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原上的快递:苏宁“火箭哥”坚持“最后一公里”服务
11-06
46
0
掌链 

在冰层一米厚的呼伦湖看冬捕,在额尔古纳湿地看雾凇,在白桦林里听风吟……

满洲里,原称“霍勒津布拉格”,在蒙语里是“旺盛的泉水”的意思。大片的草原连绵着天空,星星点点的蒙古包错落在其中;城市之内,“洋葱头”式建筑、套娃广场又尽显俄罗斯风情。

满洲里是我国最大的陆运口岸城市,地处中俄蒙三国交界,身处草原腹地,独特的地理位置让满洲里成为了贸易往来的通道。载着圆木的火车穿越中俄两国国门呼啸而过,来自蒙古的居民带上一家老小来世纪广场进货,开着大货车的俄罗斯司机们在草原公路上驰骋……每天在这幅热闹图景中奔忙的,还有王公卿。

0611.jpg

(王公卿在中俄交界处,两国国门屹立)

王公卿,是苏宁物流呼伦贝尔市的配送员,草色与天色之间,王公卿见证了别样的精彩,也用“火箭哥”的方式守护着这一方广袤天地。

日行八百公里:公路片每天都在“上演”

“就是这个牌子这!”开着物流车行驶在绥满高速公路上的王公卿格外激动。

前年腊月二十,气温低至零下二十度,王公卿和同事拉着一车货物从苏宁物流海拉尔配送中心回满洲里物流点。由于当天气温极低,车坏在了半路上,一直打不着火,王公卿和同事只能下车沿着公路走路取暖,他们几经周折才终于找到了满洲里的一辆货车来接他们。当天的货物不能及时配送,王公卿首先给顾客一个个打电话说明了情况,保证第二天为顾客准时送到家。回到满洲里的时候已经是凌晨三点,来不及多休息,早上五点,为了兑现给顾客配送的承诺,王公卿和同事又开始了工作。

0612.jpg

(早上7:30,王公卿开着物流车行驶在绥满高速上)

每天早晨七点,王公卿都要从满洲里出发,到200公里外的海拉尔配送中心拉货,来回400公里,每天有六小时的时间行驶在绥满高速公路上。帮人修过车、拉过驴友、见过网红直播、捡到过小羊羔……自2017年末成为一名苏宁“火箭哥”,王公卿在这条草原天路上发生过的故事数都数不完。

0613.jpg

(王公卿在苏宁物流海拉尔配送中心清点货物)

“天苍苍,野茫茫,风吹草低见牛羊”,在草原公路上行车,遇到牛、羊和马是常事。

“有牛的时候可得慢点开,有时候你越想快点从它身边过去,它越冲着车来;羊群就是抱团,有时候一群羊在路上围个圈就不走了,就得赶着头羊先下去”。配送两年,王公卿处理起路上这些可爱的“小麻烦”已经颇有心得。

0614.jpg

(王公卿送货途中遇到羊群)

呼伦贝尔草原地区的配送不同于城市,居民聚居比较分散,像根河、牙克石这样的地方,距离满洲里更是有三四百公路的路程。经过两年时间,结合呼伦贝尔当地的地域分布特色,王公卿已经和同事摸索出了适合当地的配送方法:“其实在我们这块配送主要是路上远,但是为了配送时效我们一点都不耽误,装了货立马往回赶,中途路过新巴尔虎左旗、陈巴尔虎旗有货我就在电脑上扫码派单了,直接顺路一路送过去,这样不走回头路,也能让货物第一时间到达顾客手里。”满洲里及其周边,越来越多的居民开始享受到了当日到、次日达的高品质高时效的服务。

0615.jpg

(王公卿在路上找到信号好的地方,用电脑派单)

“X344 7”:用一串“神秘代码”找牧民

草丰水美鸟欢鸣,呼伦湖泛起涟漪,呼伦贝尔广阔的草场养育着当地的游牧民族。

0617.jpg

牧民们在草原上放牧,虽然有自己的草场,但随着羊群的迁徙,蒙古包也会跟着移动,要找到他们的准确位置还是要花点功夫。

在一望无际的草场上怎样才能找到牧民?

有一次,王公卿接到一单两桶大豆油的单子,收货地址写着“满洲里通湖路7公里处”。

0618.jpg

(王公卿驾车行驶到通湖路7公里处)

在送货的路上,王公卿提前和顾客电话联系,接电话的是一个蒙族大娘,她告诉王公卿,她会一边放羊,一边往通湖路的方向走,前去接他。王公卿一路沿着通湖路开车,开到X344 (通湖路)7公里标牌处的地方,远远就看到一片羊群和一个小小的身影,这就算接上了。从通湖路到大娘的蒙古包还有2公里小路,不能通车,王公卿就下了车提着两桶5升的大豆油,和大娘一起赶着羊群走回家。

0619.jpg

(王公卿骑马为草原深处的牧民送货)

“公路名+公里数”,是王公卿找到牧民的第一步,有时候牧民扎得深,王公卿还是会多打几个电话、到草原深处才能找到蒙古包。骑马、骑摩托,王公卿各种交通方式都用过。

随着经济水平的不断发展,牧民的生活方式也在不断变迁。以往,牧民们购买生活用品通常是开着拖拉机去民房集中地区购买。现在,家里在外上学的孩子们会通过手机下单,米面粮油这样的生活用品都可以直接送到蒙古包,这样的购物方式给游牧民族带去了很大的方便。

0620.jpg

(王公卿为巴雅尔大叔送来快递,大叔家的狗乖巧的等在一旁)


巴雅尔大叔的蒙古包扎在绥满高速1470公里处,王公卿常给大叔送小件。 “现在有苏宁,儿子在网上就给我买好多东西,还买过小音箱,在包里待着听听歌挺有意思。”巴雅尔大叔还告诉王公卿,不仅是他儿子,周围一带的蒙族人很多都认准了苏宁。

在呼伦贝尔地区,苏宁物流的服务已经触达呼伦贝尔大草原的各个角落。路上远一点,电话要多打几个都没有关系,最重要的是不能辜负在外的草原孩子们的惦念,也不能辜负了草原深处的这一份期待。


0621.jpg

服务中俄蒙三国:温暖交付不断升级

满洲里西临蒙古国,北接俄罗斯,素有“东亚之窗”的美誉。走在满洲里的街道上可以常常碰到蒙古人和俄罗斯人。王公卿平时也经常给俄罗斯顾客送按摩椅、椭圆机、跑步机这样的健身器材。

0622.jpg

(王公卿为世纪广场的商家送货,很多俄罗斯顾客会在这里挑选商品)


王公卿没学过俄语,别人也会好奇,平常送快递,怎么和俄罗斯人沟通呢?

“基本上我们常年在这跑,其实也能听懂几句俄语,但是基本靠比划,像签字的话就比划写的动作就行”。

0623.jpg

(俄罗斯顾客在快递盒上签收)

在满洲里,王公卿服务的俄罗斯人分为两类。第一类是在满洲里租房的俄罗斯人,王公卿会直接送货上门;第二类则是依旧住在俄罗斯境内的俄罗斯人,“有些东西他们当地买不到,比如一些健身器材,他们就从苏宁易购网上下单。”这一类顾客,一般都有固定的代购公司,王公卿准时将货物送到,代购公司会把这些货物再寄到俄罗斯。

0624.jpg

(王公卿和同事在苏宁帮客服务中心卸货)


今年四月,王公卿所在的物流点升级为苏宁帮客呼伦贝尔市服务中心,从刚开始的一天几单大件,到现在的一天七十多单大小件,王公卿的事业越来越好。除了同往常一样把快递交付到顾客手中,王公卿也能够为中俄蒙三国的顾客提供送、装、修等十位一体的综合服务。满洲里虽然相对偏远些,但中俄蒙三国顾客能享受到的服务却一点都不少。

0625.jpg

(王公卿和同事为扎赉诺尔区的一户人家送装冰箱,并提供代客检服务)

春去秋来,周而复始,草原由绿转黄,到白雪覆盖,再到冰雪消融,王公卿见证了呼伦贝尔大草原一年四季的变换。 “以前我脾气可不这样,一点火就着,干时间久了每天笑脸相迎的,顾客心里舒服,我也挺痛快的,没啥气可生的,乐呵呵的挺好。”

0626.jpg

(一天的工作结束,王公卿回到家给怀孕的妻子洗脚)

明年二月,王公卿的宝宝就要出生了,等到天气转暖,草地吐出新的嫩芽,王公卿也将带着妻子和孩子迎接草原新的四季。“这活忙是忙了点,但是自由,能遇见形形色色的人,现在踏踏实实干活,把自己服务做好,把自己小家照顾好,这样就挺好。”

0627.jpg

(满洲里夜景)

双十一即将来临,除了做好各种准备之外,王公卿也每天都在祈祷双十一不下雪,“有个好路况好天气,能快点把快递交到顾客手里。”


点赞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