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部门合推立体交通主骨架,万亿级数字货运进阶“三全”竞争
11-09
614
0
掌链 之郎 王沁

打通不同运输方式,数字货运还会迎来更大的发展空间。为实现这一点,国家又有新举动。

10月24日,交通运输部、国家铁路局、中国民用航空局和国家邮政局四部联合发布了《关于加快建设国家综合立体交通网主骨架的意见》(以下简称《意见》)。

未来中国物流会怎样?《意见》提出,“到2035年,国家综合立体交通网主骨架全面建成”“有力支撑‘全国123出行交通圈’和‘全球123快货物流圈’构建,为基本建成交通强国奠定坚实基础。”

image001.gif

由于历史原因,昔日我国交通部、铁路部、民航总局等分治,造成公路、铁路、航空、水运等运输方式缺乏统筹衔接。对此,《意见》把“完善多式联运”等作为十项重点任务之一,这将为数字货运物流市场带来哪些契机?

掌链·第一物流网本期《智在中国》带你了解立体交通主骨架建设下给数字货运发展带来的新趋势。

一、“全路”衔接:跨运输方式整合

联运全路的突破——《意见》提出:

充分发挥各种运输方式比较优势,加快发展多式联运,提高组合效率。加快货运结构调整,大力发展大宗货物、集装箱铁水联运和江海联运,推动集装箱、标准化托盘、周转箱(筐)等在不同运输方式间共享共用,加快推进多式联运“一单制”。

数字货运发展宗旨即寻求全场景、多链路下的货运服务优化,但在立体交通未建立情况下,对数字货运的供需匹配和路由优化智能局限于单一公路或水运等发展不同的平台。

当前,数字货运平台发展困难在哪里?如何构建适配综合交通的数字货运平台?

中国物流与采购联合会公路货运分会专家委副主任尚尔斌在接受掌链·第一物流网采访时指出,“国内的交通网络建设是分部门的,虽然在铁路、公路、水路等方面的建设都取得了很大的发展,但是缺乏统一的规划与协调配合”。

他指出,当前多式联运有两大痛点:一在“多”,多在运输方式跨度大,基础设施要求高,制度分立;二在“联”,联通不畅让交通方式间信息数据协同困难。

对公路、水路、铁路、空运等基础路网的整合升级,是数字货运进阶的必经之路。整合整合,先整再合,交通基础设施线位、点位数字化是整合的关键所在,以此倒逼作为主体的企业推进数字化运输进程。

image002.jpg

一方面,要升级各种运输方式基础设施建设。传统产业中大部分主体数字化基础比较差,需要进一步提高运输路网的智能化程度;另一方面,是打通每个部分全要素周期的数字化环节,才能更好地将多种运输方式进行真正的无障碍合并。

10月8日,交通运输部公布了全国第四批多式联运示范工程项目,中国物流集团下属中储申报的《对接晋鲁豫国家物流枢纽,打造大宗物资散改集多式联运示范工程》项目成功入选,这显示了中国物流集团在多式联运方面的成就。

而深谙多式联运关键的中储智运利用网络货运平台的资源集聚优势,打造了公铁水多式联运基础设施,整合货主和承运方,为客户提供公铁水联运、国际空运、国际海运等综合运输方式。

在标准化多式联运产品基础上,中储智运于10月上线了首期智慧多式联运对接网络货运平台。这一突破解决了客户所需要的线上一票制流转、透明化、服务商整合。而这样的服务仍需要综合交通及多式联运发展的顶层设计助推。

image003.gif

《意见》不只是从基础设施建设上提综合立体交通网主骨架,还明确提出“加快发展多式联运”,反复提出从铁路、水路、公路等多角度完善运输网络。预计,随着综合立体交通网和多式联运发展,跨运输方式的一单到底,集成服务将越来越普及。

二、“全网”融合:实体与线上合体

联运的全网突破——《意见》提出:

“推动各种运输方式信息共享、标准衔接、市场一体化。”“坚持创新驱动,以数字化、网络化、智能化为主线,推动感知、传输、计算等设施与主骨架交通基础设施协同融合建设。”“开展公路数字化行动,有序推进公路基础设施全要素周期数字化,深化高速公路电子不停车收费系统(ETC)拓展应用,稳步推进智慧路网云控平台建设。”

“数字货运平台企业如果只是做简单的信息溯源、开票,是无法做到打通堵点,联系断点。《意见》带来的多式联运发展机遇,不单独针对数字化货运平台,而是对所有参与企业都是一个利好消息。”尚尔斌对掌链如是指出。

在数智化进程上,较为领先的数字货运企业如果只是实现信息追踪,可以开票,很容易被其他企业超越甚至替代。真正能实现价值的数字货运平台必需要融入场景,解决存在的交易难题、数据难题。这需要数字货运的线上平台与线下实体双网结合,线上服务与线下服务双剑合璧。

成立近一年的综合物流“国家队”中国物流集团,也在多式联运等方向做出自身规划。其“十四五”规划提出的“12345”发展战略框架中,构建了两大基础网络,即“物流实体网络”和“物流数字网络”。

image004.jpg

所谓物流实体网络,是积极参与到“通道+枢纽+网络”现代物流运行体系建设中的关键。运用投资自建、并购重组、协议合作、战略联盟、输出管理等多种方式,实现物流设施科学布局、供需适配,提升多式联运能力。物流数字网络,则是以数据为关键要素,以价值释放为核心,以数据赋能为主线。

“不论什么服务,所有的产业都在向数字化、信息化的方向发展,”尚尔斌解释道,“如今不同的交通体系,大量信息在体系内运转,并没有实现互联互通”。

如何让线下网(各类运输网)与线上网(数字货运云平台)高效融合?

尚尔斌表示,统筹搭建多式联运物流基础数据库,融合并上传铁路、公路、水运、航空等线下系统中的基础数据,实现“线下网”中不同运输方式之间信息互联,并与口岸枢纽监管部门间实现信息共享,实现“物流线下走,信息云中行”。进一步提升多式联运数字化、信息化水平,实现多式联运的“一单到底”。

对此,中国物流集团提出,以实现流程处理智能化、数据处理智慧化为目标,围绕数字产业化、产业数字化和管控数字化,构建贯通供给端、需求端、服务端的数字平台,实现数据驱动业务发展,助力智慧物流升级。具体举措包括加速实现产业数字化、积极推进数字产业化、打造数字化管控体系。

三、“全链”集成:全链路系统优化

联运的全链突破——《意见》提出:

坚持绿色集约、创新智能,以多中心、网络化为主形态,以联网补网强链为重点,提升网络效益,增强系统韧性,实现经济效益、社会效益、生态效益、安全效益相统一,加快建设国家综合立体交通网主骨架,构建现代化高质量国家综合立体交通网。

数字货运平台加持多式联运发展,最终必然服务于产业链供应链,实现全场景优化和全链路集成服务。

“多式联运是一项跨方式、跨部门、跨区域、跨产业的复杂系统工程,难在‘多’、成在‘联’,需要各种运输方式和供应链、产业链上下游的深度协同。”北京交通大学教授钟章队说。

产业数字化是“全方位”“全链条”“全要素”的转型升级。正因如此,要想降本增效,非要从整个供应链突破不可。数字货运平台也要顺应全方位、全链条、全要素的供应链集成服务。

如果说基础路网是线的单点突破、实体路网+数字网络是整合打通,那么以全链为视角就是跳出单一痛点,实现拓宽边界,全链赋能,为整个上下游完成降本增效的价值实现。结合这一释义,头部的数字货运平台或应转向数字供应链方向发展。

image005.jpg

作为中国物流集团旗下重要数字化平台的中储智运,其数字战略规划便是围绕供应链全业务流程、业务对象、业务场景,在前沿技术的支撑下,打造数字化解决方案支撑体系、业务平台支撑体系、大数据产品体系,从而赋能供应链上下游企业商品交易、运输、仓储、融资等全链条数字化能力。

为了从源头提升效率,中储智运智慧多联通过业务中台实现网络货运、水运、铁运、空运等不同业务系统对接和业务联动,实现统一订单和全程数字化流转、可视化监控,为客户提供端到端的智慧供应链解决方案。

据了解,中储智运已整合了承运商、场站/港口等服务商,对接工商、税务、交通、公安、海关等相关部门政务信息平台,实现多式联运上下游间的互联互通与资源共享,并在成熟技术支撑下,落地支持了煤炭等大宗类运贸协同业务,提高了多式联运的组织效率,提升产业运行效率。

就目前结构来看,存在多式联运需求的行业普遍都有供应链路长,环节多的特点,涉及企业众多。成熟的数字货运平台要做的是将场景化作为核心,不断深化服务并拓展至数字供应链服务,做到物流可视化、交易过程去中间化、信息联通化,加强链上各方联系。而随着《意见》落实,中国数字货运平台企业或将迈进更大想象空间! 

编辑:之郎  通讯员 王沁

底图.jpg

点赞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