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白宫设供应链委员会,中国亟待调整供应链顶层决策机制
2023-11-29 19:50:39
18318
0
掌链 李威

“21世纪没有企业与企业之间的竞争,只有供应链与供应链之间的竞争。”英国著名物流专家马丁·克里斯托弗多年前的这句论述,是否注解了当今中美之间的竞争。

11月28日,国务院总理李强在北京出席首届中国国际供应链促进博览会暨全球供应链创新发展论坛(以下简称链博会)开幕式,并提出全球供应链合作四点倡议。


image.png

(拜登2021年6月成立“供应链特别工作组”)


就在中国链博会召开前几个小时,美国总统拜登在华盛顿宣布成立白宫供应链韧性委员会。拜登宣称,他预测称50年后历史学家将把这一刻视为“美国赢得21世纪竞争的开始”。

这是美国首次在联邦政府设置专职供应链职能部门,跨部门推进对华供应链工作,在对华供应链遏制上,美国已上升到国家顶层决策,成国家一把手要抓的工作。中国怎么应对?掌链《首席供应链官》做以下四点解读:


一、中国推进21世纪供应链“开门合作”


在去年9月19日,中国官方举办了产业链供应链韧性与稳定国际论坛,这是由工业和信息化部、国家发展改革委、交通运输部、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浙江省人民政府共同举办的一次官方论坛,也是中国官方首次举办供应链国际论坛。

习近平主席对论坛发去贺信:维护全球产业链供应链韧性和稳定是推动世界经济发展的重要保障,符合世界各国人民共同利益。中国坚定不移维护产业链供应链的公共产品属性,保障本国产业链供应链安全稳定,以实际行动深化产业链供应链国际合作,让发展成果更好惠及各国人民。

习近平强调,中国愿同各国一道,把握新一轮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新机遇,共同构筑安全稳定、畅通高效、开放包容、互利共赢的全球产业链供应链体系,为促进全球经济循环、助力世界经济增长、增进各国人民福祉作出贡献。

掌链《首席供应链官》小编分析,面对美国及西方国家推进的脱钩断链和对华遏制包围,中国坚持开放发展,建立互利供应链的全球供应链新生态,不搞供应链高墙小院。但树欲静,风不止。

自2017年特朗普上台推进对华贸易霸凌和供应链脱钩,到拜登接续对华供应链脱钩断链,截止目前已经有1300家中国半导体、人工智能等领域的先进制造业及机构被美国列入黑名单,美国宣称的对华供应链竞争,本质是对华供应链战争。

以华为为例,美国联合西方国家极尽各种手段抹黑打压,非法羁押创始人任正非女儿1028天,把华为逐出全球通信产业及芯片、半导体供应链。


二、美国建设21世纪供应链“高墙小院”


在推进对华供应链脱钩遏制上,拜登政府近年来不遗余力。

在国内制度涉及和法规建设上,11月27日,美国总统拜登在华盛顿宣布成立白宫供应链韧性委员会,推出30项新措施,“以加强对美国经济和国家安全至关重要的供应链”。拜登宣称,他预测称50年后历史学家将把“这一刻”视为“美国赢得21世纪竞争的开始”。

新措施旨在刺激美国国内基本药物的生产,减少医疗产品对所谓“高风险外国供应”的依赖。除此以外,华盛顿还建立了一个针对半导体供应链中断的预警系统。据报道,该举措将通过促进联邦机构之间更有效地共享数据和评估可再生能源供应的风险,来达到监管供应链的目的。

其实,拜登在2021年1月份发表了一份美国供应链百日审查报告。这份报告也是在推进对华供应链脱钩断链的自我摸底。在随后应对疫情中,2021年6月8日,拜登宣布成立了一个供应链工作组(Supply Chain Disruptions Task Force),致力于解决运输和物流瓶颈。


在国际上拉拢西方盟友对中国抹黑遏制,一边组建去中国化供应链“高墙小院”。2023年5月27日,美国宣布“印太经济框架”(IPEF)14个成员国就供应链协调达成一致,旨在建立“排除中国”的供应链,IPEF共有贸易、新能源、供应链和公平经济四个谈判支柱。

image.png

(拜登推进IPEF供应链合作)


排华芯片供应链“高墙小院”是拜登政府供应链工作重心,2022年4月,美国政府提议与韩国、日本、中国台湾地区建立“芯片四方联盟”(CHIP4),试图将中国大陆排除在全球半导体供应链联盟之外。CHIP4是美国在技术政治战略下构建“技术联盟”与“供应链联盟”融合的战略支柱之一。

2023年2月16日,美、日、韩及中国台湾四个地区组成的Chip4半导体联盟召开了了首次高级官员视频会议,即第一次正式会议,重点关注去中国化的半导体供应链韧性。

在打击中国供应链上,美国把污名化新疆供应链作为重点。2021年7月13日,拜登政府再次发布针对新疆供应链商业警示,以新疆存在所谓的“强迫劳动”为幌子,向美国企业发出威胁,声称“若不退出与新疆有关的供应链、合资企业或投资项目,就有可能面临违反美国法律的高风险”。

2021 年 12 月,美国众议院以428票对1票通过《维吾尔族强迫劳动预防法》(UFLPA),拜登12月23日签署成法律,禁止进口部分或全部在新疆制造的产品,除非美国海关和边境保护局能够证明这些产品不是用强迫劳动制造的。UFLPA 执行的最优先行业是新疆棉花、西红柿和多晶硅。


三、中国推动全球供应链合作四点倡议


对于美国的供应链遏制,中国政府坚持推进开放合作。

在本届链博会致辞中,李强总理指出,历史和现实都证明,当全球产业链供应链合作保持稳定、持续深化时,世界各国就普遍受益;当全球产业链供应链合作受到阻碍、停滞不前时,世界各国就普遍受损。

中国既是全球产业链供应链合作的参与者、受益者,也是坚定的维护者、建设者。中方愿同各方一道,把全球产业链供应链建设得更具韧性、更有效率、更富活力,为促进世界经济复苏和全球发展繁荣作出更大贡献。

image.png

(新华社 刘彬 摄)


就深化产业链供应链国际合作,李强总理提出四点倡议:

一是共同构筑安全稳定的产业链供应链。加强重点产业链在全球范围内的资源协调,不随意干涉市场行为。中国将持续为世界提供优质的中国制造、稳定的中国供给。

二是共同构筑畅通高效的产业链供应链。进一步加强全球互联互通,让要素更加便捷循环、有效配置。中国将继续推进高质量共建“一带一路”合作,加强在智能制造、数字经济等领域创新合作。

三是共同构筑开放包容的产业链供应链。旗帜鲜明反对保护主义和各种形式的“脱钩断链”,同时努力促进产业链供应链绿色低碳转型。中国将更深层次融入全球产业链供应链体系,积极参与绿色发展领域国际合作。

四是共同构筑互利共赢的产业链供应链。推动构建各国广泛参与、优势互补、共享红利的全球产业链供应链体系。中国将积极推进同各国的产业、产能合作,带动发展中国家更深度参与全球价值链。希望各国企业家为推动全球产业链供应链稳健运行发挥积极作用。中国将为各国企业来华投资兴业提供更多便利、更好保障。

印度尼西亚总统佐科、乌拉圭总统拉卡列、世界贸易组织总干事伊维拉、联合国贸发会议秘书长格林斯潘等在开幕式上发表视频致辞。


四、中国问题:供应链顶层决策机制待建


长期以来,中国在谈供应链时都是谈微观的企业供应链,也是追随美国等西方国家所谈的供应链效率和成本,而缺乏对供应链安全和韧性的重视。

较早研究地缘政治与供应链、物流安全的《供应链为王》作者杨达卿在此前文章中分析,一个行业乃至一个国家的供应链,如果效率很高,成本很优化,可是链主企业被竞争对手扼杀,这样的供应链再高效再优化也不可持续。

供应链是商流、物流、资金流、信息流集成。设计发改、工信、商务、交通、农业、海关等多部门,是需要协同共抓,才能维护供应链安全与稳定。

掌链《首席供应链官》小编分析,中国当前产业链供应链安全治理还没摆脱传统产业分工协同四位,发改委管基建规划、工信部管制造业供应链、商务部管商贸供应链,交通运输部管运输供应链,国资委管央企供应链,各管一摊,重复制策,却在核心利益维护上缺乏高度协同。


比如在推进半导体供应链、新能源汽车供应链上等,目前仍缺乏跨部门协同决策,更多后知后觉的应对。

疫情期间,2021年6月8日,拜登在白宫就成立供应链特别工作组,当时主要还是应对疫情,而2020年4月,交通运输部会同外交部等12个部门成立了国际物流工作专班,全面协调解决国际物流中存在的问题。2022年2月,交通运输部会同相关部门成立了国际物流保障协调工作机制,但交通运输部只分管运输,工信部分管制造业供应链,商务部分管商贸供应链等,在顶层决策上仍欠缺。

比较而言,美国商务部、日本通商产业省、韩国产业通商资源部等,在管理职能设置上几经迭代,已把供应链作为核心。美国商务部工业和安全局是专门着眼供应链安全的,此前对华为等供应链打击政策都是通过商务部工业和安全局,此次拜登宣布白宫设立供应链韧性委员会,意味着供应链安全成为美国政府一把手工作,而不只是美国商务部部长负责。

目前中国商务部虽然在2017年开始牵头供应链创新工作,但涉及工业供应链的要看工信部,涉及农产品供应链看农业农村部,涉及能源、粮食及关键矿产供应链要有国家发改委参与,这种决策机制下造成中国在国家供应链安全上,顶层协调力度不足。

作者:李威


点赞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