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尘暴掀开供应链之殇:蒙古羊绒
04-02
176
0
掌链 柠檬

全民都变吸尘器!3月28日清晨,漫天黄沙灰土把北京城罩个严严实实。

国家气象局告诉我们,原来在27日,我国内蒙古、甘肃、山西、河北北部等一带就已经遭受了严重的沙尘污染,受西北风的影响,逐渐在北京市蔓延。而2021年2月25日,生态环境部刚宣布《打赢蓝天保卫战三年行动计划》圆满收官。这是哪来的沙尘?

各方监测数据显示,此次中国境内沙尘污染起源于蒙古国,从3月13日晚到15日上午,特大沙尘暴已造成蒙古国6人死亡,80多名牧民失踪。21.jpg

沙尘暴笼罩下的大学校园 

一、沙尘暴背后的蒙古国羊绒供应链

蒙古国是世界上除中国之外的第二大羊绒生产国,年产量约9400吨。羊绒供应量约占全球的三分之一,是蒙古国除铜和金之外的第三大出口商品。

近年来随着全球对蒙古国羊绒需求的不断攀升,促使蒙古国畜牧业在短期内获得了迅速发展。畜牧业占到蒙古国农业生产的90%,由此可以见得羊绒是蒙古国的国民经济命脉。

羊绒是蒙古国的重要经济来源的同时,羊绒供应链也直接影响蒙古国的经济根基。

据了解,蒙古国的羊绒生产地主要分西部区、杭爱区、中央区、东部区4个区域。其中,杭爱区是高品质且产量最高的羊绒供应区,其次就是山羊绒产量占据较大比例的西部区,这两个区域也被称为高品质高产量羊毛羊绒的供应特区。

此外,蒙古国现有15家羊绒深加工企业,23家洗绒企业,59家中小纺织企业,200家左右的中小作坊。其中,这些企业中的初级加工设备主要进口于中国,深加工设备主要从日本和意大利进口。

中国作为世界上最大的羊绒制品生产、出口、消费国家,自2016年起,蒙古国就跟中国每年轮流召开“中蒙羊绒产业会议”,这个会议在世界上也被称为全球羊绒界的“风向标”和“晴雨表”。

值得我们注意的是,蒙古国每年有90%的初加工羊绒向中国出口,中国在进口这些初加工羊绒后会再对其进行深加工,然后再次对外出口已经制作好的羊绒成品。

中国和蒙古国围绕着羊绒半成品的出售和采购,促使了蒙古国羊绒供应链的持续和稳定。

蒙古国尝到了其中的甜头,为了获取更多的经济收益,蒙古国不惜以牺牲环境为代价,过度放牧违背了自然规律,严重透支戈壁沙漠的植被,导致了这次沙尘暴的出现。

曾几何时,蒙古国也是世界上的草原大国,有80%的国土都被草原覆盖,现如今,由于过度放牧、开矿等对草原造成了极大的破坏,导致完好的草原不足10%。

虽然这次沙尘暴从表面上看是由于严重的过度放牧和气候变化所导致的连锁反映,但对蒙古国羊绒供应链的打击却细思极恐。然而,违背自然的意愿就要接受来自自然的惩罚,蒙古国只能自食恶果。

二、蒙古国羊绒企业供应链正遭反噬

蒙古国政府曾表示,不再单纯的追求羊绒半成品的出口,而是致力于延长蒙古国的羊绒产业链,提高羊绒产品的附加值和利润率。但不可否认的是,蒙古国羊绒产业链的转型升级在未来仍面临挑战。

在去年疫情期间,蒙古国的羊绒现价下降到5万图一公斤,折合人民币约一公斤127元,同期下降了约50%。

蒙古国的羊绒本土企业有很多,生产出的羊绒产品质量也都能得到认可,比如欧洲市场就经常出现蒙古国的羊绒产品。但是由于蒙古国民族企业发展非常缓慢,羊绒产品的出口并未带动其产业链的发展。

80年代由蒙古政府和日资企业共同创办的蒙古国的第一大羊绒品牌GOBI,蒙语是“戈壁”的意思,无论是羊绒原料材质还是制作工艺都让人拍手称赞,在欧洲和日本的知名度都非常高。

GOBI主要从本地采购优质的原材料,并开设戈壁工厂店销售羊绒的配饰和服饰,截止到目前,GOBI公司向来自欧洲、日本、俄罗斯等30多个国家和地区的150多个客户提供“蒙古制造”羊绒产品!

根据戈壁公司2019年的数据报告,该公司的销售总额达到2100亿MNT,支付344亿MNT税款后,实现利润24亿MNT。其中国内销售额占总公司销售额的64.2%,外国游客占国内销售额的49%,其中有将近一半是来自韩国和中国的游客。

2020年的第一季度,疫情影响了戈壁的供应链,前往蒙古的游客流量也被完全打断,在今年,戈壁品牌商店的销售基本上停止,国外的客户也根据情况取消了部分订单。

此外,由于蒙古国的草原退化使得羊绒公司要生产的羊绒数量少了,正常的生产和经营和方式都发生了变化,为了及时止损,戈壁公司不得不裁员250名员工。

其实不仅仅是戈壁,蒙古国知名羊绒品牌Evseg的工厂店供应链上的主要客户群也是韩国和中国游客,它们都主要从牧民手里收购原绒,然后加工成成衣在国内销售或出口国外。

同样也是因为过度放牧导致的草原退化,进一步造成饲料缺失,使得公司的供应链几乎中断,严重影响公司的发展。这样的蒙古国本土羊绒公司还有GOYO、ALTAL……它们都遭受到了环境恶化带来的经济反噬。 

蒙古国羊绒企业代表吉日嘎啦赛罕先生曾表示,他们从牧民手中低价收购羊绒,在领导自己公司的大兵小将对其进行生产和加工,公司获得利润的同时,也尽可能的保证牧民也有所福利,以此来帮助牧民可持续的放羊,努力构建可持续的供应链。

三、稳定的供应链已成刚需

一场特大沙尘暴让我们对蒙古国的羊绒供应链发展走势表示堪忧,可以确认的是,蒙古国生态环境的脆弱性已经对羊绒产业的发展产生了直接的影响。并且,如果继续像现在这样一味地追求经济效益,生态环境恶化带来的更加严重的后果我们将无法想象。

不只是蒙古国,落后就要挨打的思想还在一直延续,落后的发展中国家一直以来都是发达国家生态链的底端,付出了极大的环境代价获取发达国家的一点经济施舍,自损八百对方却毫发无伤,发达国家还在享受伤害后的红利。

话又说回来,中国、韩国、日本,甚至包括欧洲在内都是蒙古国羊绒的受益者,跟蒙古国唇齿相依,都在蒙古国草原退化的伤害链上。

现如今供应链已成国家经济发展的刚需,也是人类命运共同体的一部分,唇亡齿寒,环境恶化带来的经济反噬必将波及全球,我们不能袖手旁观,我们也有责任与蒙古国开展可持续的供应链建设,协同推进全球经济的可持续发展。

底图.jpg

 


点赞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