及贸易等企业不断创新发展,而利丰没有抓住机会,尤其在跨境电商等方面,没有形成优势。也使得其供应链整合服务商角色褪色。

(三)内陆港口兴起:党的十八大以来,随着中国内陆地区进入改革开放高质量发展阶段,不只是深圳港、广州港在升级发展,上海港、宁波舟山港及自贸区等,构建新的外贸高地,香港作为中国超级物流枢纽的地位逐渐降低。

三、马士基能获得什么?

马士基CEO施索仁曾表示,马士基已经成为一家盈利能力和业务不断增长的物流公司,并一直对外强调能为用户提供“端到端供应链服务”。

为此,马士基一直在利用收购将海运业务扩展到内陆物流,希望在亚洲和美国港口之间的货物运输市场中占据更大的份额,然后从港口到仓库或企业,甚至最后一公里到每个终端消费者。

(一)优质的仓配能力:马士基2022年8月31日发文表示,通过此次收购,马士基现有资产组合将增加223个仓库,在全球的仓储设施将达到549个,总占地面积达950 万平方米。显然通过此次收购,利丰物流的物流网络控制权将全归马士基所有,马士基能为用户提供优质的仓配履约服务。

利丰(1)3021.png

(二)从船运到供应链:近几年集装箱一箱难求的繁荣只是疫情下的特例,也是因为疫情造成的供应链断裂和运输不稳定导致的,但仅控制运输资源,远远不能帮助全球化的工商业巨头。如何从全局解决客户企业提效降本的需求?

   唯有做供应链全链路的服务。对马士基而言,如何使业务从海上延伸到陆地上,从运输物流向供应链服务延伸,是这位百年“船老大”的当务之急。

而利丰物流在亚太地区业务覆盖范围广泛,拥有行业领先的供应链履约能力,并且专注于零售、批发和电子商务领域的B2B和B2C配送解决方案,拥有深厚的客户关系和卓越的运营。

有助于实现马士基一直强调的 “通过管理资产为客户提供端到端供应链服务”的战略;有助于增强马士基在亚太地区的物流业务能力。

(编辑 雪晴 武易)

 底图.jpg

点赞
收藏
雪晴 武易
共发表1篇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