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合国谴责空袭拉法,美以军工企业供应链尽职调查么?
06-01
726
0
掌链 管一

5月26日晚,以色列在加沙南部城市拉法发动空袭,击中当地一个巴勒斯坦帐篷安置营地,造成至少45名巴勒斯坦人遇难,据巴勒斯坦红新月会(PRCS)消息,死者中包括妇女和儿童,许多人在帐篷内被“活活烧死”。

(营地被袭击现场 来源:BBC)


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在社交媒体发文谴责此事件后,又通过发言人发表声明,再次对拉法遇袭事件表示强烈谴责。由于物资供应短缺和医疗任务艰巨,拉法人道主义局势进一步恶化。

(加沙袭击中受伤的儿童 来源:Aljazeera)


5月29日,巴西总统卢拉突然宣布,永久召回巴西驻以色列大使,并且断绝和以色列的外交关系。

此前,2月18日,卢拉表示,当前巴以冲突“不是士兵对士兵的战争,而是全副武装的士兵与妇女儿童之间的战争”,并将此事与希特勒对犹太人进行的屠杀相提并论。

不过,对以色列的行为,美国白宫发言人约翰·F·柯比在5月28日的简报会上居然称赞说:“以色列人说他们使用的是37磅的炸弹。如果这确实是他们使用的炸弹,这确实表明他们在努力做到谨慎、精准。”

这夸赞几乎冷血。2021年美国总统拜登签发了涉疆法案,诬称中国新疆存在种族灭绝和劳动强迫政策而封杀新疆供应链。2022年德国效仿涉疆法案推出《供应链尽责调查法》,以同样理由打击新疆供应链。

2024年4月23日,欧盟效仿美国涉疆法案通过《企业可持续发展尽职调查指令》(前身《企业供应链尽责调查法案》)面对以色列正在发生的种族灭绝行为,美欧供应链尽责调查法案却失声了。


一、炸弹全来自美国


以色列在拉法进行的一次袭击中使用了美国制造的炸弹,导致数十名巴勒斯坦人在一个流离失所者营地中丧生。

根据武器专家和视觉证据,袭击地点的弹药残骸被确定为GBU-39炸弹,这是美国设计和制造的炸弹。美国官员一直在推动以色列在加沙使用更多这种类型的炸弹,因为他们认为这些炸弹可以减少平民伤亡。

美国已经提供给以色列用于对加沙的战争的BLU-109炸弹设计用于穿透硬化结构后爆炸。这些炸弹可以携带超过900公斤(1984磅)的战斗部,之前曾在阿富汗战争等冲突中被美国使用。

美国还向以色列提供的炸弹包括15,000枚炸弹和57,000枚(155毫米)炮弹。此外,还有5,000枚非制导MK-82炸弹,超过5,400枚MK-84炸弹和大约1,000枚GBU-39小直径炸弹。

image.png

(袭击炸弹为美制GBU-39 来源:纽约时报)

在袭击发生的第二天拍摄的弹药残骸中,关键的细节是尾部激活系统,该系统控制GBU-39的尾翼,将其引导至目标。前美国陆军爆炸物处理技师特雷弗·鲍尔指出,武器上的独特螺栓图案和折叠尾翼的槽口在残骸中清晰可见。

这些弹药碎片上面还有一系列以“81873”开头的数字,三位专家一致认为,GBU-39的独特形状,尤其是尾部,帮助他们识别了这些残骸,并且可以通过这个特定弹药上清晰可见的序列号或编码追踪到美国加利福尼亚的一家武器制造商。

四位武器专家在审查了《华盛顿邮报》提供的视觉证据后也表示,以色列军方在周日对加沙南部的袭击中使用了一枚美国制造的精确炸弹,造成至少 45 人死亡。既然是精确制导,就不存在误伤。

另外专家追溯发现81873相关零部件的生产来自于美国伍德沃德公司(Woodward),制造用于GBU-39的控制执行系统(fin control actuation systems),这些系统用于控制炸弹的尾翼,使其能够精确制导。

image.png

(拉法袭击炸弹残片识别码 来源:CBS)

美国官员一直鼓励以色列军队在加沙使用更多GBU-39炸弹,因为它们通常更精确,更适合城市环境,而不是以色列经常使用的2000磅的美国制造的大型炸弹。拜登总统本月早些时候表示,美国暂停了更大炸弹的交付。

image.png

(识别码表明炸弹来自美国 来源:CBS)

哈加里少将表示,军方已经采取措施精准打击两名被称为在袭击中死亡的哈马斯领导人,并未预料到弹药会伤害附近的平民。这些炸弹被投放在一个内部流离失所者营地内的棚屋上,附近可见许多帐篷。录像显示,轰炸引发了致命的大火。

白宫发言人约翰·F·柯比在5月28日的简报会上居然称赞说:“以色列人说他们使用的是37磅的炸弹。如果这确实是他们使用的炸弹,这确实表明他们在努力做到谨慎、精准。”

image.png

(加沙儿童展示来自美国的武器 来源:CBS)


但是前联合国战争罪调查员马克·加拉斯科称美国情报评估“令人震惊”。他在社交媒体上写道:“几乎一半投放在加沙的炸弹都是非制导的‘半智能炸弹’,这一发现完全削弱了以色列关于尽量减少平民伤害的说法。”

美欧在对后发国家进行人权批评时经常采用“双重标准”,这已为世人所见。但美欧等国家在国际供应链问题上的“双重标准”,你了解多少呢?

据新华社报道,1月26日,联合国国际法院对以色列在加沙地区实施“种族灭绝”案作出了裁决。如今,世界在看美、德、日、英、法等G7国家将如何行动。

2020年7月,美国国务院基于反华分子编造的涉疆“种族灭绝”和“供应链奴役”等谎言,联合财政部、商务部及国土安全部发布了《新疆供应链商业建议》,警告企业脱钩断链涉疆供应链。

2021年12月,美国总统拜登签署《防止强迫维吾尔人劳动法》(即“涉疆法案”),动用国家法律打击涉疆供应链。如今,面对正在发生的种族灭绝行为,西方国家是否也用相关法律从供应链上把参与种族灭绝企业脱钩断链?


二、加沙物资供应改善只是假象


以色列对拉法的袭击加剧,使得加沙的援助供给变得极其不稳定,尽管表面上似乎有所改善,但实际上人道主义响应已濒临崩溃,20个援助机构警告说。

最近,以色列对拉法联合国援助设施附近的一个流离失所者营地的袭击据称造成数十人死亡,其中包括儿童,并使更多人受伤。援助组织和医疗队的应对能力几乎崩溃,临时解决方案如“浮动码头”和新开通的过境点几乎没有产生实际影响。

加沙的药品和燃料供应即将耗尽,人道主义工作者在为不断增加的病患和伤员提供救命护理方面面临重重困难。

世界卫生组织发言人玛格丽特·哈里斯博士5月28日在日内瓦向记者表示:“医疗物资和燃料供应非常非常紧张。”她说,自以色列在5月初开始入侵拉法以来,只有三辆载有援助物资的世界卫生组织卡车进入了被围困的城市拉法。

image.png

(过境点外等待进入加沙的车辆 来源:CBS)


她表示:“我们有60辆世界卫生组织的供给卡车在阿里什等待,但由于边境关闭,无法进入拉法。”“燃料尤其关键,”她指出,估计每天需要20万升燃料才能维持加沙14家正式运作的医院运转。“我们每天最多只能运进6万升燃料,有时甚至没有。所以所有医院都在艰难抉择能做什么……尤其是拉法,那里只有一所阿联酋医院勉强运作。”

这意味着拉法的关键医疗服务不再可用,包括透析、手术和产科护理,她说。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发言人詹姆斯·埃尔德表示,由于燃料短缺,中部和南部加沙的海水淡化厂每天至少关闭八小时,导致水供应大幅减少。

“在拉法,每人平均每天只有一升水,远远低于任何紧急水平,”他说。世界卫生组织表示,每人每天至少需要15升水以满足饮用和卫生需求。

以色列控制的过境点的系统性阻碍、激烈的敌对行动和长期的通信中断使进入加沙的援助量,包括食品、燃料和医疗用品,降至过去七个月中最低水平。

自5月6日以来一直无法将任何物资运进加沙。洁净水供应的缺乏使病人面临高疾病风险。然而,以色列当局几乎总是拒绝提供海水淡化设备和潜水泵,以建立可持续的供水系统。

image.png

(医院等待救治的儿童 来源:Aljazeera)


一名怀孕妇女Zenab在以色列空袭中失去了丈夫,她告诉国际关怀组织,她从加沙市逃到拉法,然后又逃到汗尤尼斯。她不得不步行数小时到不同的药房、医院和健康中心寻找应对妊娠并发症的药物,却找不到足够的饮用水或食物。

她的医生说她需要剖腹产,下周即将分娩,但担心在剩下的部分运作的医院中可能没有空间。

加沙的卫生系统已经基本被摧毁。加沙几乎所有的医院都收到了“疏散命令”,处于以色列的围困之下或即将耗尽燃料和物资。

拉法最大的医院Abu Yousef al-Najjar因以色列发布的“疏散命令”被迫关闭,目前北加沙没有医院可以进入。加沙的医疗工作者表示,由于医疗物资短缺,病人每天都在死亡,同时医生、护士和其他卫生工作者继续被杀害或被迫流离失所。

新开通的过境点和包括新的“浮动码头”在内的举措宣布后,改善的假象出现了,但实际上大多是表面变化。据联合国统计,从5月7日至27日,通过所有过境点,包括新建的“浮动码头”进入加沙的援助卡车总共只有1000多辆。

考虑到加沙220万人激增的人道主义需求,这一数量惊人地低,与过去七个月的多数时期相比,更是大幅减少。

拉法过境点是援助工作者和援助进入加沙的主要入口之一,自5月7日以色列军队占领该过境点以来一直关闭。与此同时,超过2000辆援助卡车在埃及的阿里什等待以色列允许其进入,食品腐烂,药品过期,而几英里外的家庭却面临饥饿加剧。尽管凯雷姆沙洛姆过境点官方开放,但商业卡车优先,援助物资的流动仍然不可预测、不稳定且极低。

作者:管一



点赞
收藏
管一
共发表86篇作品
最近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