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话大清首富伍秉鉴:晚清的世界物流大鳄
2022-06-22 19:00:00
1464
0
掌链 老八

3月,胡润研究院《2022全球富豪榜》发布,而仅中国粤港澳大湾区占302位,富豪人数位居全球第一。去年《财富》世界500强名单,有99家企业总部在全球四大湾区,其中粤港澳大湾区有25家企业上榜,数量首次超越全球最大城市群纽约湾区。

在中国外贸和物流进化历史上,有一个群体被遗忘,这就是清朝末年的“十三行”,就在今日的粤港澳大湾区;在中国外贸和物流名人册上,有一个人物被遗忘,清朝末端的“伍秉鉴”,也营商在粤港澳大湾区。

2001年,美国《华尔街日报》统计了1000年来全球最富有的50人,有6名中国人入选,他们分别是成吉思汗、忽必烈、和珅、刘瑾、宋子文和伍秉鉴。其中,只有伍秉鉴是纯粹的商人。

道光十四年(1834年),据伍家统计,伍秉鉴私人资产已达2600万两白银,按实际购买力折算成今天的人民币,大约是50亿元。要知道,当时大清国库一年的总收入也就是4000万两左右,美国同时代的首富资产约700万两。

伍秉鉴从商四十多年,成为“广州十三行”行商之首,经营着大清王朝全盛时期唯一的对外通商口岸,从容游走于官、商、洋人之间,活跃在中西贸易的舞台上,投资遍布南洋、印度、欧美,成功打造了一个富可敌国的跨国财团。

2.1.jpg

掌链《首席供应链官·物流史话》今日与伍秉鉴隔空对话,重温“广州十三行”当年盛况与伍秉鉴遍布全球的商业物流版图。

一、行商之首:伍秉鉴与广州十三行

掌链:如今,中国改革开放已经四十多年了,但要说开中国对外贸易先河的人,可不得不提您“广州十三行”的伍行长啊。欢迎您做客掌链的《首席供应链官》访谈间,此前我们采访过晋商代表大盛魁号创始人王相卿,在清朝影响全球的商人中您享誉世界。。今天,您能先给我们讲讲您和广州十三行的故事吗?

2.2.png

图片来源:香港公开图书馆

伍秉鉴:说起来我们这些人也是受了官府的恩惠才能做起外贸生意。清代一直有海禁政策,但对外贸易毕竟不可完全断绝。在清康熙二十五年(1686年),“广州十三行”成立,一批有生意头脑的人被官府选中特许从事外贸生意,与外商进行垄断交易,并代海关征缴关税。从乾隆二十二年(1757年)开始,清廷实行全面海禁,仅保留了广州一地作为对外通商港口。这时,位于广州城郊西南角、珠江边码头的十三行,便成了全中国唯一可以合法进行外贸生意的商家。

掌链:你们做的是全国独一份儿的生意,利润之巨大可想而知了。

伍秉鉴:是啊,乾隆中期后,“十三行”每年为清政府贡献的海关收入多达上百万两白银,因此“十三行”被称为“天子南库”。所谓的“十三行”,实际只是一个统称,并非是13家,多时可达几十家,少时则只有4家。当时,外商洋行来中国做生意受严格限制,例如,外商与中国官府交涉,必须由十三行作中介,外商不得在广东省住冬,番妇不得来广州,外商不得坐轿,外商不得学汉文等。

由于十三行享有垄断清朝海上对外贸易的特权,凡是外商购买茶叶、丝绸等国货,或销售洋货进入内地,都必须经过“广东十三行”,所我们这伙人逐渐成为与两淮的盐商、山西的晋商并立的行商集团。

2.3.png

广州十三行(图片来源:Life of Guangzhou)

掌链:所以您与外商打交道是十分有经验了。屈大均有诗云:“洋船争出是官商,十字门开向二洋。五丝八丝广缎好,银钱堆满十三行”,看来这样的繁荣景象不是虚言啊。

伍秉鉴:是的,我从商早期的贸易对象有荷兰、英国、丹麦、西班牙等西欧国家,外商们也喜欢与我们做生意,因为官办的商行,十三行价格统一,货不搀假,不欺诈,有良好的商业信用,外商要中国商人代办手续,也多通过十三行。美国商人亨特是我的一个贸易伙伴,他在《广州番鬼录》中就对十三行有过记录:“与被指定同我们做生意的中国人(指广州十三行)进行交易十分便利,众所周知,他们也很诚实,我们形成了一种对自己人身和财产的绝对安全感。”凭着官府的特许和外商的信任,十三行垄断了对外贸易,你们今天的中国外运作为中国最大的国际货代企业,其实比起十三行,还是差很多,十三行不只扮演国际货代,还直接参与到采购和交易,相当于外贸供应链服务。

掌链:在当时的社会环境下,您不局限于本地市场,而是凭着开放思维与外国人做大生意,不但造就了繁荣的外贸和富有的行商群体,对以后中西方商业的发展也产生了重要影响。虽然到乾隆三十六年(1771年)广州十三行即被解散。但您经营的怡和行成为了最著名的商行,您的家族更是坐拥2600万银元(估值约50亿人民币),是当年的世界十大首富之一。

二、人流,物流,商流

掌链:您刚刚提到,广州十三行的行商不只您一家,那么您是如何一步一步做到行商之首呢?

伍秉鉴:我祖上几代都是商人,清康熙初年,我们伍氏的先人就迁往广东定居,并开始经商。我的父亲伍国莹最初曾在广州首富潘启家中做账房,后来他离开潘家,独立创建了怡和洋行,成了广州十三行的“行商”一员。耳濡目染,我也学了不少经商、做人的门道。嘉庆五年(1800年),我开始主持怡和洋行,我认为经商之道是人流、物流、商流缺一不可,与人打交道是做生意的根本,像我们做外贸的就需要游走于官府、外商与同行之间,处理好各方面的关系,人流拉动商流,商流带动物流。

2.4.png

图片来源:South China Morning Post

掌链:在现代,我们的供应链讲究全链路优化,您这是在无形之中已经运用了这个思想啊。那您能具体说说如何与官府打交道吗?

伍秉鉴:我们做行商的,不管自身能力多强、格局多大,无法回避生意建立于官方背书的“行商”身份之上。所以我一直非常注重维护和官府的关系。我经常登门拜访总督、巡抚等高官,逢年过节,广州各级官员必然都会收到怡和洋行的礼金,不少官员还被请到伍家大宅吃喝看戏,今天你们叫商业贿赂吧,但当时从无奈之举变成约定俗成。

为了让生意更好做,我还花钱给自己捐了个三品顶戴。由于我乳名亚浩,因此还被洋人起了个外号叫“浩官”。在他们看来,我的官方背景似乎深不可测,而这也是他们很愿意和我做生意的重要原因之一。当年鸦片战争爆发,《南京条约》签订后,清政府在1843年下令行商偿还300万银元的外商债务,而我一人就承担了100万银元。

掌链:是不是可以说晚清的没落,十三行也是受害者,因为官府腐败,才有商业贿赂和卖官鬻爵;因为国家衰落,难敌外敌殖民侵略,你们也背负了国债。不过,您的主顾主要还是那些外商,在美国历史上,曾有一位留下八位数遗产的“千万富翁”,他就是1848年去世的当年美国首富约翰·雅各布·阿斯特,而他能混成美国首富,靠的就是和大清朝做买卖,而您就是他最重要的一个贸易伙伴。那么您是如何取得外商们的信任呢?

2.5.jpg

怡和洋行(图片来源:中文百科全书)

伍秉鉴:是的,赚外国人的钱是我们的主要业务。我经营怡和洋行时,同欧美各国的重要客户都建立了紧密的联系。我时刻记在心里,我自己既是中国封建社会的官商,又必须懂得依靠西方商人的贸易方式发财致富。所以我领导的怡和洋行在当时同外商联系最为紧密,可以说与英国东印度公司、散商和美商中打成一片。和他们做生意,靠的就是慷慨的声名和信誉。

有一次,一个波士顿商人替我承销一船生丝,本来是获利丰厚的,但他自作主张用赚来的货款购进了一批英国毛织品,结果产品滞销,欠了我7.2万银元的债务。他又一直没有能力偿还,故也无法回到美国。我知道此事后并没有为难他,而是叫人把借据拿出来,对他说:“你是我的第一号‘老友’,是一个最诚实的人,只不过不走运。”说完,我就把借据撕碎,并对他说“我们之间的账目已经结清,他可以随时离开广州回国。”这一举动在所有美商之间传为美谈,大家更愿意与我打交道了。

掌链:7.2万银元,折合今天的人民币约1000万。您如此慷慨,怪不得美誉传遍全球,应该有不少外商主动登门要跟您做生意吧?

伍秉鉴:此话不假呀,但是吃独食总是不长久的。当年有个英商要在广州找家洋行代理羽纱销售,最后我们怡和洋行凭着实力最强、信誉最好接下了这个大单子。不过我接下生意后就决定要分利让利给各商行了,就在生日那天请所有行商吃饭。酒过三巡,我起身对大家表示,“羽纱生意盘子太大,怡和洋行一家吃不下”,邀请大家一起参与。

掌链:这可是独霸市场的大好机会啊,您为何如此慷慨?

伍秉鉴:我当然不缺独立运作羽纱生意的财力,但是我很清楚,如果吃独食,一定会成为其他同行的公敌,对自身发展反而不利。事实也确实如此,我的做法使得同行们不仅没了敌意,反而对我们怡和洋行感恩戴德。渐渐的,大多数行商都对我十分尊重,我成了众望所归的行商领袖。

掌链:慷慨之外,您也是非常精明的啊,所以您的怡和洋行成为了“十三行”中的后起之秀。您作为行商领袖真是非常有担当,1811-1819年,您还向几家濒临倒闭的商行累计放贷200多万银元。所以到19世纪20年代,怡和洋行已经无可争议地成为“十三行”的“总商”。

三、晚清的世界物流大鳄

掌链:在1834年以前,伍家与英商和美商每年贸易额达数百万两白银,您还是东印度公司的“银行家”和最大债权人。因为如此,“伍秉鉴”这个名字在当时的西方商界享有极高的知名度,一些西方学者更称您是“天下第一大富翁”。能跟我们讲讲您享誉全球的“物流商道”吗?

伍秉鉴:要把生意做大做强,走向世界,好的产品是根基。我做中西贸易,主要经营我们中国特色的丝织品、茶叶和瓷器。就拿我们怡和行主营的茶叶贸易来说,尽管当时欧洲各国对茶叶质量十分挑剔,但怡和行的功夫茶一直被东印度公司鉴定为最佳,标以高价出售。久而久之,凡是装箱后盖有伍家戳记的茶叶,在国际市场上就能卖得出高价。

掌链:您真是制造品牌效应的行家里手啊!

2.6.jpg

图片来源:min.news

伍秉鉴:过誉,过誉。打响名声固然重要,但是要我说找准市场才是更为关键的。还记得前面波士顿商人卖不出去的那批毛织品吗?它们虽然在中国滞销,但不见得真没市场,我分析了世界各地的市场行情,迅速将其盘活,卖到了菲律宾,也收益不少

掌链:您的市场敏锐度与您放眼世界的商业眼光分不开。

伍秉鉴:是的,除了与英、美等大国的贸易,我们怡和行还拥有庞大的世界贸易网路,在印度、孟加拉、马来西亚、西欧的荷兰、普鲁士等国都有业务,我在世界各地结交了不少朋友,包括欧洲、北美、南亚和东南亚等地区,他们成为我的长期合伙人与代理人,帮我打理本地商务。

掌链:他们愿意与您合作也是因为您对待这些合伙人和代理人宽厚慷慨。

伍秉鉴:当然了,做人是第一位的,但是所谓“物流商道”,只把货运到世界各地是不够的,那只是做到了“物流”,我们的货品到哪里,就要把产业开展到哪里,灵活投资,长远规划,这才是“物流商道”。

掌链:我听说您在国内买了大量的田产、宅院、茶园、店铺,都生意兴隆。

伍秉鉴:是的,银子只有变成资本才是长久的。我还在美国、欧洲、印度、新加坡等地都购买了房产。不过,只有抓住能够产生重大影响的关键领域进行投资才能带来真正的收益。道光九年(1829年),我认识了一个叫约翰·福布斯的美国年轻人,他在怡和洋行当学徒工。我很欣赏这个机智乖巧的孩子,就收了他做干儿子。8年后,他想回美国发展,我就交给他了一张50万银元的银票,希望他能把这些钱用在最有发展前途的事业上。福布斯回国后就写信和我商议,共同决定将这笔钱投向密歇根中央铁路、密苏里河铁路等干线的启动资金。后来,依靠这笔投资,我们顺利在美国展开了铁路运输业务,成为横跨北美大陆的泛美铁路最大承建商。

2.7.jpg

密歇根中央铁路(图片来源:American-Rails.com)

掌链:您的投资眼光与魄力真是令人啧啧称奇啊。

伍秉鉴:我还资助福布斯在中国成立了旗昌洋行,它是19世纪东亚地区规模最大的美国代理商行。有怡和洋行的长期担保,旗昌洋行迅速壮大,垄断了美国对华贸易。我不仅把它作为茶叶等外销产品的代理商,还对其注资附股,施加影响。我坚持投资旗昌洋行也有长远考虑,条件就是我的投资利息要支付给伍家后裔。

掌链:到光绪十七年(1891年),旗昌洋行破产前,伍家累计已投资了100万美元,每年利息所得则超过4万美元,成为您留给子孙的丰厚遗产。

伍秉鉴:我们伍家在美投资,已涉及金融、证券、保险、房地产等许多行业,每年可收利息银20多万两,我也因此在交易过程中得到了较大的优惠。

2.8.jpg

旗昌洋行(图片来源:The Industrial History of Hong Kong Group)

掌链:您这也算是做供应链金融了!不过,也是了不起的清朝国际投行了。。除了在美国的投资,您还有那些重要的贸易伙伴呢?

伍秉鉴:我在广州主要是跟英国人做贸易,也把产业和债务放到了国外,英国东印度公司每年结束广州贸易前往澳门暂住时,总会将货款交给我代管。公司资金周转不开,也向我借贷。

掌链:所以您就成为了英国东印度公司最大的债权人,每年光支付给您的利息便有好几万两。您将财力投到几个关键领域,使得资本收益最大化,再放贷给欧美贸易公司。凭借这样的全球化、多元化投资,怡和商行的金融资本遍布欧洲和美国。

掌链尾图.jpg

 


点赞
收藏
老八
共发表27篇作品
最近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