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将对决拜登,日本担心印太供应链圈子再被弃
03-07
20739
0
掌链 管一 张翰

3月6日,美国共和党总统竞选人、美国前常驻联合国代表妮黑利6日宣布退出2024年美国总统选举共和党初选。

这也宣告特朗普成为美国共和党目前唯一的主要总统竞选人,最终将与现任总统拜登竞争。据《纽约时报》最新,特朗普于3月3日与企业家马斯克等富豪金主见面。

目前,多个美国民调显示,特朗普支持度领先于拜登。哥伦比亚广播民调显示,特朗普与拜登是52%:48%;《纽约时报》民调显示,特朗普与拜登是48%:43%;《华尔街日报》民调显示,特朗普与拜登是47%:45%;福克斯新闻民调显示,特朗普与拜登是49%:47%。

如果特朗普当选总统会怎样?特朗普声称,如果他再次成为美国总统,将能在24小时之内结束俄乌冲突。

而对美国亚洲盟友日本来说,也如临大敌。在2017年特朗普首次当选总统后,立即对主要贸易逆差国采取施压措施,而首先打压的目标不是中国,而是日本。

而且特朗普一上任就退出了奥巴马与拜登时期构筑的排华贸易与供应链圈TPP(“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

去年,特朗普在竞选活动上宣称,当选后就退出拜登的“TPP2号工程”——排华贸易与供应链圈子IPEE(“印太经济框架”)。

寻求孤立中国并与美国共建印太科技供应链圈子的日本,太担心又被特朗普再次抛弃。


一、“别和中国达成任何协议”!日本怕再被抛弃


据路透社2月2日报道,几名要求匿名的日本官员在接受采访时宣称,日本方面一直试图向美国2024年总统大选的热门参选人特朗普传递一个信息,别试图和中国达成任何协议,原因是这可能会颠覆多年来“遏制中国”的努力。

(特朗普 来源:CNN)


日本这些外交举措的细节首次披露,是据媒体与六名日本官员的采访中了解到的,此举是为了应对首相岸田文雄计划于4月接受美国总统拜登邀请访美。

日本政府行动包括派遣高级政党人士尝试与特朗普见面,以及日本外交官与智库和特朗普阵营的前美国官员进行接触。

日本官宣最关心的是,特朗普若重掌大权,可能寻求中美两大世界最大经济体达成某种贸易或安全协议,这可能会破坏G7对抗中国的努力;两名日本外务省官员还透露,他们还担心特朗普可能准备削弱美国对台支持,以寻求与大陆方面达成协议。

事实上,第一次特朗普就任后,立即对主要贸易逆差国采取了施压措施,首先锁定的对象是日本,而不是中国。特朗普除了要求减少与日本的贸易逆差,还希望日本减少对美国农产品的关税并增加购买量,以此作为其政治成就的宣传,以巩固其在农业州的支持。

面对这种情况,时任日本首相安倍不得不低调与美国进行谈判,并积极响应特朗普的要求,双方仅用了五个月的时间便达成了贸易协议。

日本关注特朗普可能重新采取对其不利的保护主义措施,如对钢铁征税和要求增加美军驻扎费用。日本正在采取预防措施,并向特朗普阐明其立场。特朗普曾表示,如果再次当选,他将阻止一项涉及149亿美元的日本企业收购美国钢铁公司的交易。

2月2日, 日本外务省表示高度关注美国总统选举,并强调美国两党对于美日联盟的支持。特朗普的前过渡团队成员、东京商人安田阿门提到,日本官方希望与特朗普保持联系,尤其是在他可能与中国达成协议的情况下,以确保日本的利益得到保护。

(麻生太郎 来源:reuter)


尽管未能会见特朗普,日本原首相、自由民主党人麻生太郎于2024年1月访问美国,展示了日本政府的主动外交姿态。同时,日本新任驻美大使山田茂雄也被指示与特朗普团队建立联系。

特朗普的前副手彭斯和原国务卿蓬佩奥曾关注日本事务,但现在联系减少。美国参议员比尔·哈格蒂,曾作为特朗普的驻日本特使,可能在特朗普的第二任期内发挥重要作用,他此前曾访问东京并会见了几位官员。

哈格蒂表示,日本方面清楚特朗普的作风,认为他是一个行动派。他提到,日本目前的主要担忧仍然是中国的威胁,这与2016年相似。特朗普日前在接受美国媒体采访时曾指责台湾抢走美国芯片生意,并拒绝表态“保卫台湾”。日本也担忧特朗普认为日本也抢走了美国芯片生意。

日本特别担心特朗普可能的回归会使得与中国的关系出现新的稳定状态,从而抛弃日本。

在与特朗普的亲近人士接触时,日本官员强调了联合对华政策的重要性,包括所谓G7国家对抗经济胁迫和减少供应链风险的共识。


二、日本离不开的美国全球供应链圈子


在供应链上协防遏制中国,也是日本极力寻求向特朗普传达的。日本已经深度参与美国领导的全球供应链战略。

2022年2月24日,美国政府发布的《关于美国供应链的行政令:一年的行动和进展》报告标志着拜登政府推进美国加强全球供应链主导权的重要行动。

日本作为美国的重要盟友,被要求其参与美国领导的全球供应链战略,尤其是在半导体等关键技术领域的合作。

随后的2022年3月,美国提出成立“芯片四方联盟”,这对日本来说,这是主动参与全球高科技产业链重组的机会,也是在地缘政治中平衡中美关系的策略。

通过加强与美国、韩国和中国台湾地区四方的合作,日本企图保障其半导体供应链的稳定性,同时强化对中国科技供应链的遏制。

(日美关系 来源:gallup news)

到了2022年5月,美国推出的“印太经济繁荣框架”(IPEF)进一步强化了美日在经济领域的合作。日本的参与不仅显示了其在亚太地区经济格局中寻求更大的影响力的野心。

2022年5月24日的“四方安全对话”首脑会谈以及2022年7月19日美国参议院通过的芯片法案,都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了日本的地缘政治策略。2023年5月,在美国举行的印太经济框架 (IPEF) 第二次部长级会议。


美国商务部长雷蒙多宣布,14个IPEF成员国达成了使供应链更具弹性和安全性的协议。这是IPEF启动后的首个具体成果,同时也是IPEF供应链方面的首个多边协议,该协议旨在印太地区孤立中国供应链。

日本在参与美国领导的供应链战略中,既有其在配合保障关键技术供应链稳定、增强地区经济影响力的姿态,也有着保护自身经济利益和提升地区影响力的小九九。


三、搬不走的邻居!中日供应链脱钩之害


自2007年以来,中国一直是日本的最大贸易伙伴。2023年,双边贸易额为3179.99亿美元,中国对日本的出口为1575.24亿美元,日本对中国的进口为2056亿美元。

《日本经济新闻》指出,与“世界工厂”中国分离的成本可能很高,如果不从中国进口,日本每年可能损失高达其GDP 10%的53万亿日元(约2.6万亿元人民币)。

日本媒体的分析显示,如果日本停止从中国进口相关零部件两个月,可能导致家电、汽车、树脂及衣服和食品的生产停滞。与中国脱钩可能导致产品成本上升,例如笔记本电脑平均价格可能增加50%,智能手机可能增加20%。

在冷战期间,日本能够轻易实现“去苏联化”,因为当时东西方的供应链是分离的。但现在,日本与中国的经济联系紧密,从原材料到产品组装,与中国的脱钩不仅意味着失去一个重要的出口市场,还会失去众多家用产品的来源,如电灯、手机、电视等,并且难以在其他地区找到替代市场。

由于美国及西方没有对华芯片供应链脱钩遏制,中国芯片进口在2023年经历了有史以来的最大跌幅。2023年中国进口的集成电路下降超过了15%,仅有3494亿美元,这是自2004年中国海关公布相关数据以来的最大降幅,也是连续第二年下降。出货量也下降了10.8%。

日本也是对华半导体出口主要国家。对华脱钩也导致在2023年12月,中日两国的总贸易额呈现下滑趋势,总额达到3179.99亿美元,比上年同期下降了10.7%。其中,日本对中国的进口额下降至1604.75亿美元,减少了12.9%。

日本与其最大的贸易伙伴中国在12月的贸易额有所下降,而同期对美国的出口却增长了20.4%,连续27个月增长,达到1.77万亿日元(约120亿美元),主要由半导体制造设备和汽车出口推动,尽管芯片和其他电子组件出口下降了22%。

日本《产经新闻》报道称,本田汽车2022年8月启动了一项秘密项目,旨在大幅改革其供应链,探索尽量减少依赖中国零件的汽车和摩托车生产方案。这一策略并非立即脱离中国市场,而是旨在识别并准备应对来自中国的潜在风险,确保有紧急应对计划。

在全球化的生产体系中,国家间的产业链和供应链相互依赖,特别是在汽车和电子产业,这些产业链长且复杂。丰田等汽车制造商因供应链管理而自豪,但疫情揭示了其潜在脆弱性。

据报道,自2021年7月以来,丰田几乎每月都有工厂停产,东南亚供应链的中断也影响了本田、日产等其他日系汽车制造商。为了确保供应链的稳定,日本政府推动企业在中国以外的地区建立生产基地,形成“中国+1”政策,以减轻对单一市场的依赖,但现在看来是弊大于利。

日本在处理中日供应链问题内心复杂。一方面,日本是一个资源稀缺的岛国,对中国等海外市场有着极高依赖性,特别是在矿产资源和关键工业产品供应链上。另一方面,日本政府和企业正试图通过政治化手段推进供应链多元化,以降低对中国市场依赖。

但日本的一些主要产业,如汽车和电子产品制造业,高度依赖于中国超大规模市场的供应链和购买力。例如,本田汽车公司启动的秘密项目旨在改革其供应链,减少对中国零件的依赖,反映了日本企业对供应链风险的担忧。

日本对中国的高度经济依赖与其试图推进的供应链多元化政策之间存在明显的矛盾。一方面,日本需要中国市场来维持其产业链的稳定和成本效益;另一方面,政治上的考量和国际关系的变化促使日本寻求降低这种依赖。

这种脱钩的努力并非没有代价。日本媒体的分析显示,与中国的分离可能导致生产成本显著上升,影响消费品价格,并可能对日本经济造成重大打击。

编辑:管一 张翰


点赞
收藏
管一 张翰
共发表1篇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