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规划所定2%目标将到期 数字物流平台是破题转机?
2023-11-16 22:59:21
18412
0
掌链 之郎 李江

只剩下两年时间了,我国首部国家现代物流五年规划定下的这个目标还能实现么?

去年,国务院办公厅发布了《“十四五”现代物流发展规划》,这是我国首部现代物流发展五年规划,而在这部规划中,明确提出一个目标:到2025年社会物流总费用占GDP的比重比2020年降低2个百分点。

(图源:mccoy)


就是这个目标!但现实很残酷:2020年我国社会物流总费用与GDP比率14.7%,2022年我国社会物流总费用与GDP比率仍徘徊在14.7%。

要在2025年实现降低两个百分点左右,何其难!而优化社会物流降本已进入攻坚战阶段。

2023年世界银行再次发布全球139个国家和地区的物流绩效排名中,中国物流绩效排名全球第19位,与德国、美国、日本、法国存在差距。

2023年世界银行全球物流绩效排名(截图)

自2016年以来我国已连续7年位居全球最大物流市场,但物流大国却非物流强国,全社会物流成本优化是中国之痛。

一、数据背后:紧迫的国家“攻坚战”!

“要坚持需求导向,适度超前布局,推动物流设施优化升级”。在今年政府工作报告中,“降低物流成本”再次被提上日程。

而《“十四五”现代物流发展规划》提出要降低社会物流总费用占GDP的比率,2025年要比2020年降低2个百分点。

距离2025年只剩2年时间,看似平常的数字背后,却是整个中国物流业需面临的一场国家攻坚战——一场国家宏观物流降本的攻坚战。如何更好地优化全社会物流成本,如何从全局提质增效降本?

在“十二五”期间,我国社会物流总费用占GDP的比重已经从2010年的18%降低到2015年的15%,用了5年时间降低了3个百分点。这主要是通过加强规划引导、推进结构调整等宏观手段实现。


而在“十三五”期间,这一比重仅从2015年的15%降至2019年的14.7%,五年仅降低0.3个百分点。这已显示出传统手段逐渐难以为继的态势。在仅剩2年时间内完成2个百分点左右的降幅,难度可想而知。

2020年中国社会物流总费用约为14.9万亿元人民币,约占当年GDP的14.7%。如果以2020年GDP计算,社会物流总费用下降2个百分点约合减少2万亿元。

在过去一段时期里,中国物流成本与GDP的比率较高,这既影响了经济高效增长,也增加了实体企业的负担。

(图源:京东物流)


中国物流学会兼职副会长、北京物资学院物流学院院长姜旭对记者说,在“十三五”期间,我国物流行业提质增效成效凸显,但传统物流模式下的降本空间已经不大,要完成“十四五”期间降本任务,需要依靠新技术应用、新模式创新,推进物流数字化、规模化和平台化,实现物流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打开物流提效降本新路径。

日本物流总费用与GDP维持在8%左右。与日本相比,中国产业结构、发展阶段与日本差异较大,但提效降本殊途同归。


长期研究日本物流的姜旭曾指出,日本社会物流成本较低,得益于数字化技术推广应用,随着日本智能交通系统(Inteligent Transport Systems)的不断完善,推进了日本综合货运合理化,提高了运输便利性,而且降低了货物运输成本。

2020年到2022年,美国集装箱压港等问题抬升美国物流成本,2022年3月,美国白宫及交通部宣布启动“货运物流优化工程” (Freight Logistics Optimization Works ,简称FLOW)。

FLOW作为美国交通部主导,企业参与的物流信息平台,本质是推进物流降本。拜登政府宣称这是一项供应链数据共享计划,旨在帮助缩短供应链的交货时间,减少延误,并降低消费者物流成本。

二、发展之困:总理给平台企业打气

以数字物流平台推进物流服务集成和提质降本,平台经济被认为是关键抓手。但受一些规制和因素影响,平台经济发展明显感受到一些发展阻力。仅今年1-5月,物流行业数字经济同比增速下滑了5个百分点。

不过,平台经济价值正在被重新重视。今年4月,中共中央政治局会议在分析研究当前经济形势和经济工作时,就提到了平台经济——要推动平台企业规范健康发展,鼓励头部平台企业探索创新。

7月12日,国务院总理李强主持召开“平台经济座谈会”。李强总理直言平台经济发展过程中出现了一些问题,但强调“水不能因为有些菱角就不饮”。李强总理表示,要在激发平台经济活力上“使劲”,支持平台经济健康发展。

(平台经济座谈会 图源:新华社)


多家物流平台企业负责人也在座谈会上作了发言。李强总理肯定了平台经济的作用,既不是简单的中介结合体,更不是所谓的给企业牵线搭桥的“媒人”,平台经济更像是润滑剂,服务于社会经济发展的各环节,是发展中的一堵不可或缺的“支柱”。

当然,数字物流平台企业也在参与服务供应链的各环节。

对平台经济在促进全社会物流降本方面,中国物流与采购联合会研究室副主任杨达卿对记者说,中国经济发展的比较优势就在于拥有超大规模市场,而中国物流成本的优化,也需要考虑超大规模市场下的方法和手段,数字货运平台在打通超大规模市场方面具有明显优势,在构建了全国一张网的数字物流高速路上,通过电子提单、运单等打通上下游,极大提升传统物流效率,降低综合成本。

三、强企行动:两类数字物流平台

2%降本是国家物流宏观降本,但也离不开微观企业参与。中国是全球最大的制造业国家,社会物流降本重心在制造业,但数字物流平台一样是重要参与者。

(1)生活资料物流平台——作为国内最大的综合物流企业之一的京东物流集团,通过自主研发的供应链数字化平台,推动了民生消费品物流降本,通过数字化仓储系统提升了仓储效率,大幅降低了人力成本。

(京东供应链 图源:京东物流)


京东物流相关负责人透露,京东物流平均每件商品的仓储和配送成本已降至业内最低水平,仅为同行业平均水平的20%左右。

数字物流平台的探索还不止于此。京东物流的供应链数字化平台,帮助homefacory家装公司将设计周期从原来的2周缩短至3天,降低设计成本超60%。并用AI技术优化配送路线,每日减少超20公里的走货里程,降低最后一公里配送成本。

(2)大宗商品物流平台——中国物流集团旗下中储智运则通过自主研发并不断优化升级的数字供应链平台,打造供应链全链数字化协同,降低采购、生产、销售各环节成本。9月4日,中储智运数字物流平台入选2023年中国国际服务贸易交易会成果发布。10月27日,中储智运数字供应链平台正式对外发布。

中储智运相关负责人表示,中储智运数字供应链平台是由智慧物流和供应链解决方案构成的业务执行系统,以及数据处理增信、供应链金融服务三大版块组成,为企业提供商贸、物流、金融等供应链“一体化”集成服务。

中储智运帮助江苏某钢铁企业释放比例较大的物资库存,优化运输线路,降低车辆空驶空载率和企业经营成本,提高资金利用率和周转率。合作以来,中储智运帮助该企业提升挂单效率97%、综合效率47%,降低人力成本约33%、综合成本约30%,极大缓解了其物流压力。


数字物流平台或将成为实现降本增效、破解“成本堵点”的有力武器。数字化赋能的物流平台,通过连接供应链上下游,实现信息互通、资源共享、流程协同,在全流程中发挥优化和降本能力,这为落实“十四五”现代物流规划中宏观降本目标提供了重要参照。

在数字平台春天来临之际,不仅是物流企业需进一步转变观念,加快数字化平台化步伐,更好释放平台红利,各行各业所面临的供应链老大难问题也需要数字化物流平台助其一臂之力,为实体经济腾出更多增长空间。

编辑:之郎 李江


点赞
收藏
之郎 李江
共发表1篇作品