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政府“硬碰硬”货运司机?总统警告罢工司机别把供应链当人质
2022-12-01 19:58:28
762
0
掌链 管一 卢宇

11月24日由于不满工作待遇,韩国2.5万名卡车司机发起大规模罢工活动。他们驾车排成长龙,直接中断运输,封锁道路。

当日晚,韩国总统尹锡悦警告道,在经济危机期间将国家供应链“作为人质”是非法的和不可接受的。政府将可能介入货车司机的全国性罢工,行使行政命令迫使罢工货车司机返岗。

所谓“行政命令”,就是按照韩国法律,如果物流公司或货车司机无故拒绝工作,造成货运物流的大混乱,韩国国土交通部部长就可以申请强制性的“开工令”。

image001.jpg

(韩国总统尹锡悦  图源:rokdrop.net)

违反这一命令将可能会被判处最高3年的监禁、或最高3000万韩元(约合248700元人民币)的罚款。

此前韩国GDP的三季度增速创下了年内新低。对依赖外贸的韩国经济,货车司机大罢工无异于雪上加霜。据11月25日数据显示,韩国总统尹锡悦目前的施政好评率仅为30%,差评率为62%。

一、祸起“安全运费”,全球第6大疫情国承压

对这次韩国政府与货运物流行业的矛盾,尹锡悦指责大罢工主要组织者即韩国货运卡车司机团结工会(CTSU,下称韩国货车司机工会),在国民、企业和政府齐心协力的情况下,发起了这场无限期的集体拒绝运输运动。

而罢工导读起因于韩国货车司机工会与政府关于一项名为“安全运费(Safe Freight Rate)”制度的拉扯。这一制度于2020年1月推出,旨在保障货车司机的最低收入和工作条件,限期3年,到2022年年底,这一制度将到期。

韩国疫情并没有结束,截至12月1日,韩国新冠确诊人数达2716万人,居全球第6位。韩国单日新增感染人数位居全球第四位,达67415人。疫情对对韩国货车司机影响仍在继续。

image002.jpg

(停运的卡车 来源:The Traits Times)

随着今年燃料成本飙升,货车司机呼吁政府将“安全运费制”永久化,他们还呼吁政府将该制度的适用范围从水泥和集装箱运输业扩大至其他行业的运输司机。

今年6月,货车司机举行了为期8天的罢工,导致整个韩国货运业延误和供应链中断,造成了超12亿美元(约合84.9亿元)的产量损失以及无法交货带来的损失。

韩国政府对此近期做出了一些让步,表示将把“安全运费制”延长三年,但拒绝了货车司机工会其他要求,即把福利政策覆盖到燃料、钢铁等行业的司机。

韩国货车司机工会拒绝了该妥协协定,决定再度发动罢工,这也是距离今年上一次货车司机的全国罢工不到6个月,也是目前规模最大的货车司机罢工。

韩国全国货车司机42万人,此次罢工则达2.5万人。截至目前货车司机大罢工已经冲击韩国供应链安全稳定,导致韩国钢铁、水泥和石油产品的生产和运输大规模停摆。

二.货运物流中断,冲击韩国支柱产业供应链

韩国到2021年位居全球第十大经济体,亚洲第四大经济体(仅次于中日印),这高度依赖于外向型的汽车、半导体、钢铁、能源石化等支柱制造产业,而外向型经济高度依赖货运物流保障。

(1)汽车供应链:现代汽车及LG电池等受冲击

汽车业是韩国支柱产业,韩国汽车2021年在全球市场所占份额约8%,其中电动汽车出口在全球排名第四。按销售量计算,韩国现代起亚汽车集团已位居世界第三大汽车制造商。

现代汽车公司工会官员表示,罢工导致了零部件短缺。现代汽车公司位于蔚山最重要的工厂产量25日下降至约 60%。这些工厂在周末加班以清理积压订单。

据悉现代在蔚山工厂每天生产约 6000 辆汽车。截至11月25日,此次罢工使韩国现代的汽车制造商损失了 4000 至 5000 辆汽车,总共价值高达 2350 亿韩元(12.7 亿人民币)。

image003.jpg

(韩国卡车司机停止工作 来源:Yahoo News)

目前,起亚公司的一些员工正在使用新组装的汽车送货。韩泰轮胎是大众汽车和梅赛德斯-奔驰等主要汽车制造商的供应商,其日出货量已降至平时的 50% 左右。

韩国汽车电池巨头LG新能源、SK创新的电池部门 和三星SDI占据了全球电动汽车电池市场的四分之一以上。

电池厂商表示,停工也可能打击电池材料的供应链,特别是用氢氧化钴、金属钴、镍金属和硫酸镍等集装箱运输的产品。运送空集装箱的卡车短缺也可能导致货运市场的集装箱短缺。

一位制造商官员表示,作为预防措施,一家电池制造商在罢工前发货。该公司上周没有遇到中断,但如果罢工,将重新评估其货运处理。

(2)半导体供应链:原材料货运受影响

韩国的半导体产业占整个国家GDP总量的5%,但占韩国出口总额的20%。主要集中在全球第二大智能手机及芯片制造企业三星等。货车司机罢工对半导体产业同样影响巨大。

目前,司机工会表示,卡车司机计划停止运送蔚山生产的半导体原材料。一位制造商表示,鉴于其原材料库存,一家大型科技制造商预计近期不会出现中断。

由于罢工导致物流停摆,一家生产芯片清洁原料异丙醇(IPA)的韩国企业在向一家中国公司供货时出现了困难,而这家中国公司是向其他芯片生产商供应芯片的上游企业。目前该公司约有90吨的货物被推迟发货。

有分析师预计,韩国司机罢工对韩国芯片制造商的影响可能有限,因为三星和全球第二大存储芯片制造商SK海力士通常都会保留三个月或更长时间的库存,尤其继日本在2019年限制出口芯片材料后,上述两家公司的库存都大幅增加。

image004.jpg

(卡车工人静坐 来源:YaHoo News)

但是,如果罢工长期持续,几大半导体厂商的运输系统将被工会成员影响,物流瘫痪导致零部件供应不畅和价格波动可能无法避免。

(3)钢铁与水泥:浦项制铁与现代钢铁等货运难

韩国是全球钢铁制造业大国,作为全球第二大造船国、全球第三大汽车制造业国家,自然带动钢铁产业链发展,其中浦项制铁(POSCO)在去年位居全球十大钢铁企业居第六位。

面对货车司机罢工,浦项制铁警告,罢工可能会导致工厂的维修工作放缓,该工厂今夏曾遭洪水袭击。罢工导致两家工厂的出货量减少了约三分之一,即每天 35,000 吨。

韩国钢铁协会的数据显示,6月的罢工期间,包括浦项和现代在内的五家韩国钢铁制造商未能运送72.1万吨钢铁产品。根据政府估计,由此造成的产出损失达到1.15万亿韩元(合60亿人民币)。

另外一家韩国钢企巨头之一现代钢铁表示,由于货车司机罢工,其浦项工厂中每天约8000吨钢铁产品的出货量无法运出。

韩国水泥制造也受到冲击,韩国水泥协会的一位官员11月27日告诉路透社,由于罢工,该协会成员工厂约有 90% 的水泥无法运出。据韩国水泥协会估计,自22日罢工开始以来,该国水泥行业每天的收入损失约为 150 亿韩元。截至25日,估计水泥企业的累计收入损失约为 3.3 亿人民币。

一家大型水泥制造商的一位高管表示,截至周五(25日),卡车司机已停止运输四天,而原材料即将耗尽,库存即将达到容量。

(4)能源石化:第五大炼油国的货运痛

韩国石化工业协会11月28日表示,自罢工以来,韩国石化产品的日均出货量已削减至通常的 10%。罢工威胁到聚乙烯和聚丙烯的物流。

截至11月24日,一家主要炼油厂的出货量和交付量并未受到太大影响,加油站的库存通常可以维持两周。不过,该炼油厂的一位官员表示,如果罢工时间延长,情况将会恶化。

韩国拥有世界第五大炼油能力,2020年初原油蒸馏炼油能力达到330万桶/日。

image005.jpg

(韩国化工石油运输停滞 来源:Reuter)

据媒体采访,韩国三家石油化工公司的高层表示,他们已通知客户韩国的罢工运动,并打算提前发货。根据韩国石油化学工业协会的数据,6月罢工期间,主要石化公司的日出货量下滑至正常水平的10%左右。韩工业部估计,罢工当时使石化行业损失了约5000亿韩元(合20亿人民币)。

铁路公司表示,货运铁路已经停止接收危险和安全敏感材料的装运,为可能的停工做准备,以确保敏感货物不会无人看管,出现安全隐患。

此次罢工对主要通过铁路运输的乙醇产生的影响最大。“几乎所有乙醇都通过铁路运输,并且在中西部生产。如果乙醇的运输因罢工而受到限制,美国政府将不得不围绕目标做出决定。

根据美国可再生燃料协会的数据,美国大约70%的乙醇通过铁路运输,从中西部运往沿海市场。由于乙醇约占美国汽油量的10%-11%,因此将燃料送到终端进行混合的任何中断都可能影响汽油价格。

三.韩国快递物流及空运物流受冲击

制造业和外贸的发达,成就了韩国物流业的发展,半导体和智能手机行业发展是的韩国大韩航空长达六年位居全球最大航空货运企业,而韩国海运、快递等行业同样发达,但这个行业也在遭受货运罢工冲击。

1. 希杰物流:快递包裹大量延迟

韩国综合物流协会的数据显示,2021年韩国的快递销售额为8.5万亿韩元(约合459亿人民币),运送包裹约为36.3亿件,韩国最大快递快运企业希杰快递市场份额占有率最高,为41.9%,甩第二名韩进物流近28个百分点,第二名和第三名的市场份额(25.5%)全部加起来也勉强到希杰物流市场份额的一半。

希杰2021年12月进一步升级,分包商雇佣的1700名工人表示拒绝工作,随后韩国全国范围出现了大规模的物流停摆,滞留包裹最多时达到了43万个。

image006.jpg

(希杰物流受罢工影响 来源:korgou)

而此次罢工的25,000 名工会成员(占全国 42万名卡车司机的不到 6%)加剧了全面斗争,这是继今年 6 月份第一次集体行动之后的第二次集体行动,持续了大约一周,产生约 2 万亿韩元(108亿人民币) 的经济损失,物流中断造成的巨大经济损失完全由韩国的主要出口商以及当地零售商承担。

希杰物流作为韩国第一大物流,首当其冲遭到打击。截止到11月29日,韩国快递配送延迟的影响在部分地区不断扩大。预计快递业界将出现更大混乱,各家快递公司也在紧急出台各项应对措施。

据了解,目前希杰快递在蔚山市、京畿道城南市及广州市、庆尚南道巨济市、全罗北道群山市和井邑市等地的快递出现延迟。受此影响,线上购物平台纷纷向消费者发出通知,提前告知配送时间可能因罢工而有所迟延。

2. 大韩航空:陆空联运受到冲击

大韩航空是韩国最大的航空公司,自1993年以来一直排名全球货运商前三位,自1991年起,其货运吨公里一直位于全球五大商业航空货运之列。从2004年到2021年,大韩航空的货运在韩国国际航空运输协会公布的国际货物运输类别中一直排名第一。

2021 年,大韩航空在韩国国际航空货运中的份额约为 30.9%,低于上一年的 35.1%,今年由于6月和11月的罢工,根据预测将持续走低。

image007.jpg

大韩货运的主要客户一是医药等产品,二是包括三星电子、SK 海力士、现代汽车和 LG 电子等企业的电子产品。

如果罢工持续下去,韩国主要的出口产品以及相关企业可能无法确保基本部件供应安全和出口产品运输。这也将间接影响韩国的出口和GDP产值。

image008.jpg

(大韩货运停滞  来源:Haps Korea)

三星和 LG 一直使用货运卡车将生产的冰箱、洗衣机、电视机和其他大型电子产品从工厂运往全国各地的机场。尽管这些公司已经通过提前运输产品来为罢工做好准备,但他们仍然担心抗议活动可能带来的后果。

以出口货物为主要运输货物的大韩货运已经受到了不同程度货物运输延迟甚至取消。因此导致大韩货运的货运班机无序的被取消,或者运输班机不得不空载返回,导致成本大幅上升,造成了巨大的经济损失。

四. 深层原因:被动的韩国“虚假繁荣”

由于全球供应链危机和原材料价格上涨等不利因素叠加影响,一部分韩国企业今年业绩步入下滑通道。今年1月初,182家韩国上市公司发布年度营业利润市场预测值,有109家下调了相关盈利数据,占比高达59.9%。

分析认为,俄乌冲突引发的原材料价格暴涨以及供应链动荡,使得生产、消费、投资等经济行为萎缩,最终导致了这一结果。面对经营环境的不确定性和成本压力,韩国企业正在大幅减少设备投资。

据韩国银行(央行)透露,韩国今年一季度的设备投资环比减少3.9%。这是自2019年一季度环比减少8.3%后3年来的最低值。

尽管全球供应链问题和油价上涨使半导体、航空、海运、炼油等行业享受到“超级繁荣”,业绩增幅较大,但大部分专家分析认为,全球供应链危机、原材料价格上涨、物流受阻“三重苦难”带来的影响不会局限于特定行业。

有人指出,三星电子和SK海力士等存储器半导体企业如果遭遇手机、服务器需求萎缩,也无法保证下半年的业绩。另外,韩元对美元汇率的贬值也不会对出口企业起到有利作用。通常,如果韩元贬值,韩国企业的出口价格竞争力就会提升,并带动韩国出口增长。

目前财阀控制着韩国的经济命脉,所以社会阶层固化现象十分严重。财阀们通过高福利和高报酬不断压榨底层百姓,国家的“民主”因此遭到质疑。

image009.jpg

(卡车司机静坐 来源:BBC)

货车司机等底层人员无法享受经济繁荣带来的红利,却要承担经济低迷带来的降薪甚至裁员。如此一来,韩国的发展必定会陷入迟滞。

另外,韩国的人口老龄化也急剧加剧。不久前,韩国成为了世界上第一个零出生率的国家。这导致了本就缺乏劳动力的韩国企业为了业绩不断压榨现有劳动力。如此恶性循环导致罢工此起彼伏。

编辑: 管一  卢宇

底图.jpg

点赞
收藏
管一 卢宇
共发表1篇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