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京痛斥“完全胡说”!欧亚大陆物流动脉空前危机【地缘物流说】
06-08
807
0
掌链 管一

法国正在卷入俄乌冲突,北约已经整装备战,欧亚大陆正迎来不可预测的挑战。

6月6日,法国总统马克龙宣布,法国将和乌克兰启动新的合作,向乌克兰提供“幻影-2000”战斗机,并从今年夏天开始在法国培训乌克兰飞行员。他还表示,法国希望培训4500名乌克兰士兵。

英国《每日电讯报》6月4日报道,北约正在制订计划,如果未来北约与俄罗斯发生战争,北约将沿着西欧多个“陆地通道”紧急部署数以万计的美军。

据报道,北约官员称,为应对俄罗斯可能发动的进攻,北约成员国2023年同意让30万军队随时待命。北约军方领导层正努力确保军队的调动不会因俄罗斯可能袭击北约国家港口而中断。

根据北约的计划,如果同俄罗斯发生战争,美军的主要调动路线将是通过荷兰的鹿特丹港前往德国和波兰。

(普京发表演说 来源:ABC)


另外,北约计划中的调兵通道还包括从意大利、希腊和土耳其出发、分别穿过斯洛文尼亚与克罗地亚前往匈牙利等路线。北约还制定了通过挪威、瑞典和芬兰的调动路线。

对此,6月5日,俄罗斯总统普京表示,那些有关莫斯科有攻击北约计划的说法,是在用恐惧来维持西方全球霸权的愚蠢尝试。“你看,有人想象着俄罗斯想攻击北约。完全疯了吗?蠢得像这张桌子一样吗?是谁想出了这些荒谬之言,胡说八道。”普京敲着桌子说道。

一、普京在警告北约

6月5日,俄罗斯总统普京会见了路透社、美联社等国际新闻机构的领导人。这是自2022年俄罗斯全面入侵乌克兰以来的首次面对面会晤。

对于外界对俄罗斯可能攻击北约国家的担忧,普京一再否认。他称这些担忧为“胡扯”,并表示:“你们不应该将俄罗斯描绘成敌人。你们知道这样做只会伤害自己吗?”他进一步指出,“认为俄罗斯想攻击北约,这完全是胡说八道,彻底的垃圾。”

德国2024年5月份宣布,乌克兰也可以使用柏林提供的武器防御从边境附近发动的俄罗斯攻击。荷兰、芬兰和波兰表示支持这些决定。

法国总统马克龙坚决认为,“不应排除任何选项”,包括向乌克兰派遣西方军队的想法,他在今年2月首次提出这一想法。

(北约武器运输 来源:PBS)


普京也暗示,如果像德国和美国这样的西方国家向乌克兰提供在俄罗斯领土上使用的武器,紧张局势可能会加剧,甚至可能采取“非对称”的军事步骤。

他解释说,使用某些武器,包括先进导弹技术的使用,相当于参与了俄罗斯与乌克兰的战争。

普京强调:“这将标志着他们直接参与了对俄罗斯联邦的战争,我们保留以同样方式行事的权利。”

德国在一月份决定向乌克兰提供豹2A6主战坦克,并且在上个月,德国和美国同意允许乌克兰使用某些导弹来打击俄罗斯境内的目标。

二、北约军事物流网络

北约国家的军事物流基础设施包括大量的机场、铁路和港口,这些设施用于支持军事运输和快速部署:北约成员国共有大约500个机场和空军基地,可以用于军事运输和支援。

北约拥有一个广泛的铁路网络,覆盖整个欧洲大陆,连接主要的军事基地和前线位置。具体数量虽然未详细列出,但这些铁路网络能够有效支持大规模的军事移动和装备运输。

主要港口包括荷兰的鹿特丹港、比利时的安特卫普港和德国的汉堡港。这些港口不仅是欧洲重要的商业枢纽,也在军事运输中扮演关键角色,尤其是在需要快速部署军队和装备时。

image.png

(北约NPS 来源:北约官网)


关于能源北约的军事管道系统(NPS)覆盖约10,000公里,遍布12个北约国家,储存容量达到410万立方米。该系统连接了储存仓库、军事空军基地、民用机场、泵站、卡车和铁路装载站、炼油厂及进出点。

北约国家有多家航空、铁路和航海公司能够进行军事运输:各国的国家铁路公司,如德国的德铁,荷兰的荷铁,以及其他国家的铁路运营商,都具备运输军事装备和人员的能力,特别是在北约快速反应部队需要部署时。

多家航运公司如马士基和地中海航运公司,提供军用货物的海上运输服务,这些公司拥有能运输大型军事装备的船只,确保物资能迅速到达目的地。

为了提升军事运输能力,北约成员国在改进基础设施和优化运输流程方面进行了广泛合作。例如,德国、荷兰和波兰正在开发一个军事走廊,以便更快捷地在欧洲北海港口和北约东翼之间移动部队和装备。

三、军工供应链正忙

北约除了众所周知的美国具有强大武器生产能力,法国德国也是传统军火大国。法国在2023年和2024年的军工生产持续增长。

法国的军工企业,如达索航空、泰雷兹集团和Nexter系统公司,通过增加出口特别是在欧洲以外地区的战斗机销售,显著提升了其军工企业的收入。法国与德国合作开发的新一代主战坦克项目(MGCS)也将在未来进一步增强其军工生产能力。

德国的防务支出在2023年增长了9%,达到668亿欧元(约合720亿美元),并且计划在2024年继续增加。德国可能会将军费开支增加至经济产出的3.5%。德国的重要军工企业包括莱茵金属公司和Hensoldt公司。

北约秘书长斯托尔滕贝格在布鲁塞尔发布北约2023年年度报告。报告数据显示,2023年,北约军费总额约为1.1万亿美元,再创历史新高。近年来,在美国推动下,北约国家军费开支呈飙升态势。

此外,达到将国防开支提升至GDP 2%目标的国家数量也显著增加。从2019年的3个国家上升到2023年的18个国家。美国是当之无愧的最大军费支出国,军费支出高达9160亿美元,较2022年增长了2.3%。

四、中欧物流迎空前危机

如果俄乌冲突演变成俄欧冲突,欧亚大陆产业链供应链势必进一步撕裂,而这种撕裂首先是从交通物流撕裂的。

据路透社6月6日报道,英国安布里海上安保公司说,一艘商船报告称其在位于也门港口城市穆哈以西大约19海里的红海海面上时附近发生爆炸。也门胡塞武装为打击支持美欧支持以色列,频繁袭击红海航道,对中国来说也是深受其害。

虽然忽然胡塞武装不把中国商船作为袭击目标,但中欧90%贸易依赖海运物流,而中欧海运业务中主要承运商还是欧洲四大航运巨头(丹麦马士基、瑞士地中海航运、法国达飞海运及德国赫伯罗特)

由于四大具有绕道南非等线路,也使得中国与欧洲之间的供应链物流成本大大升高,一方面削弱中国商品价格竞争力,另一方面也使得欧洲企业改变与中国供应链合作。

image.png

(图源:山东省交通运输厅)

欧洲航线的上海出口集装箱结算运价指数(SCFIS)在短短一个月内飙涨了55%。法国达飞集团6月下半月从亚洲运往北欧的货物为一个40英尺集装箱7000美元,较目前约5000美元的费用大幅上涨。一般运费的价格在6000-6500美元区间,而高级服务则接近10000美元。

海运费暴涨之下中欧贸易更依赖中欧铁路,然而如果俄欧冲突爆发,中欧班列或将受到冲击。截至2024年5月底,中欧班列已累计开行超9万列,通达欧洲25个国家223个城市。

根据中国国家铁路集团发布的统计数据,2023年中欧班列全年开行17523列,共发运货物190.2万标箱,分别较上年增长了6%和18%。其中,西行9343列次,东行8180列次。

五、俄欧互伤,美国得利

2023年4月4日,北大西洋公约组织(北约)在布鲁塞尔总部举行了芬兰加入北约的仪式。至此,芬兰正式成为北约第31个成员国。

2024年3月11日,瑞典摒弃了坚持了200多年的军事不结盟政策,正式加入北约,成为第32个成员国。

对此,俄罗斯外交部发言人扎哈罗娃表示,这一举动使波罗的海地区和北欧“从一个稳定与合作区转变为一个潜在的对抗区”。

与往年北约在该区域的军演不同,2024年北约“响应”演习的核心行动区北移至阿尔塔和拉克塞尔夫地区,这里距离俄罗斯在北极圈内的科拉半岛边界仅有200公里。芬兰,瑞典会不会成为下一个德国。

image.png

(北约和俄罗斯 来源:CBS news)

俄罗斯是全球最大的能源供应国之一,特别是天然气和石油。欧洲国家对俄罗斯天然气的依赖度非常高。在2022年之前,俄罗斯向欧洲出口了其石油出口的60%和天然气的74%。俄罗斯和乌克兰合计占全球小麦出口的四分之一,乌克兰是世界上重要的粮食生产国。冲突导致这些粮食的供应中断,全球粮食价格大幅上涨。

如果俄罗斯和北约发生冲突,将导致欧亚供应链中断,特别是能源、粮食和金属的供应。这些中断加剧了全球供应链的压力,导致交货时间延长和成本增加。由于俄罗斯和乌克兰的战争,全球贸易已经受到了显著影响。

欧洲国家由于高度依赖俄罗斯的天然气,冲突导致天然气价格飙升。欧洲不得不转向液化天然气(LNG)等替代能源,但仍然无法完全弥补供应缺口。能源价格上涨导致生产成本增加,通货膨胀加剧。

美国国防工业的武器和弹药订单却大幅增加。美国国务院的报告显示,2023财年美国向外国政府出售的军事装备金额增长了16%,达到了创纪录的2380亿美元。美国军火商向外国的直接军售金额从2022财年的1536亿美元增至1575亿美元。

在今年4月23日,美国最新批准的950亿美元追加国防预算案中,有607亿美元被指定用于援助乌克兰,其中64%的资金实际上将回流美国国防工业。拜登政府官员此前表示,分配给涉乌事务的资金正在重建美国的国防工业基础,启动和扩大武器弹药生产线,并为40个州提供了就业支持。

而对于巨额援助资金,美国国务卿布林肯则在2023年12月7日坦承,“美国对乌克兰的军事援助资金90%用于在美国本土生产援乌武器装备,这让美国经济受益。”在截至2022年的五年间,欧洲国家的主要武器进口增加了47%;如果仅看北约内部的欧洲国家,这一增幅高达65%。美国在全球武器出口中的份额从33%增加到40%。

2023年,根据美国商务部的数据,2023年美国的外商直接投资(FDI)金额显著增加。在2023年,外国投资者在美国的总投资达到了14485亿人民币。

而进入德国的外资则从2021年的2825亿人民币急剧下降至2023年的1231亿人民币。德国经济研究所所长弗拉彻指出,高昂的能源价格使德国2022年的经济增长减少了2.5%,即减少了7890亿人民币,2023年以来再次下滑2.5%,这还只是直接的财政经济损失。

编写:管一


点赞
收藏
管一
共发表86篇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