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日本精工”到“日本鞠躬”,日企精益供应链病变?
06-05
835
0
掌链 万青 卢毅

6月4日,由于丰田汽车公司等5家车企出现认证违规问题,日本国土交通省对位于爱知县的全球最大汽车企业丰田总部启动调查。

日本国土交通省6月3日通报,丰田、本田、铃木、马自达、雅马哈5家车企在量产认证申请过程中存在违规操作,共38种车型存在认证欺诈问题。丰田、马自达和雅马哈发动机3家车企的6种车型出货已被叫停。

作为日本及全球最大汽车制造商,丰田共有约170万辆车受认证违规问题影响,生产日期均为2014年至2024年4月之间。

被国土交通省通报后,丰田、本田和马自达三家企业的高管6月3日分别召开记者会,就相关事件鞠躬道歉。

(来源:cleveland)


丰田凭借开创的精益管理模式,丰田超越美国通用、德国大众,成为了世界第一大汽车企业,“开不坏”一度成为丰田车的质量名片。

曾经全球学习精益生产、精益供应链的企业,学习“零库存”、“实时生产(JIT)”等精益供应链概念的供应链人,都得学习丰田。

近年来,丰田屡曝造假丑闻。丰田集团旗下丰田织机、大发、日野汽车相继曝出违规行为,丰田制造的信誉再受重创。

2024年1月,丰田自动织机公司生产的4款发动机被曝出尾气排放测试数据造假。


2023年12月,丰田旗下大发工业承认在新车安全性及尾气环保测试中存在违规行为,波及64款车型。


2022年8月,丰田汽车子公司日野汽车被爆发动机排放数据造假,造假时间长达19年。

从“日本精工”到“日本鞠躬”,日本制造频频翻车,被业内奉为行业圣经的丰田生产模式不行了吗?

一、丰田再陷造假丑闻

(一)前社长丰田章男时隔14年鞠躬道歉

14年前,美国的丰田“刹车门”将丰田章男推到了舆论的聚光灯下。而现在,鞠躬道歉的戏码再度上演。

1月30日,丰田汽车前掌门人丰田章男在名古屋举行的记者会上,就集团内相继爆出的违规行为道歉:“在认证测试中违规操作并进行了量产,给大家添麻烦了,对此我深表歉意”。

自2009年出任丰田集团总裁开始,丰田章男挽救过丰田汽车史上最大的财务危机,为美国“刹车门”召回问题道过歉。新冠疫情期间,还带领丰田汽车彻底完成了对大众集团的超越,坐稳全球销量最大的汽车制造商宝座。而量产世界第一的背后是超负荷运转的供应链。

在事后的调查报告中,丰田将“过于紧张和僵化的日程安排带来的极大压力”视作违规原因之一。为保住市场订单而加快生产,从管理层到一线员工上下串通一气,伪造数据以粉饰太平。

(二)多家知名日企造假,涉及汽车钢铁等行业

造假并非只丰田一家,近十年来多家知名日企被曝出造假,涉及汽车、钢铁、化工等行业,成为诸多日本品牌跌落神坛的标志。造假数据之多、持续时间之长令人瞠目结舌。

image.png

如果只是单个企业出现造假问题,还尚可将原因归于企业经营管理不善。而整个日本制造企业质量体系崩塌,其背后定有整体根源问题在作祟,为何推崇精益制造和精益供应链的日本制造也会出现问题呢?

二、日本精益供应链不行了?

(一)精益生产,成就丰田世界第一造车集团

JIT(just in time)和自働化(注意:非自动化)是丰田生产方式的两大支柱。JIT模式在国内多被称作准时化,是一种精益生产方式,采取小批量零库存的方式,每道工序按照下一道工序的需要运作。

大野耐一在美国大规模生产体系基础上进行改进,发展出了更适合日本岛国国情的JIT模式,其精髓在于提高生产效率、杜绝浪费、降低可变成本,达到企业经营的利益最大化。

JIT模式需要制造商和供应商之间的密切协作。对于一级供应商,丰田常通过相互持股或者缔结长期协议的方式来保持零件供应商之间的紧密联系,如丰田不同程度地持有电装公司、爱信精机、曙光制动等供应商的股份。

而自働化强调的是人参与的自动化,也被称作“拉绳停止生产”模式,即作业员在发现产品异常后的自动停止生产,因而次品率一直是行业里最低的。

在极致的成本管控和产业链上下游高效协同下,丰田超越大众,连续四年全球销量冠军。2023年丰田全球销量1123万辆,分区域来看,北美和亚洲市场为丰田贡献了58%的汽车销售量。

image.png

(二)精益管理模式隐藏着质量体系滑坡的祸端

丰田精益供应链是一种阶梯型的金字塔结构,从上至下分别是整车制造商、一级供应商、二级供应商、三级供应商,塔顶的丰田有着绝对话语权,而塔底的供应商处于弱势地位。

在JIT模式下,丰田将成本管控做到极致,习惯压缩材料和零部件供应商的利益来牟取自身利润的最大化。而物价上涨中小企业成本难以嫁接,不少中小企业面临破产危机。

日本帝国数据库公司数据显示,日本2023财年上半年企业破产数量达4208家,物价高企导致的企业破产数量为383家,约为去年同期的2.4倍。

连生存都成问题,位于金字塔底端的中小企业哪有精力去打磨产品,因此导致了零部件品质的低下。

image.png

(来源:Toyota times)


而丰田也默许使用瑕疵零部件的行为,在芯片荒时,丰田汽车曾表示:“面对供应链压力,乐意使用来自供应商的有磨损或有瑕疵的零部件,在全球芯片短缺和材料成本上升的情况下,努力削减成本。”

三、从“日本精工”到“日本鞠躬”

供应链是以人为中心的供应链,供应链信用是人的信用的折射,精益生产理念虽好,但高度依赖人的品质。日本制造质量问题频发并不意味着精益生产理念过时,说到底还是使用工具的人出了问题。

(一)工匠精神传承失衡,造假背后的供应链管理

日本经济腾飞时,昭和一代的松下幸之助、本田宗一郎、盛田昭夫等企业创始人,坚守着工匠精神创造了一个个产业神话,而平成一代面对的是国家经济崩盘、房地产泡沫破裂,不再具有"昭和男儿"们的拼搏及敬业精神。

与前辈不同,当代职业经理人目标不再是创新技术,而是强调创利创收,减少公司亏损,忽视法规认证建设和企业社会责任(编注:丰田织机在2021年才设立了专门的法规认证部门)。工匠精神传承失衡,这是日本制造质量管理问题频频出现的原因之一。

原因之二是质量管理人才的短缺。日本老龄化速度从全球来看也处于明显较快的水平,2022年日本65岁以上的老年人占比已高达29.9%,仅次于摩纳哥,排在世界第2位。日本人口老龄化严重,质检人才退休,而未来能担当重任的年轻人才却很少,质量管理人才的短缺成为了维持日本制造信誉的绊脚石。

(二)信誉受损,电动汽车市场正被比亚迪等后发赶超

1月31日,日本汽车工业协会数据显示,日本2023年汽车出口量为442万辆,而中国2023年出口量为491万辆,日本七年来首次从最大汽车出口国宝座上跌落。丢掉了质量口碑,市场也正被中国超越。

丰田在2023年全球纯电动汽车的销量仅10万辆,占丰田汽车总销量占比不足1%。相较比亚迪,2023年比亚迪新能源汽车累计销量300万辆,同比增长61.86%。造车老大为何在电动化转型上慢人一步?

其一,丰田超千万的全球汽车销量绝大多数由燃油车贡献,对燃油车存在依赖。其二,日本四面环海,生产锂电池所需的锂、钴、镍等原材料稀缺,布局锂电池没有优势可言,故汽车的未来押注在氢能源上。

因此丰田章男对电动汽车持消极态度,殊不知华为问界、比亚迪等中国制造汽车企业崛起,在品质上正在后发赶超。

image.png

(来源:华为问界;HarmonyOS 智慧出行系统)


与丰田整零供应链模式不同(整车制造商是毋庸置疑的链主)华为以供应商的身份切入赛道,成为汽车供应链新链主。一如华为问界,其研发、电机、智能座舱、传感器、车机系统(鸿蒙)、质量验证标准等核心均由华为主导,正在构建新的供应链生态。

编辑:万青 卢毅


点赞
收藏
万青 卢毅
共发表1篇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